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三十三章 韦皇后大变脸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父皇,这奸人他是算准了儿臣会带着大队人马,经过天津桥前,才这么干的!”

    “这树枝已经有了锯好的豁口,可因为豁口不是特别大,不至于马上就掉下来,可后来,儿臣带着五百人的队伍进宫面圣,战马踢踏,战士巨大的脚步声,造成了震动,声音很大,这种动静,也传到了这树枝上。”

    “这树枝本来就断的厉害,经过声音的震动,嗡嗡摇晃,断口豁开更大,等到儿臣经过的时候,正是战马和战士们动静最大的时刻,已经有了断口的树枝,终于经受不住,彻底折断,就掉在了儿臣的眼前!”

    他的话说的似乎很有道理,可惜,李显发觉,自己好像听不明白。

    总而言之就是很厉害,很有道理的样子。

    他抚了抚那一绺稀疏的胡须,说道“俊儿的意思是说,这被他们锯开的树枝,只有在你带着大队人马经过的时候,才会折断?”

    死阔以!

    他居然听懂了,甭管是真懂还是假懂,总而言之他是明白这个意思了。

    实在是太神奇了,李俊以后再也不嘲笑他是个傻瓜了!

    “父皇明鉴,正是此意!”

    “岂有此理!”李显怒道。

    他心想,我就说吗,这件事肯定是有人故意捣鬼,刚才在玄武门前,李隆基那小子还诳惑他,说是什么意外所致。

    怎么可能!

    这帮人,到底是谁!

    也太歹毒了,看我儿子打了胜仗,心里不服是不是!

    还想暗算我的爱儿!

    是谁,到底是谁,朕饶不了他!

    “俊儿,朕一定会查出来究竟是谁要害你!”

    “孙福禄!”

    “奴在!”

    隔着门窗孙福禄应了一声,立刻颠了进来。

    “陛下!”

    “传朕的旨意,着大理寺严查太子遇险一案,查明真相,捉拿凶嫌,不得有误!”

    说着还抬起胖腿,踹了断树枝一脚,害人的东西,还敢伤害我儿,看我不收拾你们!

    奸计得逞,李俊抽了两下鼻子,补充道“父皇,儿臣以为大理寺少卿卢静章,年少有为,头脑机敏……”

    “命大理寺少卿卢静章,主办此案!”

    “是!”

    没等李显反悔,孙福禄就火烧似的跑去大理寺宣旨了。

    “俊儿,你的身体,晚上的宴席,还可以参加吗?”

    “父皇,儿臣没有大碍,休息一阵即可,父皇不必担忧。”

    “这就好,不过,既然有人要暗算你,看来朕要少请一些人了,免得又把别有用心之人给招来。”

    “儿臣谢父皇恩典!”

    人少,不代表就没有闹事的人,李俊想象着晚间宴会的场景,做好了准备。

    上阳宫,戌时开始。

    召开宴会的地方,从一开始的乾元殿,改到了这个地方,原因无他,舒服呗。

    李俊太了解李显的性格了。

    他是一个随遇而安,逆来顺受的人。

    不愿意接受改变,就连呆惯了的宫殿,他都不舍得换。

    再加上,今天李俊还出了危险,李显为了安全起见,缩减了宴会的规模,就连邀请的客人,都压缩到了近亲老臣。

    比如,获准参加宴会的唐军代表只有李俊、李多祚、姚逵三人。

    剩下的,不是李俊没有通知李显还有这么一号人,比如那谁,那谁,和那谁。

    要不就是,自请隐退,不愿意多应酬的。

    比如,武延宗。

    这些人吧,他就是不来,李显也没有兴趣邀请,随他们去了。

    当然,这些亲近人士还包括武三思,以及最近要升级为太子老岳父的宗楚客。

    功臣代表桓彦范。

    衣着奢美无比的安乐公主和太平公主。

    看到他们,李俊感慨万千。

    都是熟面孔啊,好久不见了,仿佛过了一个世纪了。

    人是需要归属感的。

    在这个辉煌的殿堂上,李俊头一次对这句话感同身受。

    短短几个月的时间,他对这些古时候的人物,居然产生了类似亲情友情一般的依恋。

    哎,我李俊就算是个穿越的,也照样还是个凡胎啊!

    脱不开红尘俗世,需要情感的慰藉。

    李俊入座,先和桓彦范点头致意,之后,就等着听李显的吆喝了。

    果然,屁股还没坐稳,李显就发话了。

    “俊儿,快过来,让母后看看。”

    什么!

    说话的居然不是李显,而是韦氏。

    韦皇后在发癫吗?

    看,看他作甚!

    莫不是嫌他死的太慢,想再推他一把吗?

    李俊撇撇嘴,刚刚坐下的屁股,忙又抬了起来。

    韦皇后今天看起来十分欣喜,快活的很,脸上笑得,眼角的皱纹都堆成一坨了。

    拉着李俊是嘘寒问暖,一通安慰。

    “俊儿,你这次的功劳,可是彪炳千秋,可与霍骠骑相媲美啊!”

    “众位爱卿说是不是啊!”

    李显应景的说道,他抚掌大笑,众位大臣立刻附和,又跟着说了许多吉祥话。

    李俊嘴上谦虚,心里却别扭的很,明知道这些人是故意拍他的马屁,还得装作很受用的样子。

    透过李显肥胖的身子,李俊看到,刚才还慈母的样子,不知道有多心疼他。

    转过脸来,在李显看不到的地方,她的脸色迅速冷淡,像块板砖一样。

    这也难怪,李俊的好事,就等于是韦皇后的倒霉事。

    李俊的威望越高,她也就越危险,就韦皇后那个狭窄的小心窝,她要是会高兴,那才叫出了鬼。

    刚才她能拉着李俊说这么多的好话,已经是不简单了,不能苛责她。

    可就在李显回头对她说话的时候,韦皇后的脸色就突然变得舒缓和善,居然又夸了李俊几句。

    李俊终于明白,韦皇后作天作地,胡搞乱搞,还能在李显身边屹立不倒的原因是什么。

    迟钝的,深情的李显,想必早就迷惑在她这副慈眉善目的虚假面容之下了。

    她偶尔发狂的时候,李显也会纵容她,想她是一时失控,本性还是好的。

    厉害啊,这个女人。

    想要和她斗,还得多动动脑子才行。

    好在,现在他大胜而归,韦皇后就是再恨他,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发难,总要乐完这一场,再来找不痛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