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六章 狡兔三窟,仓皇出战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鸣沙城是个正宗的军戍城,城里住的都是大唐官兵,灵武郡内平民百姓的居所,距离这里还有十多里地。

    莫啜只有突破了唐军的防御,才能进城纵情劫掠。

    以他那个贫瘠的脑袋瓜,从来都是来硬的,能抢就抢,能杀就杀,实在不行了,掉头就跑。

    这次他们刚刚到达通常行抢的老地方灵武郡,就听说不知道打什么地方赶来的一大批唐军早就已经驻扎在这里了。

    真是不知所措!

    莫啜一时慌了神,因为,他知道,此前的唐军主将,灵武郡大总管沙坨忠义已经被他打败,下落不明了。

    沙坨这个人,确实忠诚可靠,无奈,战术老套,头脑不灵活。

    到了现在这个年月,他还在使用主将单独应战,部队方阵条块化进击,这样单一固定的作战方式,根本无法应对突厥骑兵的游击冲锋。

    更可怕的是,沙坨忠义为了表示对大唐的一片忠诚,把防御战线顶的很靠前。

    在西受降城的前端边缘,他建立了自己的营戍,打算把莫啜拦在大唐的国境之外。

    沙坨头脑简单的地方,就体现在这里了。

    西受降城这边,人员的成分非常复杂,什么突厥吐蕃,沙坨蝎胡各色人员齐聚。

    唐人根本就不占多数,刚打了几个回合,叛变的胡人就与突厥里应外合,打开了城门,害的灵武郡守军损失惨重,就连主将都没于混战中,不知道是生是死。

    一路顺风顺水的莫啜,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每次他们出来打家劫舍,就没有不成功的。

    这一次也不知是哪一路的部队,主将全不认识,根本就不是突厥的熟人。

    关键是,与迂腐的沙坨忠义不同,这些人卡位相当准确。

    正把军戍顶在小镇的前面,一条天然小河的对面,让突厥军团非常不舒服。

    所以,一向推崇快马战术的莫啜,这一次决定听从谋士毕丽罗的意见,先按兵不动,等待勿齐秃那边的消息。

    他哪里知道,勿齐秃现在早就全军覆没,连个给他报信的人都没剩下,两边的通讯早就断的透透的。

    隔着这条小河水,两军士兵就这样大眼瞪小眼,深情对望。

    莫啜本来就是个急性子,能忍耐这么多天,已经是极限了,如今,听到大唐官兵站在城楼上是又喊又骂,就差把他的八辈祖宗拉出来鞭尸了,他哪里还坐得住!

    “可汗,请三思而后行啊,现在敌军兵力雄厚且准备充分,不是好对付的!”

    “放屁!”

    “放你耶耶的屁!”

    莫啜的怒吼把毕丽罗的耳朵震得嗡嗡直响,他赶紧低头缓缓。

    “我突厥勇士,什么时候需要三思而行,磨磨蹭蹭,瞻前顾后,那都是唐军废物的作为!”

    他把手底下的将士统统叫来,决定即刻出兵。

    毕丽罗掂量了现在的情况,打算做最后一搏。

    “将军,现在真的不适宜出兵,这些谩骂完全是狡猾的唐军诱惑可汗出兵的奸计,可汗千万不能冲动!”

    “他们肯定早有准备,设下了埋伏,我们不能中计!”

    “我们?”

    “这个我们也是你能说的?”

    “毕丽罗,我早就想问你了,你究竟是哪里人?”一个头发花白的老将,发出了质疑。

    一石激起千层浪,毕丽罗一直以来担心的局面,终于出现了。

    突厥老将的怒火全都被激发了出来。

    “说,你到底是哪里人?”

    “我看,现在多余问他,别管是哪里人士,绝对不是我突厥男儿,要不然怎么几次三番的阻拦我们出兵,一心让可汗做缩头乌龟!”

    “说不定他就是大唐的细作,藏的够深的!”

    众口铄金,毕丽罗就是有一百张嘴,也说不清楚。

    “住口!”

    “别再说了!”

    莫啜怒了,彻彻底底的怒了!

    缩头乌龟几个大字,不停在他的脑中盘旋,扯得他是头昏脑涨。

    这仗,打不打得赢另说,我莫啜是草原上的雄鹰,什么时候被人骂过缩头乌龟!

    他瞥了一眼垂手而立的毕丽罗,面对众将士的质疑,这人倒还算得上是镇定自若。

    “可汗,难道,事到如今,你还要护着这个来路不明的贼人吗?”

    “罢了,众位将士先随我去教训唐军小儿,以后再跟他算账!”

    众将怒气冲冲的眼神,仿佛是一团团炬火,灼烧着在场的毕丽罗。

    他的命运,也许就在这一夕之间了。

    突厥将士装备齐全,跃马出发,狡猾的毕丽罗知道,此时不跑,更待何时!

    突厥兵团的人实在是憋坏了,得了莫啜的指令,一个个的也没有战术,没有队形,急冲冲的就向唐军大帐冲过去。

    面前的这条小河,水势平稳也不太深,突厥军人狂妄至极,骑着战马,涉水而过。

    他们叫嚣着,呼号着,仿佛是地狱里冲出来的魔鬼,将要把这清平人间搅得七零八落。

    可他们却没有注意到,就在距离这条河不足三里地的唐军大帐,木栅栏外早就守候了许多唐军将士。

    他们虽然人数上并不占优势,但他们自信怡然的表情,显示出了他们必胜的决心。

    在一群发狂的突厥士兵的前面,是比他们更疯狂的可汗莫啜。

    他从来都是突厥征战传统的忠实信徒,大战在前,主将必冲锋在前。

    对面的唐军虽布防严密,可莫啜依然找到了他们阵型的漏洞,只要越过眼前的这条小河,夺取唐军兵营,犹如探囊取物!

    沙沙……

    沙沙沙……

    风声,马蹄踏过细薄的沙毯,发出的刷刷声。

    起风了。

    嗡嗡嗡,空空空……

    更加恐怖的声音,一阵阵袭来。

    不知是从何地,也不知是从什么方向,那鬼魅空灵的声音,包围着突厥士兵。

    风沙漫卷,将细沙掀起,拍在士兵们粗粝的脸上,巴巴的疼。

    这恐怖的声响,令突厥士兵迅速陷入了混乱,直奔着小河狂奔而去的战马停住了马蹄。

    后面继进的士兵又堆叠了上来,人挤人,马踏马,拥成了一团。

    “怎么回事?”

    “闹鬼了!”

    士兵举起了钢刀自卫,沙沙的风声断断续续,烘托着混乱的气氛,让这场临时起意的战斗,蒙上更加诡异的色彩。

    莫啜驻马河边,长鞭甩在士兵的头上,身上,突厥士兵刚毅的脸上,瞬时血印斑驳。

    “快,快冲!”

    “迟疑者,斩!”

    突厥士兵摄于他的淫威,稍稍有些安分,莫啜知道,机会稍纵即逝,他调转马头,冲入了河水。

    身后的士兵也跟着主将的步伐,纷纷入水。

    就在这时,平静的水面有了动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