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四章 太子的大喜事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对面的李隆基却枉顾李俊的愁苦。

    嬉笑道:“太子殿下,这次你可有的忙了。”

    “这些天来,陛下非常关注婚礼的筹备,可谓事无巨细,做了许多谋划,就等着太子凯旋,再一一定夺。”

    李俊翻了个白眼,显然对他老爹的做法表示无可奈何。

    这个李显也是绝了。

    老臣们天天在朝堂上磨破了嘴皮子,劝勉他勤政为民,只要一提起这个话题,他就装傻充愣,做无辜状。

    但凡有个吃喝玩乐的议题,他马上就来了精神,连满身的大肥肉都不觉得是累赘了。

    立刻身轻如燕,精神亢奋,花样百出。

    李俊可以料想到,他这位挂名老爹这些天来,应该没少在他的婚礼上花心思。

    他也不知是应该高兴还是无奈。

    好在,还有安乐公主的婚礼给他忙,总算分散了他一部分的精力。

    这时,李隆基仿佛心有灵犀一般,逗趣道:“安乐最近也忙得很。”

    “她又做什么荒唐事了?”李俊的语气,显然带着诘责的意味。

    李隆基忙解释道:“太子放心,裹儿最近很老实,没有再胡闹了。”

    “只是,近来她似乎与太子妃走的很近。”

    “太子妃?”

    “宗爱柔?”

    “正是。”

    在李隆基的一番描摹之下,安乐这些日子以来的各项活动一一揭晓。

    虽说最近,李裹儿的嚣张行径有所收敛,但这并不表明,她的心性变得沉稳了。

    只是说明,她把精力用到别的地方去了。

    比如她的婚礼。

    这些天来,她拉着宗爱柔,几乎把东西两市的好物件全都搬空了。

    什么衣衫、脂粉、首饰,只要是她能做主的,都全部包揽。

    花钱如流水,都不带眨眼的。

    朝廷上的言官,早就已经反复批评了好几次,可李显仍然纵容着李裹儿,要钱给钱,要物给物,只要是宝贝女儿高兴,他完全是予取予求的状态。

    这也难怪他,在李显看来,李裹儿最近已经是非常听话懂事了,买点东西,花点钱又怎么了。

    总比她天天嚷嚷着要当皇太女省心多了。

    李裹儿兴致一上来,不只是自己的那一份,就连钦定太子妃宗爱柔的那一份也都给承包了。

    据李隆基观察,几次游玩下来,二女的感情十分亲密,他觉得,这是一件需要提醒李俊注意的事情。

    在李隆基看来,两个过分聪明的女人,联合到一起,不是什么好兆头。

    李俊欣然表示感谢,同时,也有自己的发现。

    在李隆基绘声绘色的话语中,李裹儿的形象似乎并没有那么不堪,而是化身成为一个刁蛮任性不知愁的小娘子。

    李俊不自觉想到,难道,这就是美人滤镜?

    就连理智的李隆基对于这位作天作地的妹子,也讨厌不起来。

    却也没有什么大惊小怪的,李隆基可是个天生的情种,怜香惜玉,自然是应有之义。

    人生真是玄妙,可他李俊的愁事却还只是开了个头。

    他长叹一声,又道:“隆基,我需要你的帮助。”

    “太子殿下请说!”李隆基迅速收起了嬉笑的表情,正色道。

    “我找到了前灵武军大总管沙坨忠义。”

    “沙坨忠义?”

    “他不是失踪了吗?”

    “哎,这件事说来话长……”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李俊才终于把这件事的来龙去脉复述清楚,说的他是口干舌燥。

    李隆基的面色逐渐阴沉,他深思片刻,说道:“全军覆没,还想要求抚恤,沙坨忠义是疯了吗?”

    果然是这个答案,其实李俊也早就想到了,按照现在的情况来看,只能是这个结局。

    糊涂蛋皇帝李显可不是个大方人。

    他,抠唆的很。

    他和他娘武则天都是热爱享受,能作能造的那种人,多年来,过着奢靡的生活,虽不至于国库亏空,却也没有多少余钱。

    对于李显来说,对将士的封赏抚恤,自然是能省就省,没有二话。

    “这么说,沙坨现在就在这里?”李隆基突然意识到了这个问题。

    “就在后面的军帐中和一些原灵武郡的残兵,呆在一起。”

    李隆基立刻提醒道:“太子,这可是个棘手的人物,留着他,会招惹物议的。”

    “这我自然知道,可这个人也杀不得。我怀疑,他的战败和武三思一党,脱不开关系。”

    “太子的意思是说,灵武军战败,是武三思搞的鬼?”

    李俊慎重的点点头。

    “这个昭武校尉霍宁,你有没有印象?”

    嘶……

    “我记得,这人起先好像是宗楚客府上的家臣。”

    “你能确定?”

    李隆基迟疑道:“不能,印象不清楚了,毕竟官位不是很高。”

    “但我可以肯定的是,这人做督战官,应该是宗楚客引荐的。”

    “这就对了!”

    经由李隆基的回忆,李俊的猜测进一步得到证实。

    这个钉子,应该就是宗楚客安插在沙坨忠义身边的。

    忒歹毒了,这些人!

    为了一己私利,竟然弃数万将士的生命于不顾。

    霍宁与武氏家族为伍,兵败身死,也算是得了报应,可惜那两个打开城门,背叛唐军的胡人已经不知所踪。

    只能祈祷他们也一并战死了!

    李俊默默的将这笔账记在武三思的头上,他的账本越叠越厚,武三思将来的下场也就会更加凄惨。

    李俊不会让他好死的!

    只是,现在的当务之急,是解决钱财的来源。

    抠唆的李显不会掏这笔钱,国库紧张,朝臣们也不会同意给沙坨麾下战死战伤的将士抚恤。

    这笔钱,要从哪里来?

    李俊虚心的向李隆基讨教方法。

    李隆基摩梭着酒盏边缘,盯着里面所剩无几的琼浆,须臾之间,他说道:“要想开源,也不是没有办法。”

    “而且,这笔钱就摆在太子的眼前。”

    李俊震惊了,还有这样的好事?

    我怎么没发现!

    李隆基笑道:“太子大婚所需钱财超过万亿,只要太子能够忍受一个节俭的婚礼,未尝不能省出一笔钱来。”

    “对呀!”

    “妙啊!”

    李俊欣喜的看着李隆基,越发觉得这个青年,聪敏英俊,各方面都十分讨人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