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六章 唐军来送粮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负责押送粮食的吐蕃士兵,全都窜到了大路上,又蹦又跳,夹道欢迎。就差身披彩缎,舞起来,唱起来了。

    前方,一溜小队,护送着蜿蜿蜒蜒的一排木车,看样子,全是满载。

    这么多的粮食,我们有救了!

    这些木车都又高又大,稻草下面都是粮包,看起来满满当当的。

    吐蕃士兵们饿得眼睛都绿了,成群结队的围住送粮队。

    “一共多少粮食?”

    “五万石。”

    “你们这辆车先拉过来,给我们做饭!”

    说着,士兵们就来到了仓库门口,这次勿齐秃派出了五百人的小队,迎接粮队,他们看到粮食,就好像是饿狼见到了肥羔羊。

    再怎么说,这些粮食也要让他们先解解馋。

    几辆粮车迈进了门,只见,粮草堆扑腾了起来。

    砰!

    砰砰!

    比冰雹还要大的巨物,从天而降,砸在他们的头上,脚边,吐蕃军人还没有弄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就被炸飞了。

    唐军主将李俊亲临现场,一直躲在后面的一架粮车里,粮包厚重,把他捂得严严实实的。

    前方的打杀声已经传了过来,时机刚好,李俊拔出炸弹,窜出来了!

    “咳咳,咳咳咳……”

    本想摆个帅气的pose,没想到,炸弹还没扔出去,稻草苗子先掉进了嘴里,呛得他猛咳了好几声。

    对面的吐蕃军队早就乱了套,面对成片的炸弹,吓得刀也拔不出,抱头鼠窜。

    “怎么回事?”

    “他们不是吐蕃人!”

    “抄家伙上啊!”

    真是不容易啊,他们终于发现了!

    李俊扒开脸上的稻草苗子,跳下了粮车。

    这些满脸涂满了油膏的唐军士兵,总算可以放开了手脚干了。

    “预备,投弹!”

    前方竖起盾牌,一排唐军掩护其后,单膝跪地,抬高右手,扔出了炸弹。

    轰隆……

    吐蕃士兵的叽歪总算是消停了。

    竖起盾牌的唐军,守护在李俊身边,他也采用标准跪资,在盾牌阵中严密观察局势。

    这一波吐蕃士兵毕竟是勿齐秃亲手调教出来的,整体素质还可以,唐军猛烈的火药攻击,虽然把他们打的七零八落,没过一会,他们就重新调整了阵型,拉开的架势。

    然而,他们的人数实在太少,经历了第一次弹药轰炸,所余不过二百人左右,强弩之末矣,不足为惧。

    吐蕃军人退入永嘉仓,以建筑物作为掩体,唐军虽有炸药神器,但想炸穿所有的地面建筑也不容易。

    李俊蹲在盾牌阵里,向旁边的士兵问道“他们还剩多少人?”

    士兵手里的炸药扔个不停,眼光扫了一遍“还剩两百人左右,差不多都退到了仓库里,太子殿下,我们怎么办?”

    “不要急,听我安排。”

    他对小兵耳语几句,小兵抽出自己那块盾牌,急速向姚逵靠近。旁边的士兵迅速补位,掩护住李俊。

    “太子殿下,我来护卫您!”

    “好!”

    眼前,又一个炸弹凌空爆炸,黄土铺天盖地卷了起来,直奔李俊而来。呛得几个士兵都不停咳嗽。

    另一边,小兵和姚逵他们接上了头,将李俊的计划告知。

    唐军也迅速集结,按照计划行进。

    吐蕃军人掩藏在永嘉仓库中,外面有唐军的层层包围,他们能够使用的对抗方式,唯有放箭。

    盾牌手持弹在前,刀斧手在后,冲向敌阵。

    仓库周边坚固的墙面,给吐蕃士兵提供了有力的掩护,在弹药覆盖不足的地方,一些唐军不幸中箭倒地。

    战势进入相持阶段,仓库内的吐蕃士兵已经所剩无几,硝烟散尽,已经没有箭簇射出。

    喊杀声也渐渐止息。

    姚逵移动到李俊这边,挨着他说道“殿下,我们冲进去看看!”

    “先别急!”

    李俊赶紧抓住他,唯恐他一时冲动,遭了埋伏。

    “这怎么连个声音都没有,是不是都死了!”

    “怎么可能,你看那墙边还有露出的半截铠甲,动唤着呢,里面肯定还有活人!”

    李俊伏在姚逵耳边,悄声道“我们沿着墙边,慢慢靠过去,等到了门口就投弹,用弹药掩护,冲进去刺杀他们,里面的人应该不多了,争取一次解决。”

    “是!”姚逵刚应了一声,就见李俊已经带头冲了出去,赶忙扑出身子,抓住了他。

    “殿下,前面太危险了,还是我带着人上!”

    现在是什么情况,敌人一支冷箭就能结果了太子殿下的性命,姚逵怎么能让他去涉险,他死死抓住李俊的臂膀,李俊卯足了力气也甩脱不开。

    短暂拖延的时间,终于让李俊的头脑清醒了过来。

    他现在是什么身份,不是虚拟游戏,也不是冲锋陷阵的小兵,他可是大唐太子。

    偶尔冲出来过过瘾还行,总要抢先冲锋,底下官员的小命还要不要了。

    他的眼前掠过为他牺牲的娃娃兵,沸腾的热血,终于慢慢冷却了下来。

    “好吧,你带队去,一定要注意隐蔽!”

    李俊终于能老老实实的呆在盾牌后面了,姚逵这才放了心,征调了一批盾牌手,挡住渐渐集合的突击小分队。

    唐军有诡计,吐蕃军人也不是傻子。

    尤其是狗急了能跳墙,人急了劲头也不小。

    现在可是吐蕃军人生死存亡的关键时刻,全部的神经都跟着调动起来了,智慧系数那是蹭蹭的往上涨。

    战场上已经安静了好一会了,姚逵调集兵马的响动,被吐蕃军人察觉,虽然他们自知无力对抗,可死到临头,当然能坑一个是一个了。

    队伍重整完毕,姚逵指示大家检查弹药,就在这时,嗖嗖几声,从仓库的断壁残垣之中,竟然放出几支冷箭。

    咻!

    一支箭拖着诡异的曲线,正向盾牌边缘飞过来,姚逵只觉左肩一阵酸痛,低头一看,原来是吐蕃军人射出的箭,擦着铠甲挑穿了他的皮肉。

    疼痛越来越剧烈,身边的将士马上凑过来,姚逵忍着钻心的疼,咬牙示意别说话,小心惊扰敌军!

    接受指示,士兵们只能关切的看着他,再也不敢发出一点声音。

    从盾牌的缝隙里,姚逵窥见了李俊担忧的表情,他艰难的点头,让他放心。还好,只是被箭尖扫了一下,并没有大出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