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七章 收买吐谷浑旧将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积石山是昆仑山系的支脉,母亲河黄河,绕山向东南方向流去,此处终年云雾弥漫,山巅常年积雪不化,山谷又气候宜人,水草丰美,珍奇动物数不胜数。

    这里已经是吐蕃军团的控制范围,唐军再也没有休息的机会,一路急行军,相关战术,就在马上商量成形。

    唐军尽量掩蔽行迹,将笨重的辎重放在后方,保证它们不会拖累行军速度。

    深夜,积石山边缘河谷地带。

    浓黑的夜色下,一座攒金花大帐之下,大唐太子李俊与吐谷浑大将步落稽相对而坐。

    两人中间是一柄小小火炉,上面放着热气蒸腾的羊奶酒。

    严格来说,这位步落稽将军,可是大唐的仇人。

    他的父亲,就是著名的吐谷浑叛将素和贵。

    素和贵不单出卖吐谷浑旧部,投奔吐蕃,在他的指挥下,彻底摧毁了吐谷浑全境。

    而且,他还曾带领吐蕃军团袭击大唐河源地带,致使三万唐军败绩于此,遭受严重打击。

    虽然,唐军后来胜利复仇,素和贵本人也生死不明。

    然而,在这片吐谷浑旧地,其家族仍然占据着领导地位,势力未受损失。

    吐蕃对吐谷浑旧地的管控,主要以掠夺为第一要务,不为发展。上层一两个吐蕃将军作为总指挥,其下,吐谷浑人的生活,还是由旧贵族掌控。

    而现在,因为前方大非川地带,吐蕃和唐军激战正酣,勿齐秃已经抽调了积石山守卫的将领前去领兵作战。

    故而,在这个地方,短暂的出现了吐谷浑人说了算的状态。

    了解了这一情况,李俊的小心思就开始活动了。

    就算是曾经的仇人又如何,只要能为我所用,助我打胜仗,李俊就是捏着鼻子,也会与他合作。

    这位步落稽将军,细数起来,其实还是李唐的亲戚。

    吐谷浑国境之中,上层贵族其实是鲜卑别种,底层平民则是羌族为主。而这位步落稽将军,他们这一支的人,都是出自鲜卑白部。

    就连他的名姓,都是出自鲜卑语,意为雄鸡。

    李俊身边有唐大眼和骆绎一左一右严密保护,步落稽身后亦有亲兵数名,负责警戒。

    步落稽亲自给李俊盛了一碗羊奶酒,冲天的腥膻浓香,让李俊皱了皱眉。

    “不知大唐太子屈尊到此,所为何事?”

    步落稽得意笑着,仿佛今天他一定会大赚一笔。

    李俊不卑不亢,迎向他不善的打量“我是要恭喜大将军,这次要发大财了!”

    “哦?”

    不只是步落稽,就连他身后的亲兵,一双双虎目都瞬间点亮。

    “拿上来!”

    李俊一声令下,姚逵就带着几个人搬上来两个实木大宝箱。

    看他们摇摇晃晃的样子,可知,这里面的东西可不轻。

    步落稽瞟了一眼那宝箱,似乎明白了李俊的来意,他笑着对他说道“太子殿下,这是何意?”

    宝箱在步落稽的眼前打开,黄橙橙的夺目光彩,瞬时流泻,全是十足十的金铤。

    这份礼可不轻啊!

    步落稽心想,礼物越重,要求越大,风险也越高,这是他那位善于反叛,在周边多个势力之间游刃有余的亲爹素和贵亲口告诉他的。

    如此,这份礼,他还真就不敢轻易收下了。

    他踟躇道“太子殿下,有话请直说!”

    “我想借道积石山。”

    “嘶……”

    步落稽冷抽了一口气,死死盯着李俊,审视着他的神情,此人处于敌军帐中,仍然如同磐石一般,从容镇定。

    不过,他这个要求,实在是让步落稽为难。

    他带着十八万兵马,浩浩荡荡的一支大军,居然想从他这里借道积石山。

    这不就等于让步落稽打开城门,直接把他放进去吗?

    积石山可是吐蕃军团的腹地,战略位置极其重要。前方勿齐秃和唐军的交战情况,步落稽也听说了一些,唐军十分顽强,勿齐秃现在也正焦头烂额。

    李俊想要去积石山的目的,常年在此驻守的步落稽,转转脑袋瓜,也不会想不明白。

    如果把李俊放进去,勿齐秃的屁股可就不保了!

    他心中暗笑,这些年,吐谷浑在吐蕃的侵略下,日子过得可不怎么样。

    以往,他们臣服于大唐,大唐家大业大,地方多的管不过来,对于他们这些降国,一般也就原样册封,让他们自己人管自己人了。

    那时候,吐谷浑贵族的日子可是相当逍遥的。

    吐谷浑所处的地带,可谓大唐腋下的罩门所在,吐谷浑只要老实的守住了自己的领地,不让吐蕃侵扰大唐,大唐自然会好吃好喝的供着他们。

    但凡有战事,只要派人去大唐朝廷哭爹喊娘,大唐就是不愿意也得派兵出来支援。

    步落稽犹犹豫豫,不肯松口,李俊的心也在滴血。

    这两箱金铤,对他来说,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

    东宫到处都是奇珍异宝,太子更是大唐广阔疆域的继承人。

    但是,给突厥吐蕃这些首领送礼,字画瓷器,他们也不稀罕,送什么也不如送金子,银子来的实在。

    李俊明白一个道理,送礼必须送重礼,要让被贿赂的人,无法拒绝才行。

    眼见着步落稽面上的表情渐渐松弛下来,李俊觉得这件事应该有门了。

    且看他沉思片刻,终于笑着说道“吐谷浑愿意和大唐合作!”

    这还差不多,算是个识时务的,步落稽答应了,李俊才赏了个面子,喝掉了羊奶酒。

    这个时候,酒已经有些凉了。

    交易达成,金铤也被抬了下去,步落稽也不是个糊涂人,如果能够给吐蕃找不痛快,吐谷浑乐行其事。

    可他的担心也是显而易见的。

    “可是,我放太子殿下过路,等到勿齐秃回兵,追究起来,我怎么办?”

    “这你放心,我不会让勿齐秃回来的!”李俊自信道。

    这样处理,自然最好。

    如果唐军从背后包抄,勿齐秃就是傻子也会明白,是吐谷浑旧部故意放水。

    一旦勿齐秃返回吐蕃,吐蕃一定会展开对吐谷浑的疯狂报复。

    为了两箱金铤,葬送了奢华的平静生活,这也太不划算了。

    现在有了李俊的承诺,若是吐蕃主将全部战死,步落稽想来,吐蕃朝廷就不会有人知道他暗中勾结大唐的事情。

    他镇守吐谷浑,照样可以继续首鼠两端的幸福生活。

    李俊冷笑着,揣度着步落稽心里的小算盘,心中暗道你放心,我也不会留着你的!

    吐谷浑这块旧地,其重要的战略位置,是不言自明的。

    如果不是吐蕃和大唐都需要它,吐谷浑这些旧贵族也不会有胆量四处要挟。

    但是李俊不会让这样的日子继续下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