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六章 迂回包抄(拜年啦!)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保乐坊阻击战的胜利,让全军将士都精神振奋,他们昂首挺胸,带着十足的自信,奔向大非川。

    这昂扬的精神,对于克服高原反应,也有良好的作用。

    根据现代医学表明,保持心情愉悦,不压抑,减少自我暗示,是初次登上高原的人,克服高原反应的法宝。

    众将士已经适应了高原环境,行军速度大大提升,李俊带领的先头部队,已经和安西都护府派来的副将陈矫接上了头。

    这位早就被吐蕃军人诬陷,战死沙场的军官,其实一直在四处搜寻李俊带领的援军的踪迹。

    等到众人见到他的身影,那些吐蕃谍者的谎言,旋即不攻自破。

    可惜,三个谍者已经见了阎王,要不然他们见到陈矫,说不定也要羞愧的咬舌自尽。

    有了陈矫带路,部队的目标更加明确,李俊也收整了心思,准备迎战勿齐秃。

    就在大军极速前进之时,李俊却被一项奇诡的事物,吸引住了目光。

    沿途道旁的树干上,到处都挂满了人头,一看那相貌就知道是吐蕃人。

    吐蕃人的头颅,一排排的,像串糖葫芦一样挂在树上,本来就够惊悚的了。

    更可怕的是,每个断头之上,还都装饰了长长的毛发。小风一吹,四散飞扬。

    眼珠子一转,李俊仔仔细细的将身边战士们脸上的神色瞧了清楚,他们一个个的经过挂满头颅的大树,照样说说笑笑,毫无惧怕的样子。

    难道,他们经常见到这样的景象?

    一旁跟随的陈矫,看太子殿下的脸色越来越阴沉,心想一准是被这狐尾悬头给吓着了。

    陈矫殷勤解释道“这是吐蕃的风俗,凡是临阵脱逃的士兵,都会被砍头,头上饰以狐尾,以示羞辱。”

    “原来如此。”

    怪不得吐蕃军人作战如此勇猛,原来他们根本没有退路。

    客观来讲,吐蕃的生存环境,是十分恶劣的。

    故而,全民崇尚武力,以战死者为荣,偷生者为耻。

    在尚武精神的背后,同样有严酷的惩罚措施作为支撑。

    战士只有冲锋才有可能活命,后退无门,送死有路。

    看来严刑峻法之下,照样也挡不住逃兵的步伐。

    李俊望着一排排的人头,这些断头脸上的表情,没有半分惊恐,只剩深深的自责,耻辱。

    这也从一个侧面说明,前方唐军的阻击还是很顽强的,让雄心勃勃的勿齐秃,根本无法靠近甘州半步。

    逃兵也成群结队的出现。

    马步不停,李俊问道“前方战势如何?”

    “太子殿下,局势虽然艰难,但我军仍然坚守甘州阻击吐蕃,丝毫没有放弃!”

    “好!好!好!”

    陈矫坚毅刚强的面容,沉静的话语,给李俊打了一剂强心针。他连叫了三声好,心中充满了对安西将士的敬佩感激。

    “太子殿下,都护牛师奖有一计抗击吐蕃,不知当否。”

    “快说来听听。”

    别管对不对,牛师奖肯动脑筋打仗,都是值得鼓励的。

    “牛都护想,太子殿下可否绕到积石山附近,从后方截击吐蕃。”

    迂回包抄战术!

    牛师奖居然会想到这一招!

    李俊立刻就把牛师奖所谓的从后方截击之术与现代战争中成熟的迂回包抄战术对上了号。

    如果能用,此计真乃釜底抽薪的战术。

    李俊也曾经想过绕过勿齐秃主力,把他包了饺子。

    想到前方苦苦鏖战的都护府将士,他又下不了决心。

    他们已经支撑了二十余日,战损严重,自己带着数量庞大,装备精良的大军,不赶快去支援,还向后包抄,实在说不过去。

    现在既然牛师奖有此意,他立刻定下了心意,与陈矫商量战术。

    李俊回忆,积石山在今青海境内,山体乃红色砂岩,周围水草茂盛,牛羊蓄积,景色怡人。

    当然,这一区域,现在实际控制在吐蕃手上。以前它属于吐谷浑的旧地。

    陈矫熟悉这一片的布防,他即刻指出,目前由勿齐秃指挥的吐蕃大军,几乎是全线压上,屯兵大非川,猛力攻击甘州,妄图切断陇右道的狭长通道。

    从而将安西都护府和大唐内陆的联系彻底断绝,逐渐蚕食大唐在西域的控制范围。

    这也就是说,作为一处战略要地,积石山附近的守备,相对松懈脆弱,正是唐军此战的突破口。

    一切都取决于前线的安西都护府兵,能不能拖住勿齐秃的主力。

    战士们奋勇向前血流成河的场面,几乎就在眼前,猛烈的阳光照射着大地,让李俊也感到一阵阵眩晕。

    他舍不得让唐军兄弟继续血战,可也不想甘州失守,现在他们仍然在河州境内,如果要改道,正是时机,否则逡巡不前,定会延误战机。

    李俊当即决定,迅速改道,前往积石山,从吐蕃守军后方斜插,搅他个天翻地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