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四章 送上门的女人,收了收了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宫廷乐坊为了庆祝李俊凯旋,排演了新的歌舞节目。

    他们将弯拱的竹片铺洒在地面上,美丽的舞姬,着脚掌,点在竹片上起舞。

    竹片纤薄,舞姬舞姿轻盈有力,每当赤足踏在竹片上的时候,就响起清脆的哒哒声。

    踢踏踏,踢踏踏……

    随着舞姬整齐的舞步,竹片发出这样清脆婉转的声音。

    真是视觉与听觉的双重享受。

    一曲舞毕,李俊环顾四周,想象着该是有人跳出来找不自在了。

    “俊儿,看看这一曲跳的如何啊?”

    却是太平公主在和他说话,她丰腴的脸上,挂着喜庆的笑。

    “姑母,真是美不胜收,赏心悦目啊!”李俊欣然赞道。

    他这说的可都是真心话,近来在外打仗,他都已经好长时间没有见过女人了。

    更别提是这样身姿窈窕,媚眼生波的美貌舞姬了。

    自然看的眼睛都直了。

    “这可是太平为了庆贺你大胜,专门从江南挑选来的舞娘,朕记得是从苏州来的吧。”

    “陛下说的没错,就是苏州。”太平公主笑呵呵的,脸上的一对梨涡显现,更让她妩媚了几分。

    “多谢姑母!”

    咯咯咯……

    太平发出一阵银铃般的笑声,却说道:“你要是喜欢,姑母就送你两个,今晚上一起带回去得了。”

    “在你面前的那两个,一个是水娘,一个是慧娘,怎么样,看着还不错吧。”

    “你看你,这眼看就要成婚了,屋里没个娘子伺候着怎么行!”

    二女羞答答的行礼,李俊瞟了一眼宝座上的李显,也是一副兴致勃勃的样子。

    看来,今天的这两个女子,就是收了也没什么问题。

    正在李俊思索的当口,不和谐的声音终于出现了。

    “太平公主多虑了,我听说,太子殿下的府里,早就有美娇娘入住了。”

    锁定目标,发现正是武延秀。

    这个不长眼珠子的东西,大喜之日还要出来搅局,他就是欠收拾。

    “哦,俊儿,是哪一家的娘子啊,早就收了,怎么不说一声,也好赶紧定个名分。”

    名分是什么鬼?

    我什么时候把她收了?

    他们的思维也太跳跃了!

    李俊明白,他说的美娇娘,正是苦桃。

    难道,已经走漏了风声?

    要不然,武延秀怎么会知道这件事?

    又或者,李俊有一个猜想,说不定,这才是真相。

    他瞪着武延秀,眼神充满威慑,意思很明确,你小子别找事!

    而后,又换了一张好人脸,对太平说道:“只是一个良家女子,一时遭了难,我收留一下,过一阵子就送走。”

    在场众人都惊了!

    这是什么路数!

    从来也没有见过,好新奇,好独特哦!

    进了东宫门的女子,还是太子特意接来的,居然还有送出去的道理。

    真是闻所未闻!

    李俊面容平静,语气诚恳,看起来,不像是说谎的样子。

    太平可是个过来人,且情场经验丰富,她稍稍动了动脑子就想到,也许是这个女子不讨李俊喜欢,李俊玩腻了,就想把人家给打发走。

    稍侯了片刻,她就转换策略。

    “既然那人不可心,就把这两个带回去试试。”

    噗……

    李俊吐血三升,好吧,收就收了吧。

    继而宴会继续,欢声笑语马上把这暂时的不愉快给掩盖了过去。

    两女马上就站到了李俊的身后,毕恭毕敬的伺候着,李俊面上十分受用,笑嘻嘻的。

    其实,心里却在掂量这件事拖到最后应该如何处理。

    太平塞进来的人,应该不是奸细,按照历史发展的轨迹来看,太平现在和皇帝之间的关系是非常和睦的。

    李显是她的亲哥,对她又百依百顺,太平是可以容忍他的。

    只不过,再加上这两个小娇娘,李俊府里的女人就实在太多了。

    那个苦桃小白莲,当然也是巴望着攀上他的,好在,这两个人既然都是舞姬出身,李俊倒是不必给她们名分,只养在东宫里,就可以了。

    恐怕,太平也是这个意思。

    他忽然想到了苦桃那张楚楚可怜的脸,再想想她干的那些龌龊事,他就不寒而栗。

    时间紧迫,必须早点找机会,揭穿她的阴谋才行。

    一道明亮的眼光,从人群中射过来,李俊明明知道,眼光的穿透力,没有这样巨大,可他还是可以认定,就是有人在盯着他瞧。

    他抬头一看,果然如此。

    可那看他的人,还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正是安乐公主,李裹儿。

    李裹儿发现李俊也在看着她,便更加闪动狡黠的双眼,甜甜笑着,貌若很友好的样子。

    李俊的眼前,不停闪现她坑害自己亲爹的事迹。

    这让他感到一阵阵的眩晕。

    不知是因为不胜酒力,还是被她突然转变的脾气秉性给吓得。

    她这是什么意思?

    他一时陷入疑惑,却也无暇多想,老奸巨猾的武三思,终于伸出了他罪恶的触角。

    却见他从容的站起身子,走向李俊,手里擎着一盏酒。

    到底也是个长辈,年纪还一大把,基本的礼貌,李俊还是能够维持的。

    “太子殿下为我大唐平定边疆,功德无量,三思敬殿下!”

    这是武三思的开场白。

    啧啧,这可是大奸贼武三思敬来的酒。

    这酒里会不会下毒啊!

    会不会有口水啊!

    这大唐的酒水也不清冽,肉眼看不出来。

    李俊一会看看这酒,一会又看看武三思那张橘皮老脸。

    这酒到底是喝得,还是喝不得?

    姚逵在座下,已经做出了挡酒的架势。

    可是,李俊知道,这杯酒不能让他替。

    要是这么干,那他李俊跨出这道殿门,他就不是个爷们了!

    喝!

    现在就喝!

    接过酒盏,李俊在姚逵担忧的眼神中,将这琼浆一饮而尽。

    为了显示自己的气势,他还特地发出了咕咚咕咚的声音。

    末了,他将空了的酒盏,倒扣下来,挂在边缘的最后一滴酒液,顺势滴下。

    “郡王的酒果然细腻甘润,多谢!”

    酒也喝完了,武三思竟然还没有要走的样子。

    李俊只能提起精神,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表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