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二十章 胜利大会师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阿汗整理了一下词汇,乃说道:“这大唐太子可信与否,根本就不是我们关心的问题。以往,我们派遣商队过来,收集些情报,还要偷偷摸摸,遮遮掩掩,只怕被人发现。”

    “现在好了,大唐太子亲自邀请我们共襄大业,我们为什么不试试?再者说,我们只负责传递情报,把大唐太子的心意转达给国王,会不会同意,究竟派谁来,那都是他决定的事,我们干什么操这份心,叔父您说,是不是?”

    说的也是啊,叔父只有在这个时刻,在面对激情澎湃的阿汗的时候,才会涌起一个念头。

    他,真的是老了。

    顾虑太多了。

    担心这些事情有什么用,一个计划,从出生到结果,中间还要经历诸多波折,这些都不是他们能够控制的。

    想到做到,阿汗为他研磨,他亲自执笔,将阿汗一路上的惊奇遭遇一一写下……

    冬十一月丙寅,渭河渡口。

    分离了将近三个月的大唐军队,终于在这个漕运繁忙的渡口,胜利会师了。

    当李俊遥遥看见骑在战马上的无名子和李多祚时,他内心犹如翻江倒海一般,波涛汹涌。

    啊!

    大胜而归的豪情,也不过如此。

    李俊终于完成了对唐军兄弟们的承诺,要在冰冻之前,带他们返回洛阳。

    他做到了!

    他成功了!

    无名子和李多祚冲了过来,激动的向李俊问好。

    “太子殿下,我们回来了!”

    “好好,回来了就好!”

    李俊深情的握住了他们的手,露出了老母亲的笑容。

    他的眼眶酸酸的,嘴里也咸咸的,他终于意识到,原来,是他流泪了。

    这是感动的泪水,真实的泪水,是真情流露。

    李俊心酸的发现,经过一个多月的战斗,无名子居然黑了不少。

    他现在的样子,活像一口大铜钟。

    而他意识不到的是,其实,他老人家自己,也比从洛阳出发的时候,要黑了两个色号。

    这一点,李多祚和无名子都看出来了。

    大军终于合兵,没什么可说的,今天就在这里扎营了。

    将军帐搭好,李俊赶紧抓着无名子进来聊天。

    等到几人坐定,他才注意到,跟随无名子他们进来的,还有一个大汉。

    一头卷毛,略带红棕色,眼窝深凹,四十多岁的样子,李俊觉得,这人很是眼熟。

    但肯定不是他在洛阳朝廷认识的人,而是前身太子认识的人,而且前身对这人也不是很熟悉。

    要不然,从第一眼,李俊就能认出他来了。

    无名子一向是个机敏的,他看到李俊一直在打量沙坨忠义,凝神苦想的样子,立刻介绍道:“太子殿下,这位是灵武军大总管,沙坨忠义将军。”

    “败军之将,参见太子殿下。”

    “无名子这是折煞老夫了,老夫全军覆没,哪里还能称将军,不过是一个老匹夫罢了。”

    沙坨忠义深深行礼,而后,又对无名子说道。

    他的表情,显然不是责怪无名子,而是有点羞愧。

    对了,他就是沙坨忠义,李俊终于把这人记起来了。

    朝廷的军报中,不是说他失踪了吗,怎么又出现了?

    难道,是闹鬼了?

    怪不得自从进门就看他一脸的苦色,跟霜打了的茄子似的。

    按照他自己所说,这灵武军确实是全军覆没了,那,这个人跟着他们回洛阳的话,恐怕也是凶多吉少啊!

    虽是这样想,李俊却也客气的劝道:“沙坨将军,事已至此,你不必太过自责。”

    “殿下,我指挥不力,唐军的败绩全是我一人造成,我罪该万死!”

    “边城失守,将士战没,要不是李将军他们鼎力支援,我,我如何再有脸面面见天颜!”

    你看,这个老头,说他哭他还真就嚎上了。

    死了数万将士,丢失了几个城池,说实话,李俊就是想同情他都提不起精神。

    一场战役,本来就是由主将负全责。

    朝廷养你,也是为了让你打胜仗的。

    你不但没有取胜,还赔进去这么多士兵的生命,害我大唐边疆不宁,这在哪一朝,哪一代都是无法饶恕的罪过。

    他身为大唐太子,代表的是整个朝廷的态度,处理这件事,一定要掌握好尺度。

    “沙坨将军,战败之责,朝廷自有公论,轮不到我来插手,我只想问你一句,这次,你和我回洛阳,想做什么?”

    “要知道,现在朝廷上下还以为你是失踪了,你本有可能逃脱一死,若是现在回去,只能自投罗网,不会有什么好结果。”

    哎,回洛阳的路不会那么平顺,李俊的小心,无名子是理解的。

    正在他默不作声之时,李多祚已经按捺不住了。

    他拉着李俊,滔滔不绝的将沙坨忠义的遭遇,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枉顾李俊的不耐烦。

    李多祚的热情,让人实在难以招架。

    熟悉李俊性格的姚逵,不时偷眼看他,还好还好,他虽然不耐烦,到底也还是维持住了表面的平和。

    但是,现实却并不像李多祚料想的那样完美。

    看起来,身为太子的李俊,这次打了大胜仗,取得了吐蕃突厥双线胜利,实在是大大的功劳一件。

    只要是李显的脑袋不糊涂,朝廷上的臣子眼睛没有瞎,都会称颂他的功绩。

    败军之将沙坨忠义跟着李俊返回朝廷,这些大臣就是憎恨他,也要卖殿下一个面子。

    兴许,就不会诛杀他了。

    但太子李俊面对的局势要复杂的多,不合情理的多。

    李俊相信,这次胜利,会给他带来更多的猜忌,怀疑,甚至是仇恨。

    武三思的爪牙,还不知要利用这次的胜利,做什么文章,他虽然猜测不到,可是他敢肯定,他们一定不会放过这个机会。

    将炸药的使用合理化,又是另一大难题。

    如果,再加上沙坨忠义这个拖油瓶,这件事恐怕就更加难办了。

    沙坨肯定会在朝廷上为灵武军将士据理力争,可说实在的,朝廷这些年对战士的封赏,很多都不到位。

    李俊能保证他带领的这一支援军都获得合理的赏赐已经是不易。

    凭他现在在朝堂上的威信,让这些权臣承认灵武军的功绩,是很困难的。

    所以,就算李俊对灵武军的遭遇有再多的同情,他也无法痛快的答应沙坨忠义的请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