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六章 逃兵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高力士又不知道李俊和桓彦范的私交,自然会怀疑此举会受到老臣们的反对。

    其实李俊自己心里也没有底。

    除了桓彦范,他与神龙五杰中的其余四人,并没有过多的交往,桓彦范能否当好说客,让他们听从自己,李俊说不好。

    可现在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只能先采用以退为进之术,谋求拖延时间。

    功臣团体推辞王爵,就是向武三思示弱,希望此举能够博得武三思的欢心,暂时不要再折腾这班老臣,一切至少也要拖到李俊班师回朝的那一日再说。

    再说,能不能用得上这一招还两说,李显擅长举棋不定,左右摇摆,也许再拖个三五个月,也没法下定决心也是极有可能的。

    这样自损八百的杀招,能不用就尽量不要用。

    “你尽管去说,什么时候用这一计,那些老臣自己会拿捏好分寸的。”

    高力士点头称是,没再说什么。

    李俊又问道:“我的婚事准备的怎么样了?”

    太子殿下真是好兴致,指挥作战还不忘了自己的婚姻大事。

    “据下官所知,陛下已经找人批了生辰八字了,方方面面都合适,是上上大吉啊!现在已经开始命尚衣署为太子妃制作翟衣了。”

    啧啧,还上上大吉,鬼知道是不是武三思他们搞的鬼。

    身为太子,老婆是必须要有的,以后,此女若是听话老实,李俊也会以礼相待,若不然,就让她和这破庙里的佛像一样,供起来了事,休想靠近他一步。

    “还有,陛下决定太子殿下的大婚和安乐公主的婚礼一起举行。”

    这个消息还真是把李俊惊到了,他一脸懵逼的看着高力士,心想,这个糊涂蛋,他还真想的出来啊。

    到时候,就会出现这样的一副奇景。

    太子迎娶武家女,公主出降武家男,武家一出一进,供销平衡。

    “大婚的具体日期定了没有?”绕来绕去,李俊最关心的,其实是这个问题。

    他可不想毫无准备的,一脚踏入洛阳城就被披上婚服,三拜九叩,推入洞房。

    “没有没有,太子殿下不必心急,陛下已经说了,尊重殿下的心意,等到殿下凯旋再定日子。”

    高力士别有深意的眼神,看的李俊恨不得咬掉自己的舌头,老子心急个屁,我巴不得不结婚。

    现在凑到老子身边的女人,有好人吗!

    “这就好,婚姻大事,我总也要准备一下的。”

    “殿下说的没错,安乐公主这两日也在积极筹备婚事,似乎对武将军非常满意。”

    这也是奇了,李裹儿难道真的倾心于武延宗?

    她原来喜欢这种沉默寡言范的?

    想想当初她为了武延秀跟自己打架的场景,李俊觉得还是算了,说不定这一次又是三分钟热度。

    两人又聊了些洛阳城的见闻,便草草分别。

    李俊带着大食客商,沿路返回永嘉仓军营。

    那些老板娘派给他的侍卫,待把李俊安全护送回去,也赶回同望客栈了,这个时候,天已经快黑了。

    李俊端坐在永嘉仓临时大帐里,好吃好喝的等着。

    他料定勿齐秃还会派人来永嘉仓催粮的,毕竟,勿齐秃是个要面子的人。

    总不能让他回吐蕃牙帐要粮吧,这不就是让他承认自己的失败。

    李俊笃定,他不会这样做的。

    另一边,甘州,张掖城前线,陷入僵持的两军,突然生出变故……

    一队官兵从吐蕃碉楼的西角门徐徐穿出,一个个的吊儿郎当,显然对自己身负的重任,没有丝毫的热情。

    他们是勿齐秃派往永嘉仓催粮的二号部队,要不是军营里的粮食实在坚持不下去了,逞强好胜的勿齐秃也不会舍了脸皮,再三去求粮。

    只不过,这支小队的行动着实诡异。

    他们蹑手蹑脚,东张西望,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做贼的。

    天上,清明的月光,洒落下来,小兵们只觉得晃眼的很,仿佛能把他们的心事全都看穿一般。

    “老大,这样行不行啊!”

    “嘘!”

    “别说话!”

    这时,几人已经摸到了碉楼后身的草丛中,他们压低身子,依靠杂草将身形隐蔽。

    “嘎嘎……嘎嘎……”

    “什,什么声音!”

    本就慌里慌张的小兵,乱窜了几步,很快就撞上了前方的老大,引来老大的一个白眼。

    周围一片静谧,只剩风吹动草丛,发出的哗啦声,远处,青山掩映,在暗夜中只存了一个轮廓而已。

    听说那山脚下,正是一片乱坟岗,许多战死的士兵都被掩埋在那里,现在,早就无人问津。

    恍惚之间,那山的形状似乎有了变化,尖尖的山顶,更加突出,好像生出许多山头,簇拥在主峰的两边。

    那山影越来越近,越来越庞大,仿佛幻化成了一只惊天巨掌,要把所有人都捉到坟墓里,去给这些孤魂野鬼作伴!

    “啊!啊啊!”

    “有鬼啊!”

    小兵颤抖着双手,犹如发狂一般,在天上乱舞。受他感染,老大身后的兵士也都齐齐看向山边。

    朦胧的月光下,众人的心意好像也被摇动,隐约看到一双巨爪在向自己袭来。

    难道,今日就是自己的死期?

    呆在军营里也是个死,逃出来也是个死,老大仿佛听到了身后士兵牙齿打颤的声音。

    “你怪叫什么!快把他的嘴堵上!”

    “是!”

    身后窜上来一个大汉,大掌一开,就把小兵的嘴给堵了个严严实实。

    他只能发出一些无意义的字节,这时,天空中掠过不知道是什么鸟,又极不配合的来了两声。

    “嘎嘎……嘎嘎……”

    整个队伍顿时停止了行进,人人都惊慌失措,抽出佩刀自卫。

    他们也是给吓傻了,别管是什么怪物,总归是天上飞的,你们这些钢刀,能戳的中吗?

    老大面色阴沉的转过身来,稳定军心。

    “不过是乌鸦罢了,伤不了人,快走!”

    “老大,可是乌鸦不祥啊,要不我们还是回去吧。”

    这个小子,今天这是不要命了,刚把他的嘴松开,他就又满嘴怪话。

    眼看就有几个人,已经脚跟向后,打算逃回兵营,老大怒道:“你们以为现在回去,就有活路了!”

    “还不快走!”

    可恶的乌鸦不停的在他们头顶盘旋,好像这份霉运说什么也要跟着他们一样。

    这些个小兵,只能壮着胆子,调转方向,勉强往前走,就在遥远的前方,有他们的目的地。

    唐军大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