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迷失酒色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可作为一个成年人,薛城也知道,拍屁股就走这种事,是不体面的。

    总得找点话题,随便聊聊。

    “我听说,老人家原本是大食人?”

    这还真得确认一下,刚才几句话下来,这老者的口音完全听不出是异乡人。

    老者那也是见过世面的人,爽朗一笑。

    “大唐使者说的没错,老朽三十年前从大食国经由吐蕃到达大唐,那一路上可说是危机重重,处处都是艰难险阻,活到今日,也算是福大命大了。”

    嘶,没想到,这老者是从吐蕃国境穿越过来的。

    薛城别有意味的看了一眼阿汗,他脸上挂着了然的表情,看来,太子殿下这件事是托付到了对的人。

    “老人家真是辛苦了!”

    “辛苦谈不上,当年也是年轻气盛,就想闯天下,听说,在遥远的东方,唐国风景如画,富庶非常,就想着一定要过来看一看。别说,凭着一股义气,还真就成功了。”

    “现在,这一晃就三十年了,真是人生如梦啊!”

    “这些年,往来大食和大唐的客商越来越多,老朽不才,也算是个开拓者,后来的年轻人就把我看成是个依靠。但凡有个新商团过来,都要给我通报一声。”

    “因为也算有点资历,就在这桃林县的槽帮里托身了。上个月,我已经收到了他们商队的来信,信中说,我的侄儿这次也跟着商队过来,现在下落不明,让我千万帮着找寻一下,我这正愁没有消息,您就把他送来了,老朽真是感激不尽啊!”

    提到这件事,一旁的阿汗也帮腔道“叔父不知,这一路上多亏了唐军仗义相助,要不然,我都不知道死了多少回了。”

    “你说你,你是怎么回事啊,来大唐经商也不是第一次了,还如此马虎行事,你可知道,你的队友都已经急疯了,催了我数次,打探你的消息,今晚你自己给他们写回信,把你的遭遇老老实实的说一遍。”

    这说着说着,叔父怎么还生起气来了,阿汗摆了个尴尬的笑脸,说道“是是是,我一定写。”

    “你说说,你究竟是怎么和队伍走散的,这么大的人了,还不知轻重!”

    薛城也是这个时候才知道,原来,眼前的阿汗,已经是数次来到大唐经商的老手了。

    那他怎么会迷路的,有点奇怪。

    一直板着脸的阿汗,在叔父面前也展现出了天真的一面,他不停搔着后脑,笑道“说出来,会笑死人的。”

    “你也知道难堪啊!”

    “快说说看,要不然白让叔父替你操心,这些天来,我是日日都睡不着觉,就怕你出了什么危险,等着盼着,你能早一天找到桃林县来。”

    说着说着,老人家已经哽咽了起来。

    薛城抬头想想,对呀,他好想也从来不知道阿汗到底是怎么和商队走散的。

    亏得他还经常和阿汗聊天,也不知都说了些什么,竟是没用处的。

    “叔父,你别哭了,我说,我都说!”

    阿汗站起身来,轻抚着老人的脊背,低诉道“不是我不想说,实在是难以启齿。本来大家都是借宿在小客栈里的,我一时心痒,就跑到了隔壁的花楼吃酒。就,就……”

    “就睡在娘们那里了是不是!”

    大食商人羞涩的低下了头,接受叔父的教训。

    “等我从小娘子的身上起来,商队早就出发了,根本追不上。”

    “那你偷偷跑出来喝花酒,就没人知道,也没人去叫你回来?”

    “叔父真是说笑了,既然是偷着去的,自然不会告诉任何人了。”

    “我只知道大致的行商路线,所以赶紧出了城,沿着小河,官道,仔细寻找,一连好几天都没有找到,正在为难的时候,就碰上了唐军。”

    “多亏了唐军兄弟,要不然,我可就,可就……”

    “哎,喝酒,贪色,哪一个都是要误事的,说了多少次,你就是不听!”老人家发出的慨叹,那可都是经验之谈。

    可火气正盛的年轻人,一见小娇娘,腿都软了,哪里想得起这些道理。

    不过,也是经了这次的教训,阿汗显然记起这些道理的好处来了。

    “是,叔父说得对,侄儿再也不会如此了,日后一定勤勉做人。”

    “老人家,我想他已经知道错了,莫要心急,伤了身体。”薛城适时出来打圆场。

    老人家本来就心疼侄儿,哪里会真心怨恨他,可不就见好就收,忙道“现在帮主不在,不如就由老朽做东,招待大唐使者。”

    得,这句话一出,就等于可以抬屁股走人了。

    “老人家太客气了,我只是个陪同的,如今,人我也送到了,误会也都解开了,我这就告辞了。”

    “大唐使者,你这也太不给老朽面子了,老朽在大唐也生活了三十年,你们的规矩我是知道的,你帮了我们这么大的忙,让我们叔侄团聚,我怎能不表示感谢,就让你回去!”

    说着就发起急来,硬是拉着薛城不松手,还嚷嚷着手下赶紧去张罗好酒好菜。

    太子殿下可还等着他回去,门外的唐军也不可能让他呆在这里吃饭,薛城赶紧放下和煦的神情,换上了一副严肃脸。

    “老人家,不是我不愿意留下来吃饭,只是,我还有公务在身,实在没有时间。”

    “老人家既已在大唐生活数十年,自然也应该听过一句话,叫有缘千里相见,今日我有幸结识老人家,已经是我的福分,他日,若再有相见时,一定不醉不归!”

    话已经说到了这个份上,老者明白,不论他怎么央求,薛城都是不会留下吃饭了。

    既是如此,他便再三致谢,放他离去。

    直到走出了小巷口,看到了行人,薛城悬着的心,才终于放下。

    果然一走到大路上,随行的几个唐军就围了上来。

    薛城注意到,有从天上下来的,有从巷口聚过来的。

    唐军的埋伏地点,果然变幻莫测。

    “薛城,没事吧!”

    “没事,没事,阿汗已经和大食商人联系上了,我们也可回去复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