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四章 自告奋勇的间谍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可敦不妨仔细说说。”李俊看着古儿的眼睛,从容说道。

    “太子可以把我送给吐蕃。吐蕃赞普并不知道我还活着,自从吐蕃统治伏俟城以来,已经换了好几个守将。我就在他们之间流转,从来也没有跨出过这座王城半步。”

    古儿的声音颤抖着,多少年的坚持隐忍,心酸苦楚都在其中。

    “你的意思是?”

    “吐蕃境内尚有不少吐谷浑贵族,这些人对我的生死还是很挂念的。如果太子殿下把我送还给吐蕃,他们一定乐于接收,到时候,我怎么做,就是我自己的事了。太子殿下只需听我的好消息。”

    她说完就一动不动的,等待着李俊的答复,她料想,这位年轻的主将,一定愿意冒这个险。

    李俊想了想,终于明白了她的意思。

    原来,古儿科米达是想去做刺客!

    护送敌国贵族妇女返回故地,这是古代,尤其是在大唐朝存在的这个中古时代,通常的惯例。

    几个相邻的国家互掐,胜负都是常有的事,这些王公贵族打仗的时候,一般不会携带自己的老婆孩子。

    都是把他们安置在安全又稳定的大后方。

    但理想是美好的,现实是残酷的。

    一旦战败,这些家眷也就被敌军卷包烩了。

    留着这些贵族家小,对于己方来说,可以说是作用巨大。

    可以用他们要挟敌军,让敌军不敢造次妄动。有点姿色的贵族女子,更是凌辱的对象,以后,若是两方义和,护送家小返回故乡,也是可以商谈的一个条件。

    如果吐蕃境内当真还有吐谷浑的贵族生活,这些人想要迎回王后也是极有可能的。

    对于吐蕃来讲,收了这个女人,自己也不吃亏,还可以安抚境内的吐谷浑旧部,让他们死心塌地的跟着自己干。

    李俊冷静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古儿也没再废话,抓紧时间回去休息。

    毕竟,唐军可是要赶路的,她必须要保持良好的体力,才能跟住他们。

    这些年被关在王城里,不是被人糟蹋,就是挨打,身子骨早就废了。

    等到她走了,武延宗才走到李俊身边,吐露心思。

    “殿下,她是不是想去刺杀吐蕃赞普?”

    第六感全无的姚逵,闻听此言,眼睛瞪得浑圆,叫道:“真的吗?”

    “我们不管她究竟想做什么,既然她想去吐蕃,就尊重她。”

    “可是太子殿下,这个时候送她过去,说不定就是去送死啊!”

    “你们看看她那一身的伤,复仇才是支撑她活到今天的信念,既然她执意如此,我们应该成全她。”

    “勉强劝她放下仇恨,好好生活,说不定她一出门就抹脖子了。”

    李俊打起手掌,在脖子上划了一下,吓得姚逵打了个激灵,要是这样,还是先带着她走吧。

    大不了,路上再劝劝她。

    结束了古儿的小插曲,李俊该忙正经事了。

    武延宗将伏俟城的储备清单奉上,李俊扫了一眼,停在粮食一行。

    稻、谷、黍各种口粮算在一起,足有十万石!

    我去,吐谷浑竟然藏了这么多的粮食。

    他忽然想起来,刚才看过一封信,是吐谷浑守将向吐蕃赞普汇报情况的。

    信里面就涉及到了伏俟城的粮食储备。

    他在桌案上不停翻找,一些没用的书信,都飘落到了地上。

    李俊心里这个悔啊,早知道刚才看的时候,就把书信按年月日编号了。

    不是,不是,都不是。

    这张也不是,那张也不对,到底是那一封信来着。

    李俊捶胸顿足,手底下纸片乱飞。

    掉的毡毯上到处都是,桌案上一片一片的掉,姚逵一张一张的捡,突然他叫道:“殿下,是不是这个?”

    李俊赶紧接过皱巴巴的纸片,对,就是这个。

    在这封年初写给吐蕃赞普的贺信中,亿斤还在向赞普哭穷,声称吐谷浑存粮不足一万石,请赞普垂怜,稍微赈济一下。

    当然,吐蕃赞普并没有搭理他的请求,但现在看看这座王城里的十万石粮食,就知道亿斤也在欺骗吐蕃。

    亿斤囤积这些粮食,究竟是为了什么,李俊也不想再追究了。只是,这些粮食,再加上勿齐秃催粮的信件,让一个妙计应运而生。

    “你去把那些吐蕃俘虏的衣服剥下来,尽量要多。”

    姚逵一听,赶紧拢住了自己的衣裳,剥衣服?

    太子殿下要做什么?

    感觉不太妙啊,好像是什么不可告人的事情。

    “你这是什么眼神啊,准备五百件军服并铠甲,快去!”

    “好好。”

    姚逵赶紧下去完成任务,李俊暗笑道:勿齐秃,你以为就你会用间谍,老子就不会了吗!

    衣服都准备齐了,李俊想到唐军兄弟那黑黄的面容,总觉得是差点什么。

    肤色的差异是个很大的破绽。

    还记得上一次,李俊就是通过肤色上的差异,捉住吐蕃谍者的。

    如今,想要反其道而行之,唐军的这张脸,也得改改样子才行。

    他忽然想到一个人……

    托唐军的福,古儿今天不用再去柴房里蜗居了。

    姚将军最是怜香惜玉,李俊派给他这个差事,正是合了心意。

    他在城里的几间厢房里寻了一圈,找了一个面积最大,看起来最气派的,安排给了古儿。

    并且在她入住之前,就吩咐了侍卫打扫干净,还送来了温热的清水。

    他忙前忙后,不一会又拉来了两个吐谷浑小娘子,敲开了厢房的门,殷勤说道:“可敦,这两个奴婢,以后就跟着你了!”

    古儿认识她们,原来都是国王的姬妾,自从被吐蕃俘虏,也是受尽了委屈。

    同是天涯沦落人,她怎么好意思再使唤她们。

    她扶住房门,婉拒道:“我现在也没这么金贵,能够自己照顾自己,唐将且让她们回去吧!”

    “可敦,我们愿意照顾您!”两个女子一听就急了,眼泪说着就掉了下来。

    “您是不是嫌弃我们?”古儿板着脸,似乎很不高兴,一个女子上前,连忙试探。

    要知道,现在只有跟着唐军混,她们这些小可怜,才有活命的可能。

    只要跟着古儿,就等于跟着唐军,姚逵挑上了她们,不管乐不乐意,都不能放过这个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