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九章 苦桃,送你一颗头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啾啾啾……

    不对,就是有声音!

    苦桃顾不上继续她勾引的大事业,趿拉着绣鞋,走出了纱帐。

    轻柔的帘幕落下,李俊在床上捂住了肚皮,他终于可以笑一笑了。

    嘶嘶嘶……

    又是一阵响,苦桃一边寻找声源,一边召唤纱帐里的李俊。

    可那耳聪目明的太子殿下,却好像是睡着了一样,根本不答话,也不出来。

    苦桃无法,只能裹紧了衣衫,继续寻找。

    她断定,声音来自窗外。

    她放慢脚步,提着脚跟,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渐渐的扶上了窗棂子。

    声音越来越近了。

    啾啾啾……嘶嘶嘶……

    就好像是灵蛇的游动一样。

    泛黄的绢纸糊的窗户上,忽然好像亮了一下。

    接着一个人影,映了出来。

    那是一个人脸,虽然还看不真切,但苦桃能断定,那一定是一张人脸。

    苦桃好歹也是个烟花柳巷里出来的女子,见过世面,有几分胆气。

    她就这样怔怔的盯着窗前。

    那鬼影也越来越近。

    越来越近……

    她终于看清了,那是一个男人的脸,丑恶,荒诞,扭曲,痛苦。

    人世间最深重的罪恶,都凝聚在这张脸上。

    他的面目根本看不清楚,可他透着惊惧恐怖的眼睛,却圆瞪着,他的嘴角似乎还残留着血迹。

    扑通扑通……

    苦桃的耳朵里,已经无法听见声响,只剩下不安的慌张的心跳声。

    “鬼啊!”

    “有鬼!”

    啊……

    杀猪一样的叫唤,冲进了帷帐,不能再装下去了。

    李俊翻身跃起,三步并两步,抱住了她。

    苦桃含情的大眼,失焦一样的瞪着,泪水一串串滚落。

    窗外,那诡异的人影早就消失不见,苦桃纤弱的小手,仍然直直的指向那里。

    “有鬼,有鬼……”

    “太子殿下,有鬼啊!”

    小脚飞踹起来,她躁动不安,显然被鬼影吓得不轻。

    李俊轻抚着她的肩膀,安抚道:“哪里有鬼,我怎么没看到。”

    “我看,你是眼花了。快回去睡了,天不早了,明日我还要上朝。”

    “不对,有鬼,一定有鬼!”

    一向说话有气无力,柔柔弱弱的苦桃,突然大叫起来,完全没了仪态,她拉着李俊走向窗口,抬头一看,果然,那人头就赫然出现在窗外。

    狰狞恐怖,仿佛要吃人一样。

    人头仿佛就悬空着立在窗格上,对苦桃展现出他最可怕的面目。

    “殿下,殿下你看,就在这里!”

    “在这里!”

    苦桃不停的戳着窗户纸,甚至还把窗子打开,对着空荡荡的空气,叫嚷着。

    李俊揣着明白装糊涂,连连摇头,声称屁也没看到。

    还装模作样的,往窗外探了一下身子,装作真的在看的样子。

    苦桃哭哭嚎嚎,痛苦的惨叫,响彻整个东宫。

    终于,她的哭闹,把正在警戒的士兵给招了过来。

    他们匆忙来到窗前,正色道:“殿下,出了什么事?”

    穿的很清凉的漂亮女人,显然是刚从床上爬起来的,这,这能有什么事情。

    太子殿下到底是把她怎么着了,竟然吓成这样。

    侍卫们那可是太子的忠仆,第一个想到的,就是维护太子的体面。

    没有太子的招呼,他们不敢轻举妄动。

    身旁的苦桃仍在发疯,她的眼前都是幻影,好像那人头要窜到身前,把她捉走一样。

    李俊忍无可忍,便道:“此女夜凉受惊,赶快把她送回房里去。”

    侍卫们闯进门,又拉又拽的,就把苦桃拖了出去。

    都到了门口,苦桃仍然在哭喊。

    一个发疯的女人,还是被自己亲手逼疯的,李俊对她却泛不起一丝的同情。

    无毒不丈夫!

    谁让她自己找死的。

    要不是她非得急不可待的爬上床,他也不会出手吓她,现在变成这副鬼样子,只能说是她咎由自取。

    怨不得别人。

    短暂的喧闹渐渐平息。

    阿城也从窗下探出了头。

    “殿下。”

    “进来。”

    “殿下,奴看着,苦桃娘子似乎吓得不轻,殿下准备怎么处置她?”

    “先让她冷静两天,我想,经了这一次,她是不敢再纠缠我了。”

    阿城思忖片刻,又道:“殿下,可是此女一定有和她串通的人,我们要怎么敷衍过去?”

    “敷衍?不必这样麻烦,过几天,我就可以把她打发了。”

    夜更深了,风也更冷了,李俊却没有返回去钻被窝,而是穿戴整齐,与阿城出了殿门。

    “周围没人了吧?”

    “没人,保证没人了,奴都已经检查过了。”

    “苦桃也看住了?”

    “当然,当然。”

    “行了,那就开始挖吧!”

    阿城拿好了小铲子,沿着梁柱,使劲的刨起来。

    东西本来就是他重新埋好的,再想找,当然是非常容易的。

    只刨了几下,他就找到了。

    阿城将木雕小人拿起,捧在手中,将表面的尘土拂去了些许,李俊发现,阿城对待这诅咒之物还是有些忌讳的。

    拂去尘土的时候,总是躲避着那几个小铁针以及钉在铁针下的那一小块黄布。

    阿城迅速将土坑填埋好,踢踏平整,而后,跟着李俊返回了寝殿。

    自从刚才进门,阿城就一直很别扭,他觉得,这都是因为拿了那个巫蛊小人的缘故。

    也不知那些恶毒的诅咒,会不会沾染到他的身上。

    他又想到了刚才的那个可怕的人头。

    李俊早晨回府的时候,确实是带着两个竹筐子来的。

    阿城知道,那竹筐子里装的是李俊斩获的敌军首级,只是,因为突遭变故,没有机会向陛下呈现。

    根据李俊的指示,他要在竹筐子里取了一个人头,扮作鬼影,吓唬苦桃。

    当他揭开竹筐紧封的罩子的时候,他的心也是一震。

    形状各异的人头,堆满了竹筐,不同的长相,相同的惊恐表情,他们的生命,就定格在那一刻。

    阿城吓得魂不附体,小脸煞白,可他想到太子的指示,仍然坚持着在众多人头中,找了一个面目最为狰狞吓人的。

    他知道,这些人头都来自于敌军将领,但究竟是谁,他也分辨不清。

    他也管不了这么多,反正能把苦桃吓着就行。

    想到这些,他更加嫌弃他这双手。

    实在是太污秽了,沾满了血腥和阴毒。

    可李俊都还没有发作,他一个随从,怎能乱讲究。

    “殿下,您打算怎么处理这个巫蛊小人?”

    “阿城啊,你看看这个小人当真和陛下很相像吗?”

    “这,奴不知该怎么说。”

    李俊佯怒道:“不知该怎么说,你要不是觉得它像陛下,你用得着给我报信吗?”

    “像,像极了!”阿城立刻改口,叫的极欢,就怕李俊不相信,脸上堆满了笑。

    像,像个屁啊!

    李俊腹诽道:这些个呆子,真会谎报军情。

    要不是他亲眼见到了这个娃娃,恐怕还真会被他们给哄弄过去。

    李显有这么大的眼珠子,这么长的胡须吗?

    再说,这巫蛊小人做的也太苗条了些,这都有腰线了,这能是胖成球的李显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