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唐军变装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古儿科米达也不是吃素的,现在带着这两个小娘子,以后也就甩不掉了。

    她这次跟随唐军,全是为了行刺吐蕃赞普。

    如果不是有这个念头撑着,她早就投缳自尽了,还用得着她们跑过来伺候。

    这些有可能拖累自己的人物,就是再可怜,她也不能接收。

    她更加沉下了脸,对姚逵表明了心迹。

    “姚将军,我现在早就不是可敦了,也不需要奴婢伺候,两位妹妹一路走来也十分不易,还请姚将军还她们自由。”

    要什么自由身啊!

    可敦真是越来越会开玩笑了。

    在这个混乱的地方,孤身女子的处境要多危险,有多危险,没人保护,根本不可能有好活。

    “可敦,您就收下我们吧!我们保证老老实实的,用心服侍您!”

    那个胆大的女子,急迫的拉住古儿的袖管,妄图唤起她的同情。

    然而,复仇者的决心已定,根本不可能动摇。

    古儿甩开了她的手,故作愤怒的说道“各自安生就是最好,不要再来烦我!”

    说完,她就猛地关上了房门。

    力度之大,差点扫到姚逵的鼻尖。

    他缩了缩身子,遗憾的将二位女子送了回去。

    看来,她们的出路,还得另找了。

    两个小娘子,刚刚找了条活路,瞬间就破灭了,自然不能饶了他。

    哭哭啼啼,叽叽歪歪,不停央求,可姚逵能有什么办法,总不能让他把她们都收了房吧。

    说来,在大唐他也算是第一风流公子了,可他志不在此,实在是不喜欢这吐谷浑的女子。

    再者,他那个钢铁一般威严的老爹,也不可能让他收编异族女子。

    他只能好言好语的劝着,承诺给她们另想办法,总算把哭闹的二人给安抚住了,这才得以脱身。

    刚一出房门,还没走几步路,就看到太子李俊的身影,匆匆走了出来,远远的也看到了他,马上朝着他的方向走过来。

    “古儿睡下了吗?”

    李俊热情的看着姚逵,后者显然没有受到他的情绪感染,一脸懵逼的应道“应该还没有。”

    李俊拍了拍他的肩膀,喜道“走,过去找她!”

    在路上,李俊简要的将自己的想法说给姚逵听。

    姚逵听了连连称赞,这事要是成了,勿齐秃还不束手就擒。

    屋里的古儿简单擦拭了身子,已经摊开了被褥,准备入睡,忽而听到门外一阵说话声,赶紧穿好外衫,守在了门前。

    笃笃笃……

    敲门声果然响起,古儿静候了片刻,拉开了门栓。

    门外,李俊和姚逵善良的小脸,出现在眼前。

    “可敦,有要事相商。”

    古儿让开身子,两人赶快踏了进来。

    一进门,李俊就扫了一眼梳妆台,果然看到各种女子的香膏香粉。

    有它们就够了。

    李俊搓搓手,直抒胸臆“可敦,我想借你的香膏朱砂一用。”

    一个大老爷们,要这种东西做什么。

    古儿看了一眼桌上摆着的各色妆品,说实话,这些东西就连她自己都好长时间没有用过了。

    天天挨打,哪还有心情化妆。

    “太子要这些东西何用?”

    李俊走到妆台前,拿起一个乌木盒子,打开一看,果然是朱砂膏。看着还挺油腻的,应该能直接用。

    “没什么,你不是想祸害吐蕃吗?”

    “用这个给我的战士打扮一下,化妆成吐蕃人,你看行不行?”

    李俊笃定,面前的女人,和自己的理想是一致的。朱砂盒子放在手心里,转了几转,十分随意。

    古儿被他看得心里毛毛的,伸手捂了捂脸,说道“既是如此,太子殿下随便用。”

    嘶,我没听错吧。

    这个刚强的女人,她的声音听起来竟然有几分娇嗔。

    刚才在殿堂上,她不是这样似的啊!

    女人真是善变。

    “一会还要可敦帮帮忙。”李俊在脸上比划了几下,古儿意会,去净了净手,准备帮唐军化妆。

    几人一番忙活,唐军黑中泛红的脸色,稍白的眼圈就都扮好了。

    大非川边缘,永嘉仓内。

    吐蕃监军数着仓里所剩无几的粮米,额上的皱纹都杠成了一条一条的。

    “你说,这仓里的粮食连二斗都凑不齐,上面追究起来,我们怎么办?”

    “你着什么急!将军已经说了,吐谷浑部的粮草就要送到了,到时我们不就交差了。”

    “你瞧瞧外面!”

    两人蹲在粮仓门口,巴望着门外,非常不屑。

    仓库大营以及附近的小路上,到处晃悠的都是吐蕃士兵,个个急的都像热锅上的蚂蚁似的。

    关于没粮食这件事,两个监军倒是不急,他们两个现在没家也没业的,属于一人吃饱,全家不饿的状态。

    着急的是外面这些狼兵,自从昨夜他们赶到这里,那脸就黑的跟锅底似的。

    两个监军又是端茶又是倒水,忙活了一通,也没换来他们一个笑脸。

    早知如此,就应该给他们的水里吐两口唾沫才是。

    这些士兵的怨气也是可以理解的,他们从勿齐秃部出来的时候,就没吃几口饭,原以为,到了正宗的粮仓,总能混一顿饱饭吃。

    没想到啊,没想到,仓库也没有余粮啊!

    等于白白多饿了一天,现在早就是前心贴后背了,再这么下去,都该啃树皮了!

    两个监军忙里忙外,士兵们的闲话,也听了不少。

    看来,前方的战事进行的很不顺利啊!

    如果不是前两天吐谷浑部回了信,通知会送粮过来,勿齐秃的部队就要彻底断粮了。

    据那些士兵们说,军队临时仓库中的粮食,比这里的也多不了多少了!

    急!急!急!

    勿齐秃收到来信,一听说有粮食,一刻也没有耽搁,立刻派人过来押送。

    什么诡计陷阱也都顾不上了。

    今早太阳升起来以后,吐蕃士兵们就急不可耐的绕着小山包巡逻,不时跑到山顶上遥望远方,恨不得那些粮食能飞到他们身前。

    日上中天的时候,几个汗流浃背的士兵,从山顶一溜小跑的奔下来,等到了仓库院子里,连气都喘不上来了。

    “来了,粮食来了!”

    “快,兄弟们跟我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