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七章 不爱红装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一个魁梧的士兵将他上下打量一番,果见没有伤痕,这才又道“你不知道,你一进小巷,我们打听了行人才知道,这里是桃林县的槽帮所在,里面劲装快手好几十,就怕里面有埋伏,再把你给害了!”

    “多谢兄弟们一直守着,事情解决了,我们快回去吧!”

    几人上马,急匆匆的出了城。

    却没成想,想回去,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桃林县城距离洮水沿岸,不过五里地的样子,快马加鞭,很快就可以到了。

    几人行进迅速,根本没有留意周遭的事物,他们刚拐到一条岔路上,就和迎面赶过来的一人,撞了个正着。

    这个和行人相撞的可怜人,就是薛城。

    那被撞的行人也是个骑马的,几个唐军士兵略略一扫,就看出,这匹马价值不菲,是个好种。

    与一心关注战马战装的士兵不同,书生薛城首先注意到的,当然是马上的人。

    但见此人,穿一身牙白常服,眉眼英气,面颊白里透红,嚯,真是个俊俏的郎君。

    行人也在端详着他,而且那眼神怎么说呢,很不善啊!

    薛城拱手道“这位兄弟,冲撞了!”

    说完,他调转马头,就想离去,这天就快黑了,还着急赶路的。

    谁知,那神情稀奇古怪的郎君,却横在他的身前,挡住了他的去路。

    “你这是做什么!”

    薛城显然怒了。

    “你们可是太子殿下的人?”

    听此一问,薛城的脸,登时就绿了。

    怎么回事?

    这个郎君怎么会猜出自己的身份,还直指太子殿下。

    他想干什么?

    莫不是要对殿下不利?

    “我们就是过路的,你没什么事,就让开些!小心抓你去见官!”

    薛城使出吃奶的劲,扯大了嗓门,用他自己的标准衡量起来,已经算是声色俱厉了。

    却没想到,那小郎君根本毫无反应,还展颜一笑,薛城楞在当场。

    这一笑,当真如春风拂面,更显得郎君唇红齿白,俏丽非常。

    诶,俏丽?

    这好像不是一个应该用在郎君身上的词语,薛城逐渐感到,这件事有蹊跷。

    他又将目光重新放在郎君的俏脸上,当他看到他过于绵长的鬓边,故意压低的帽檐,细长的鹅颈的时候,他才终于回过味来。

    “你是女的?”

    “噗哈哈……”

    身后爆发一阵笑声,薛城回头一看,几个唐军士兵,笑的眼睛都找不到了。

    “你们早就看出来了?”

    “哈哈……”

    这些人还是不停笑,根本不搭理他,他又看向对面的小郎君,哦,不对,现在应该是叫小娘子了。

    只见她丹唇轻启“别看了,除了你,都知道我是女的。”

    嘶……

    这个关爱智障的眼神,让薛城周身不爽。

    “等一下,就算你是女子,也不能断定你就是好人!”

    “你找太子殿下做什么,从实招来!”

    哼!

    女子冷笑一声,扬鞭而去,空荡荡的原野上,薛城的问话不断回响。

    糟糕!

    要是让这个小娘子先见到殿下,还指不定要出什么事情。

    薛城管不得其他,赶忙追了过去。

    夕阳西下,黄昏暗淡,李俊喜气洋洋的和众位将士坐在一起,举箸食饭。

    今天的伙食,那可是极好的。

    蒸青瓜,拌小菜,这些小菜都是水灵灵,青嫩嫩的,行军匆忙的李俊,想要置办这些小菜,可没有办法。

    这些,都是做贼心虚的魏全有孝敬的。

    就在开饭之前,魏全有已经三次派人过来,催促李俊去他的府衙用饭。

    李俊就是不同意,魏全有见此,也不想把这位年轻的太子给得罪了,便派人送来了时新的蔬果,总算也是尽了地主之谊。

    对这些小菜,李俊欣然笑纳,他也不是只为了给自己改善伙食,在场的众位将士,也早就把那些小酱菜吃腻了。

    该换换了。

    至于,这个刁滑的魏全有,就是吃了他的小菜,李俊也照样会处置他的,他别想哄弄过去。

    姚逵和武延宗,一左一右围坐在他的身边,正吃得顺心的时候,远处响起一阵马蹄声。

    笃笃笃……笃笃笃……

    李俊抬眼一看,嘶,这人是……

    却见马上的女子也眼尖的很,立刻从人群中觅到了李俊的身影,她利落的跳下马背,匆匆奔了过来。

    “老板娘!”

    李俊言行一致,那脸上的喜色都快溢出来了。

    “小女子拜见太子殿下!”

    李俊暗道,果然没有看错人,这个小娘子,还真是热情如火,他这还正想着,大非川一别,两人不知还有没有相见的机会,她就自己找来了。

    要淡定,要绅士,李俊不断提醒自己,可还是不争气的把筷子撂在了一边,抛下饭友,跑去和小娇娘叙话了。

    急火火的薛城,一路追赶,终于到了地方,跃下了马背,抬头一看,竟然发现,太子殿下正和那小娘子相见甚欢,他当时火了。

    冲上前去,义正言辞的挡在老板娘的身前,禀道“太子殿下,此人不阴不阳,女扮男装,来路不明,恐对殿下不利,殿下英明,请将此人交给姚将军处理!”

    这人怎么回事啊!

    去了一趟县城,脑子就瓦特了,这么没有眼力见,莫名其妙的,姚逵也摇摇头,对薛城的迟钝,无可奈何。

    “薛城啊,你护送阿汗有功,那边有准备好的饭菜,赶紧去歇着。”

    殿下的眼神不慌不忙的,微微笑着,薛城摸不着头脑,殿下怎么不听他汇报大食客商的事情,反倒把他往一边推。

    姚逵在后面端详着,好家伙,这位兄弟不只是没有眼力见,根本就是少根弦啊。

    太子殿下都这么不耐烦了,他怎么一点都没有察觉。连忙跑了过来,把他拉走了,还别说,就这样,薛城还好像很不愿意的样子。

    李俊瞥了姚逵一眼,心想,你还知道来啊,竟瞎耽误工夫!

    武延宗从来也没有见过老板娘,看到姚逵一脸坏笑,也起了好奇心,连忙过来打听。

    姚逵压低声音,说道“我们在大非川的时候,有一次,出来接收情报……”

    他三言两语之间,就把他们在同望客栈里的遭遇都说了清楚。

    他动作活灵活现,语言丰富,让从没有参与过此事的武延宗,深刻的体会到了李俊当时猴急的心情。

    末了,姚逵语重心长的说道“这件事,可千万不能和殿下提起。”

    “你放心。”

    两人端着略微冷去的饭菜,巴望着树下的李俊和老板娘,看热闹真乃人之常情矣。

    至于薛城,也终于明白太子殿下刚才不耐烦的神情,是从何而来了。

    而前方,陶醉在老板娘如花美貌下的太子李俊,根本顾不上还有人偷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