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二十九章 洛阳,我回来了!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翌日清晨,寅时末。

    在外征战两个多月的大唐太子李俊,终于大胜而归。

    他没有辜负大唐子民对他的期待,也没有违背自己许下的诺言。

    作为这个伟大帝国的储君,在关键时刻,他挺身而出,为国效力,保一方平安。

    骑在高头大马上的李俊,现在的状态,用意气风发来形容,绝对不为过。

    他张目远望,深情的凝视着眼前的繁花似锦。

    心中,除了无限的豪情以外,还有一份理性的控制。

    促使他保持理智的原因有很多。

    其中之一就是,他老爹李显对他的态度。

    他可以肯定,皇帝李显,对他亲封的太子,并没有什么过高的期待。

    应该说,这份不期待,并不是来源于他对李俊个人能力的否定。

    而是一些更深层次的,更难以用科学数据量化的原因。

    毫无疑问,显而易见的是,李显只疼爱他和韦皇后所生的几个孩子。

    他几乎把所有的父爱,所有的关注,都奉献给了他们,对于剩下的庶生子女。

    甚至包括李俊,他的所谓感情,都好像是看待隔壁家的小孩。

    成绩好的就夸两句,成绩差的就无所谓。

    无形的忽视,最为致命。

    好在现在的李俊,可以说与李显毫无血缘关系,所以也不会因为他的忽视而感到懊丧不满。

    父子二人的关系,竟然奇迹般的得到了缓和。

    此番,为了欢迎大胜而归的太子李俊。

    李显还当真动了一番脑筋,花了些心思。

    十分难能可贵。

    经过昨日李隆基的介绍,李俊已经对大唐迎接军队的礼仪,有了一定的了解。

    昨天李俊驻扎在洛河沿岸的渡口。

    今天,寅时末,他们会先经过分渠,再到运渠,通过洛阳南城,一座没有名号的浮桥,一直行进。

    最后,大军的中级以上将领,以及部分军人代表,大概五百人,囤聚到星津桥附近。

    再往前走,就该正式进入皇城境内了。

    而进入皇城的必经之路,就是那座著名的天津桥。

    按照正常的大唐礼仪规定,不管你是多高级的将领,功臣,亲贵,到了天津桥前,都要下马步行。

    当然,皇城里面也大得很,不会让你把马拴在桥对面。

    你可以选择牵着马上桥,这样一是为了彰显皇城的尊崇威严,二是为了安全考量。

    而今天,李显为了欢迎李俊回城,宣布的头一项恩典,就是准许李俊骑马通过天津桥。

    以示大唐太子至高无上的荣耀。

    当然在此之前,李俊要接受洛阳民众的欢迎赞颂。

    城中百姓被特准,走到街道上,欢迎年轻的主将,以及他凯旋的士兵。

    李俊在李多祚和姚逵的簇拥下,行进在洛阳城的主干道上,他享受着民众山呼海啸一般的呐喊。

    人们称颂年轻的太子,赞扬英勇无畏的唐军。

    马蹄哒哒,李俊在欢呼声中,亦陶醉非常,心情越加的亢奋。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爽了!

    李俊故意将行进速度又放慢了一些,就为了多听听百姓的赞颂。

    虽说,理智告诉他,这些百姓的拥戴,很有可能对他有害无利,但他仍然不肯放过这个难得的机会。

    毕竟,只要一回到皇宫,就又要开启勾心斗角的苦闷生活,他多么想让时间就停留在这一刻啊!

    但是,现实当然是残酷的,很快,新的危险,又要降临在他的头上。

    给膨胀的他,一计当头棒喝!

    按照计划,下一个步骤,就是李显亲自出马,迎接宝贝儿子了。

    他将站在玄武门前,举行盛大的献俘仪式。

    当李俊听了这个安排之后,立刻有些后悔,那些俘虏中的高级将领,都让他给咔嚓了。

    可按照李显的意思,他是想检阅活着的俘虏。

    那已经摞了满满两筐的人头,就摆在他的将军帐中,他用余光扫了一下,深刻领会到,他没有将李显的心思理解透彻。

    没办法了。

    看来这次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就凑合着把这些人头进献给李显得了。

    想到胆小的李显看到这些人头时的神情,李俊就止不住的嘴角上扬。

    那该是多么惊悚又诡异的一副场景啊!

    导引官李隆基摊开纸卷,宣读李显为李俊写下的颂词。

    他抑扬顿挫,铿锵有力的语调,给这篇本来就文辞雄健华美的文章,更加平添了几分气势。

    李俊翻身下马,双手接过这篇颂词,心里却跟明镜似的。

    就这篇洋洋洒洒的大作,肯定是出自李显的宫廷秘书,上官昭容之手。

    会有此猜想,绝不是李俊看不起李显,故意找茬,实在是他的这位老爹,身子骨太懒,根本不爱动笔。

    他内廷的公文,百分之八十都是出自上官婉儿,故而,大家对上官的文风已经十分了解了。

    李隆基骑着马,来到李俊身边,说道“太子殿下,再往前半里路,就是天津桥了,众位将士就不能跟随了。”

    “我知道了。”李俊轻轻颔首,负责协调将士的无名子,也点头表示了解。

    李隆基的眼神略微一滞,这个清俊的男子,以前,怎么从来没见过?

    看他也没有穿铠甲,应该不是军人,他到底是做什么的?

    李隆基在心里存了一个疑问。

    李俊处于二人当中,却好似没事人一般。

    他早就想好了一套说辞,为无名子能够堂而皇之的出现在这里,做足了准备。

    讨武小队的几个人,不止是无名子,还有唐大眼他们都一样。

    这次在战争中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也是战功赫赫的,李俊是个有情有义的人。

    他不能让为大唐立下汗马功劳的他们,再像阴沟里的老鼠一样,躲在黑黢黢的地方,不能见天日。

    更直接的原因是,这次他们参与战争,浴血奋战,那些唐军可都是看在眼里的。

    人们都已经认识了他们,如果,硬要把他们几个再化为隐形人,必定会招致更多的猜忌,怀疑。

    虽然,他带着他们来到洛阳朝廷,也不见得就能避免被人发现的命运,但李俊相信,这之后的事情就要看他的操作水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