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章 援军来了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都护牛师奖,却并没有被壮汉精湛的锤法惊呆,他关注的是他腰间缠着的那一圈怪东西。

    只见,壮汉在腰间一扯,拔下一个短棍一样的东西,身旁奔上来一个小兵,手中举着火把。

    壮汉将短棍放在火苗上,稍微一晃,下一刻,短棍脱手,扔入了敌军骑兵阵!

    轰隆隆一阵巨响,骑兵纷纷落马,箭簇洒落一地,横冲直闯的唐大眼,根本就没有察觉到,在他毫无章法的乱打乱凿之下,竟然把敌军主将勿齐秃给打翻下马。

    牛师奖立刻下了命令。

    “快下去看看,应该是援军到了!”

    却在这时,一抹白影,从遥远的天边跨了过来,仿佛是腾云驾雾一般,轻飘飘的降落到了牛师奖的眼前。

    师奖当时就愣了,这,这是什么阵仗?

    轻功?隐身术?

    张良再世?

    牛师奖确定,眼前的这个清秀少年,他根本不认识。

    可那少年却仿似早就与他相识,自信上前,行礼道:“牛将军,骆绎有礼了。”

    “大唐援军十万,现已赶到,太子殿下正在后方战车之上,马上就赶到了。”

    牛师奖盯着这个翩若仙人的少年,猜想着他的身份,侍卫?

    偏将?

    亦或是智囊?

    他当然不会猜想到,这个少年正是当年洋洋洒洒一篇大作,辱骂则天的骆宾王之后。

    面对他的打量,骆绎不卑不亢,盈盈笑道:“牛将军,援军武器精良,都护府就不必再派兵出来了。”

    提到这个武器倒是把牛师奖的注意力给成功转移了。

    “说到这个武器,骆兄弟,他们扔的那个是什么?怎么这么厉害?”

    牛师奖思忖,反正这少年也没说自己的军职,只能以兄弟相称了。

    “那是炸弹,太子殿下御制的。前面我们打了几场阻击战,都用了它,确实凶猛。”

    牛师奖攀着墙边,眼见一阵弹雨下落,吐蕃将士成片倒下,心里那个羡慕啊!

    这个炸药也不知是怎么制成的,这个威力,实在是太巨大了!

    听说,波斯国有拜火教,国境内有永恒不灭的火种,国人将火种奉为神迹,顶礼膜拜。

    这个东西,难道是窃取了那神的火种制成的?

    他不由得叹道:要是早有这个东西,将士们也不会伤亡这么多了!

    骆绎觉着,牛将军的口水都要掉到城楼下面去了。

    看来,这炸药确实是让他心水的很啊。

    他站到牛师奖身边,宽慰他:“这次路途遥远,弹药量有限,本来太子殿下想先送几箱过来,又怕通过不了吐蕃的封锁线,反而打草惊蛇,思来想去,只能快马加鞭赶快过来,辛苦牛将军了!”

    “都是为大唐效力,谈什么辛苦不辛苦!”牛师奖沉郁说道。

    他的心情,在场众人全都理解,只要战事顺利,将士们安然无恙,还有什么怨言。

    城下,黄土漫卷,掀起三寸多高,人嘶马叫,处处都是喊叫声,哭嚎声,全都来自吐蕃士兵。

    身边是轰隆隆的爆炸声,勿齐秃的耳朵震得嗡嗡响,头晕目眩,发狂的战马,掠过他的身边,马蹄子生生踩在他的手上,他听不到声音,却感觉到手指头是真折了。

    他想不明白,唐军是用了什么秘密武器,竟然可以杀人于无形。

    眼前,火光冲天,天空仿佛被拢上了一层橙色的光雾。

    炸弹雨点般落下,副都护陈矫已然从混乱的战阵中,瞥到了援军的身影,那腰间缠着的特制炸弹,就是他们的特征。

    他横刀一挡,一个猛扑上来的吐蕃军人,即被推开三丈远。

    战场上的吐蕃军人,肉眼可见的减少。

    经过几场战役的锻炼,唐军战士投弹的准确度,显著提高。

    发发必中,都是扔到吐蕃军人的身边,误伤率极低。

    却在这时,一片片的人腿和马腿之间,勿齐秃的身影,竟然赫然在列!

    别人不认识他,陈矫可不会认错。

    那异于普通吐蕃士兵的白皙脸庞,虽然糊满了灰土,他也不会认错。

    勿齐秃仿佛是被炸弹的冲击波炸晕了,摊在地上半天了,也不见站起来。

    几个吐蕃士兵,渐渐靠近了他,已经向他伸出了援手,陈矫大喝一声。

    呔!

    最后一战,怎能让敌军主将逃走!

    他调转马头,飞奔上前,营救的吐蕃士兵,也发现了他的身影,立刻抽刀向前,拦住了他的前路。

    双方迅速缠斗在一块,他们虽然人多势众,可多多少少的都负了伤。

    牛师奖拼尽全力,也能应付自如。

    勿齐秃的神志渐渐恢复,看着身前相斗的吐蕃士兵和陈矫,他的眼睛模糊了。

    曾经的满腔的斗志,也不知都到哪里去了。

    慌乱,沮丧还有那么一点恐惧,将他的心揪的紧紧的。

    他是草原上的雄鹰,是高山上的万兽之王,可现在呢?

    败军之犬!

    他十分明白,这一仗,他是输定了。

    可作为吐蕃的王子,他怎能如此退缩。

    吐蕃男儿,普通士兵中的偷生者,尚且不免一死,一个雄心勃勃的王子,怎能就这样被击倒。

    勉强爬起身,他看见,一把唐刀,就躺在他身前。

    伸手一夺,宝刀在手,他仿佛又找回了勇气。

    压住脚步,他看准了陈矫的位置。

    只要砍断马腿,缠斗的吐蕃战士,一定能够抓住机会,将他诛杀。

    陈矫的马身已经驳了过来,笔直粗壮的马腿就在眼前,随着马身上的缠斗,马尾乱甩,勿齐秃仿佛能闻到马屁股上沾着的马屎的臭味。

    成败在此一举!

    刀子已经挥起来了,头顶的战马上,吐蕃士兵叫道:“王子小心!”

    聚精会神的勿齐秃,恍然间只觉一阵扑簌簌落地的声音,巨响腾空而起。

    就在他的身前。

    那是唐军的炸药。

    还是研制者李俊亲自投出去的!

    只是,坐着的人,准头难免差了点。

    这一颗炸弹扔出去,李俊就知道,远了!

    炸弹扑在地上旋即爆炸,震起的泥土,足有一尺厚,安西副都护,陈矫将军也不幸受到炸弹的波及。

    从马上掉了下来,所幸,没有受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