第一百四十章 诅咒必须换换人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只不过,他们的怀疑倒也没错。

    虽然这木雕有些粗糙,走形的厉害,但是,它要诅咒的人,还当真就是李显。

    因为那块黄布特殊的质地和颜色,正是皇帝御用的。

    黄布出现在这里的作用,李俊还是明白的。

    古装电视剧没少看,旁门左道的东西也懂一些。

    古人使用诅咒,一定要找到与被诅咒的人亲近的东西作为施咒的媒介。

    看来,这一小角的布片,应当是从李显御衣上扯下来的。

    “依你看,这像我吗?”李俊凝视着阿城,平静说道。

    阿城一愣“不像啊,殿下,您长得多英俊。”

    哈哈……

    对不起,李俊实在是不争气的笑了。

    阿城这话,也不知道是夸他,还是说李显生的不敢恭维。

    这要是传到内宫里,说不定明天他的脑袋就得搬家。

    他这一声莫名其妙爆发出来的笑声,把阿城都给弄蒙了。

    一时不知该说点什么好,却见,李俊终于收起了笑容,继续说道“子最肖父,你说这木雕像陛下,我也可以说,这木雕像我。”

    “可是,”阿城指向黄布处,应道“这块布肯定是属于陛下,怎么会是殿下的。”

    “依小的看,他们肯定是想诅咒陛下,嫁祸给殿下,想让殿下父子反目。”

    他们的目的昭然若揭,就是傻子都能明白,这么倒霉的东西出现在这个地方,除了陷害李俊,他想不出第二个理由。

    好在,这个木雕应该是出自苦桃或是他的上线之手。

    做工如此不堪,就是义乌小商品市场都不会卖这样廉价又不精致的东西。

    不过,它的粗略倒是给了李俊机会。

    他看着这个诡异的小木偶,计上心来。

    歘歘歘。

    他三两下就把钉在上面的小铁针给拆了下来。

    阿城吓得嘴巴都哆嗦了。

    “殿下,殿下您这是要做什么!”

    “这是污秽之物,可使不得啊!”

    阿城逾距的扑上来,说着就想把巫蛊木偶给抢过来。

    李俊岂能让他如愿,一边躲避,一边继续操作,顷刻之间,黄布和铁针都被拆解了下来。

    小木偶成了个光杆司令了。

    哎!

    深深的叹气声,好不容易才得到的证据被弄成这样,阿城实在是不甘心。

    人偶给弄成了这样,太子殿下打算用什么东西来指证恶人。

    再者说,没了这个证据,还怎么顺藤摸瓜,找到指使苦桃的人。

    正在他扼腕叹息的时候,却见李俊揪起了自己衣衫的一角,狠狠一扯,一小块布片就掉了下来。

    阿城瞠目结舌的看着李俊的一顿操作猛如虎,简直佩服的五体投地。

    可是要把整套戏做全,只撕一件衣服怎么能成。

    要做的事情还多得是哩。

    他在桌案的笔架上翻翻找找,终于看到一个小锉刀。

    用锉刀在木雕圆滚滚的肚皮上,刻下了一个俊字。

    然后,把黄布裁成大小合适的小布块,重新用铁针钉牢。

    拿着这个小木偶,李俊得意万分,对自己的改造非常满意。

    这个象征恶毒诅咒的道具,现在他是越看越喜欢。

    这简直就是杰作,艺术品啊!

    他瞥了一眼,但见身边的阿城眼睛都直愣愣的了,可也难怪。

    就他做的这些事情,换成哪一个货真价实的唐朝人,都不能接受。

    在这旁边老老实实的观看完了李俊的整套操作,阿城也明白了,李俊这是要自己诅咒自己啊!

    这还得了!

    太子殿下实在是太胆大妄为了,怎么可以这么对待自己!

    这万一,万一……

    应验了可怎么好。

    李俊看见他的眼神的时候,一秒就解读出了他的意思。

    他当然会这么想,这个年代的人还蒙昧的很,对这些巫蛊诅咒的事情,十分迷信。

    哪里有人敢破这个戒,自己诅咒自己。

    可他李俊不一样啊!

    他是个穿的,思考问题,他从来都是用科学方法,辩证的去看。

    诅咒这种东西,他根本就不信,老实说,这个玩意,从古至今也流传了上千年了。

    要是都有用的话,这世界上就不会再有仇恨,也不会再有报复了。

    毕竟只要恨谁,诅咒一下就行了,刑罚律例也不重要,武器更是没有用武之地了。

    当然,目前,这个诅咒人偶还只是完成了一部分而已,距离彻底完工,还有重要的一步。

    “去,到外面取一捧泥土来。”

    阿城从发呆中清醒过来,忙不迭的去办事。

    没到十分钟,李俊就看他翻着衣摆,跑了进来。

    那些泥土,就被他兜在衣衫的下摆里。

    李俊一看,好家伙,我就说要一捧就行,真的就是一捧。

    他可倒好,挖了满满一兜。

    他哪里用的了这么多啊。

    面对阿城憨实的笑容,李俊只能忍了。

    他让阿城将泥土放在地上,然后抓起一把泥土,涂抹在木偶身上,尤其是他新刻了自己名字的那一片地方。

    这种操作,在现代就有个专有的名词形容,叫做做旧。

    李俊把泥土抹在他新刻的地方,然后再把它重新埋到土里,等到再挖出来的时候,就没人会看出这个字是他新刻上的了。

    其实,根据他的推测,古代人不会有这么细致,检查这个诅咒人偶究竟是真是假,到底是什么时候做的。

    不过,办事周延这一直是他的追求。

    万事齐备,阿城将寝殿重新打扫了一下,李俊躺回了床铺,这次他终于可以入睡了。

    …………

    翌日清晨,李俊站在乾元大殿前,感受着乘胜归来的喜悦。

    乾元殿前已经聚集了几个大臣,他们都站在廊芜处,交头接耳,看他们轻松的神色,想来应该不是在商量什么国家大事。

    耐寒又常见的麻雀,停在屋脊之上,也就是这种皮实的小鸟,还能在这样凛冽的寒风中,继续生存下去。

    掐指一算,按照现在的节气估计,在现代应该是十二月中旬了,天气转入了冬季。

    李俊也不敢再马虎,常服换成了夹层的,还围了裘皮大氅,十分暖和。

    当看到李俊的身影的时候,众臣纷纷停下了言语,与李俊问好,大家都听说了李俊平定吐蕃突厥的壮举,看向他的眼神中,不自觉带着钦佩。

    李俊只是和他们客气几句,也不敢表现出骄傲来,这殿堂上的大臣,一个个的眼睛瞪得浑圆,可都看着他了。

    若是他有一个考虑不周,就会被他们教做人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