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三章 李隆基造访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李俊忽然想起,阿城曾经说过,李显身边的掌事太监都活不长,现在看来,倒也不尽然,至少,这位孙福禄已经又活了三个月了。

    孙福禄满脸堆笑,把身后的几个小太监也都引了进来,李俊看到,他们的手里都拎着食盒子。

    大概猜出了他们此行的来意。

    “太子殿下凯旋,陛下欣喜,知道殿下明日才能入城,特意令尚食监准备了丰盛的饭菜,殿下看看,可还算满意。”

    炖莼菜、黄芪羊肉、生鱼脍等等,荤素搭配,十分合理。

    李俊一一看过,哈喇子都要流下来了。

    他在外征战了两个月,肚子里真是一点油水也没有了。

    回到洛阳,就是啃小白菜,他都心满意足,更别提这些美馔佳肴了。

    当走到最后一个小太监身前的时候,他捧着食盒,就是不掀开盖子,李俊感到莫名其妙。

    这个小太监,怎么办事的,居然这么没有眼色。

    他倒也不生气,端详了一下这个小太监,见他一直低着脑袋,嘶,这人好像有点眼熟。

    正在李俊发呆打愣的时候,孙福禄已经带领几个小太监,躲到军帐外面去了,非常自觉。

    “临淄王?”

    李俊不敢确认,他试探性的喊了一句。

    那端个食盒,装腔作势的李隆基,噗嗤一笑,终于露出了真面目。

    没错,他就是乔装打扮,特意混到送饭队伍里的临淄王,李隆基。

    “你怎么来了!”

    李俊赶紧给他让座,再看看四周,早就一个人都没有了,他朝帐外瞥了一眼,心想,难道,李隆基也和孙福禄联合到一起了。

    “当然是为了先和太子殿下见一面,要知道,最近朝堂上的风波可不是一点两点,我想,殿下也不想毫无准备的去面对朝堂上的那些老臣吧。”

    二人干脆就着李显奉送的好酒好菜,边吃边聊上了。

    “你送来的书信,我都仔细看了,我真是要感谢你啊,隆基。要不是你一直帮我照看着东宫,说不定,我这一回去,就要落入他们的圈套了!”

    “太子这是客气了,太子亲自出征,为大唐出生入死,杀敌无数,我出一点力,帮助殿下维持东宫安全,也是应当的。”

    “可是,隆基也有一事不明,殿下为什么不把那个诅咒人偶拿到手,还把它原模原样的放回去。那些歹人如果真的跳起来发难,我们怎么办?”

    “你放心,他们不会有这个机会的!”

    “殿下是不是早有计划?”

    “计划是有,但现在还不能说,不过,到时还需要你的帮助。”

    李隆基清秀的脸上掠过一丝质疑,太子殿下看来对他还是有所保留的,若不然,为何不把计划告诉他,却还希望求得他的帮助。

    他城府极深,这样的表情只在他的脸上维持了一瞬的时间,就迅速消散,换上了和煦的模样。

    李俊却不在意他的表情变化,对于熟知后事发展的他来说,李隆基此时内心的想法,其实并不重要。

    若按照真实的历史轨迹发展,他们这对堂兄弟是根本不可能联合的。

    但现在还不是相辅相成,配合的默契。

    所以,李俊相信,事在人为。

    李隆基这么一个青年才俊,说实话,到目前为止,他根本不想伤害他,如果,今后真的要走到手足相残的那一步,那只能说是天意了。

    “总之,也不会是太难应付的,你只需要帮衬一下就可以。”

    “我明白,就是敲边鼓。不过,我还是要提醒你,动手要快,他们盯准的目标,可不只是东宫,太子殿下最好早做准备,以免到时进退失据。”

    香喷喷的胡饼,还烙着菊花纹饰,李俊拿起一块,递给李隆基。

    但见李隆基将胡饼一点一点掰碎,扔在羊肉汤中,泡软再食。

    李俊心想,这种吃法不就跟后世的羊汤大饼差不多吗。

    “桓侍中他们怎么样了,武三思后来又为难他们了吗?”

    李隆基吸溜了一口羊汤,乃说道:“这件事倒是还可以应付。”

    “之前,我按照太子的吩咐,已经找人将殿下的心意,传达给他们了,好在武三思虽然一直在吹边风,可陛下也还是没有下定决心,收回老臣手中的丹书铁券。”

    “原来如此,你找了谁去传消息,可靠吗?”

    “当然可靠,就是太子也见过的高力士啊!说实话,我的临淄王府也不是铁板一块,我虽然还没有查到究竟是谁,但我相信,我的府上一定也有武三思的眼线。”

    “所以,我让高力士去送信,可是做了很多准备,我让他穿的破破烂烂的,化妆成给桓府送菜的,才成功的。”

    一想到高力士那个满脸灰泥,破衣烂衫的模样,李隆基就想笑。

    不简单,不简单,李俊抚了抚胸口,听说是高力士去送的信,他这才放下心来。

    他如此小心翼翼,也实在是没有办法。

    别有用心之人,简直是充塞了整个皇城,武三思他们的眼线更是遍布朝廷。

    这个送信的人若是找不好,说不定,消息还没有送到桓府,武三思就已经知道了。

    “桓侍中有什么看法?”

    “我听高力士说,一开始,桓侍中非常震惊气愤,老实说,这丹书铁券可是五位老臣功绩的见证,谁也不会愿意轻易将他交出。但是,后来他听说是太子殿下的意思,也就答应了。好在,武三思也知道,这件事不好办成,没有逼得太紧,所以,太子的计策到现在也没有用上。”

    “这就好。”李俊欣慰的说道。

    这样,局势就还有一点缓和,丹书铁券就还是一张可以打出去的牌。

    饭也吃的差不多了,就剩纯聊天了。

    李隆基吃掉了最后一个鸡子,笑道:“还有一件好事等着太子哩。”

    “你是说我的婚事?”

    李俊翻了个白眼,所谓好事,也就是这件了。

    就这也叫好事,都说人生大四喜,洞房花烛夜,可到了李俊这里,他可是一丝一毫的欣喜都感受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