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六章 我要见老婆!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俊哥,你说说,究竟是谁要害你啊!”

    李裹儿邀了半天的功劳,也不见回应,讪讪的改变了话题。

    “我可提前声明,不是母后干的,更不是我。”

    “裹儿,你怎能这样说,韦皇后母仪天下,怎么会做这样不体面的事。”

    啧啧。

    “故作姿态!”李裹儿嗔道。

    “太子殿下莫要再装腔作势了,我承认,母后一直讨厌你,其实,这也是很正常的。你毕竟不是她的亲骨肉,如果润哥哥还活着,怎么会轮到你做太子,母后也不会这样不安。”

    “可我敢保证,这次的事情,绝对不是母后干的,你不要怀疑到母后的身上。”

    “如果我没有猜错,你就是怕我怀疑到皇后身上,才这样做的对不对?”李俊笑道。

    “明知故问。”

    “你放心,我从来也没有怀疑过皇后,她虽然不喜欢我,可也犯不着用这种下作的手段。”

    “如果是皇后要对付我,肯定就明火执仗的来了。”

    这一点,李裹儿倒是十分同意。

    晚风吹动,轻柔的纱帐被吹得忽闪忽闪的。

    轿顶四角挂着镀金的小铃铛,车轮嘎嘎,带动它们,发出叮叮当当的脆响,煞是好听。

    李裹儿裹紧了衣衫,显得无所事事。

    李俊叹道“裹儿,你去给宗爱柔捎句话。过些日子,金城郡主要宴请宾朋,让她想办法一起过来。”

    “你想见爱柔?”

    “要做什么?”

    美丽的大眼,瞬间就点亮了,显示出她十足的兴趣。

    “也没什么,在外打仗的时候,我忽然想起,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宗爱柔,到底是要结婚的人,还是先见一见的好。”

    李俊就是随口一说,他只是想试探一下宗楚客这个幼女的心意。

    却没想到,对面的李裹儿却急了。

    “俊哥,你可真是够健忘的,你怎么可能没见过爱柔呢?”

    “爱柔五岁那年的中秋节,她明明随父入宫,和你见过的,我们还一起采过菊花呢!”

    “你也说了,这都是十年前的事情了,那时都还是小屁孩而已,你告诉我,她现在还和十年前长得一样吗?”

    “那当然不一样了!”安乐负气说道。

    “她小时候生的像个小男娃,现在可漂亮多了。”

    “那不就对了,你与其让我回忆十年以前的她,还不如牵个线,让我见见现在的她。”

    “好吧,我明白了!”

    等一下,安乐的表情,看起来很微妙啊。

    她好像不太愿意去给自己递话。

    “裹儿,这件事很难办吗?”

    “我听说,你和宗爱柔很有些交情,应该不至于请不动她吧。”

    “消息可真够灵通的!”

    李裹儿努努嘴,显然明白李俊所说的交情好指的是哪件事。

    可说实在的,她和宗爱柔的关系,还当真算不上亲密,小女儿的悄悄话也能说几句。

    可是,李裹儿能够感觉到,宗爱柔是个冷心肠的人。

    虽然她没有明确表明,但李裹儿也察觉到,宗爱柔对这桩婚事没有什么热情。

    她似乎对嫁给太子做太子妃这样荣耀的事情,提不起兴致来。

    让她去说服宗爱柔参加聚会,似乎没有那么容易。

    她迟疑着,吞吞吐吐的。

    这让李俊感到十分好奇。

    哈哈……

    这个心直口快的李裹儿,也有为难的说不出话的时候。

    这位宗爱柔究竟是何方神圣,到底是怎样的奇女子,让高傲的李裹儿,粘上她的事情,也有说不出话的时候。

    还别说,这还真是挑起了李俊的兴趣,偏要见一见她了。

    “裹儿,到底是怎么回事,快说!”

    “俊哥,我觉得……”

    “爱柔似乎不是很满意这桩婚事。”

    “哦,这样啊。”李俊声音平淡。

    “你别生气,这都是我自己瞎猜的,也许事实并不是这样。”

    “我一定会把你的话带到的,只是,她来不来,我就说不准了。”

    “没关系,你只要去说就行!”

    李俊的声音突然变得爽朗了,他的心情似乎非常愉悦,事实也是如此。

    听了李裹儿的诉说,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位宗楚客的幼女,确实不想和他结婚。

    李裹儿不是一个十分敏感的人。

    她人倒是聪明的,可实在是太咋呼了,到那里都是风风火火,没个安生。

    如果宗爱柔的这份不满,都能让她察觉到,那么,可以说明,应当是相当不满了。

    李俊感到,他可以和宗爱柔好好谈一谈了。

    这个女人似乎和自己想象的不太一样。

    一转眼的功夫,东宫就到了,李俊走下马车,却见昏黄的烛光照耀下,东宫的院门前,两道倩影,亭亭玉立。

    正是太平公主送给她的那两个舞姬,水娘和慧娘。

    略一打愣,李俊便恢复如常,将她们坦然带进了门。

    还特地高声在场院里招呼婢女,给二位舞姬准备房间,伺候周全。

    果然,没有半分钟,就见水灵灵的苦桃小白莲,迈着莲步,来到了场院里,怯怯的躲在梁柱后面观看。

    呵呵……

    你看好了,老子就是为了让你看的。

    你不出来,我这戏还唱不起来了。

    “走吧!”

    说着还饶有兴致的,看了两女几眼,表现出了他对她们十足的兴趣。

    阿城站在一边,看着苦桃渐渐拧紧的眉,灰败的神色,不住偷笑。

    殿下还真是有一手,一回来,就开始给这个小娘们扎针。

    看着吧,有她的罪受了!

    苦桃在太子寝殿埋小人的事情,即便在东宫里也没有几个人知道。

    所以,在场围观的各位朋友,除了偷笑的阿城,剩下的人,纷纷对苦桃投去了同情的目光。

    怎么着,太子这是又找新欢了?

    听说,那苦桃娘子还未曾近了身,这又来俩,可如何是好。

    看来,太子床伴的竞争,仍然十分激烈啊。

    再看这两位新来的小娘子,嚯,那个周身散发的妖娆气息,绝对是狐媚子的坯子啊!

    看人一眼,魂都给勾走了。

    苦桃单枪匹马,恐怕不是她们的对手。

    二女被带走,李俊仍然站在场院里吹风,阿城看不过去,赶忙要去给他拿个披风。

    李俊却笑道“不必,今天高兴,多饮了几杯酒,让我在这里发散发散。”

    偷空一看,果然见那躲在梁柱后面的苦桃,面色得意了起来。

    如此,甚好。

    李俊在场院里装模作样的溜达了几圈,心想,小白莲,你可不要辜负了我的期待啊!

    满足了表演欲的太子,在阿城的护送下,返回了寝殿。

    却没想到,他在场院里逗乐的时候,寝殿之中,另一项酷刑,正在等着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