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三章 断粮了!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城门楼里不高的楼梯,他们刚走到一半,就被楼下一群吵闹不休的将士给阻住了去路。

    几个唐军想要登上城楼,李俊想下也下不去,回去,他又不想看到亿斤可怕的死相。

    他被拦在半道上,是进也不能进,退也不能退,很尴尬啊!

    几个兵士押着一个中年人气哼哼的走了上来,李大太子没办法了,只能退回到平台上,检视着这个被押解的人。

    一个小兵怒道“太子殿下,抓到一个吐蕃贵族,还穿着我们的衣裳,想要逃出去!”

    吐蕃人,怪不得看他走路怪模怪样的,原来是穿不惯这身衣衫。

    “怎么回事?”

    架起双肩,小架子摆起来,李俊严肃说道。

    “太子殿下请看。”小战士大步走到李俊跟前,把他缴获的东西呈了上来,得意洋洋的样子,仿佛他立下了头一等的大功。

    那是一个炸弹,还是没爆炸的!

    就在小兵的手里,李俊仔细的检查了这个没爆的哑弹,白麻线缠制的引信只烧了一半。

    原来是没点着!

    “做得好!”

    李俊在袖袋里摸索了一阵,解下了一串铜钱,赏给小兵。

    那小兵本就等着得赏呢,赶快笑嘻嘻的接下了。

    李俊是真心想奖赏他,别看这就是个哑弹,可要是被这个吐蕃贵族给送了出去,交到了勿齐秃的手里,他不就泄密了吗!

    炸弹的制作工艺,如今可是大唐军营里的头号机密。

    这次多亏了几个机灵的小兵,从今往后,他李俊的军营里,就连一只大唐的苍蝇,也别想飞出去!

    吐蕃贵族交到了姚逵手上,他们几个带着这个垂头丧气的倒霉蛋,返回了吐谷浑王宫。

    李俊颁下命令,唐军就在积石山谷地安营扎寨,所有的伤兵,转移到王宫里暂时休养。

    最体恤下属的大太子李俊,居然让将士们去山凹子里吹冷风,自己住到王宫里享福。

    在大唐朝人的思维里,这没有什么难以接受的。

    李俊贵为太子,本来就应该住在宫殿里,他们还嫌弃吐谷浑这个宫殿太简陋了,配不上大唐太子。

    而他们这些普通士兵,有帐篷住就不错了。

    更何况,李俊已经安排伤兵住进了王城,对于他们来讲已经是恩德了。

    众将士老老实实的将帐篷重新扎起来,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但从现代人李俊的角度看去,其实这样做是有些不近人情的。

    战士们也一样是喝白水,吃粗粮长大的,还刚刚为大唐拼死拼活,现在,身为主帅和大唐太子的他,就让这些勇士在寒风中住帐篷,这是人干的事吗!

    可是,李俊也是没办法!

    这座王城,面积实在狭小,大唐十几万的官兵,根本住不开。

    再加上,不要把鸡蛋都放在一个篮子里,这也是一个大家都明白的道理。

    身在别人的地盘,周边的形势还都不确定,也不知会不会有残余的败兵打埋伏。

    如果让唐军全部收缩到王城里,到时被吐蕃人反包围了,这可咋整。

    战事已经彻底平息,打扫战场的老三样,照样上演。

    掩埋将士,收缴辎重,掩埋火烧痕迹。

    这件事将士们也不是第一次干了,不必李俊再废话,全都驾轻就熟,从容的忙活开来。

    李俊的面前摆放着亿斤和前方勿齐秃部的通信,已经被他仔细阅读了一遍。

    进入这座殿堂之后,他首先就命令众人搜检这些书信。

    功夫不负有心人,还真就让他找到了。

    吐蕃人粗狂,办事也没有什么章法,这些秘密通信,就随意的放在王庭的一个多宝格里。

    只要是个人,就能随意翻看。

    通过这些书信,可以看出,伏俟城这边的守卫之所以这样松懈,那是因为勿齐秃已经把得力的守将都调到前线,对抗唐军去了。

    至于这个亿斤,本就是吐蕃贵族之中,吊车尾的存在,全无志气谋略。管事的人都走了,剩下他一个,当然是能享受就尽情享受了。

    精明的勿齐秃百密一疏,竟然将自己的后部交给这么一个窝囊废,看来,他十分自信,认为自己一定能打败前方的唐军。

    或者说,对他来说,这些掠夺来的吐谷浑旧地,根本就没有那么重要,用不着浪费太多的精力,用心部署防卫。

    最近一封信,就是两天以前收到的,言语之间,勿齐秃的语气已经十分不善。

    看得出来,战事不利,让他的情绪也更加暴躁。

    在这封信中,李俊截获了一个重要情报。

    勿齐秃要断粮了!

    这封信的目的就是勿齐秃在向亿斤催粮。

    看到这封信,李俊喜不自禁,只因它透露出了两个信息。

    其一,吐谷浑这座王城境内,储存了大量粮食。其二,勿齐秃前线吃紧,已经是强弩之末了。

    正在他沉思之时,桌案上放过来一个金碗,李俊正觉口渴,看也没看,拿起来就喝。

    噗……

    这什么味啊,这么骚气。

    又是羊酒,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正在温酒的姚逵,连忙站起身,探问道“太子殿下,太烫了吗?”

    李俊吸拉着鼻子,酒碗推出去老远,艰难的问“有白水吗?”

    “有有!”

    原来太子喝不惯这羊酒啊,以往聚会玩乐的时候,看他酒量不错,姚逵还以为他什么酒都爱喝。

    现在一看,太子厌恶腥膻味,他赶紧把锅里剩的奶酒统统倒掉,换了一碗热乎乎的清水。

    李俊端起来,狂饮几口,漱了漱口。

    他看着这些信件,继续着下一步的谋划。

    “太子殿下!”一直在清点城内剩余储备的武延宗,走近李俊,悄声说了一句。

    李俊抬眼一瞧,古儿科米达就站在殿堂正中央。

    亿斤的尸体,这么快就处理完了?

    “可敦,”到底也是吐谷浑王后,李俊的用语很客气“你想去哪里,我尊重你的意见。”

    “我想跟着唐军走!”古儿的眼神坚定,一双素手,握的死紧,就怕李俊不同意她的想法。

    跟唐军走,走到哪里去,跟他回大唐,还是去前线?

    李俊想来,这个女人心思沉稳,她在亿斤的淫威之下,蛰伏了这么长时间,最后一击即中。

    能做出这样的非凡之举,她的要求肯定不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