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三章 首战告捷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就在唐大眼的身后,狡猾的囊巴,正在逼近。

    自从唐军冲上来之后,他就一面抵挡,一面四处张望,寻找退路。

    人家都是一致向前,唯有囊巴逆人流而动,他且战且退,误打误撞,竟然来到了唐大眼的身边。

    囊巴胆小如鼠,心思也和阴沟里的耗子一样,险恶无比。

    自顾尚且不暇,一眼瞥见了唐大眼落单,立刻挥刀向下,刀锋之快,甚至都没有发出多余的声音。

    混乱之中,唐大眼只感到身后一股劲风扫过,凭着卓越的战斗直觉,他反身一顶。

    杠朗朗!

    铁器相击的声音,凌空而出。

    唐大眼处于低位,十分不利,他咬紧牙关,青筋暴突,奋力抵抗着来自战马之上的囊巴的攻击。

    囊巴的宝刀,正好抗在唐大眼的铁锤球心处,也甚是不稳。

    唐大眼稳住脚跟,努力扭转身子,与囊巴正面对抗。

    囊巴毕竟占据空中优势,很快他的宝刀就渐渐压了下来,眼看就要戳到唐大眼的身前。

    他大叫道:“唐贼,纳命来!”

    他的鬼吼鬼叫,瞬时吸引了其他人的视线,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嗖嗖几声飞过,囊巴的喉咙处就爆出一个巨大的血洞。

    手里的宝刀瞬时下落,囊巴两眼圆瞪着,从马上跌翻下去。

    “娘的!你小子还知道救我啊!”

    瞧见那熟悉的血洞,唐大眼立刻意识到,是骆绎出手相助。

    废话少说,先夺了囊巴的战马,飞身跃上,总算夺回了主动权。

    唐大眼目睹着眼前这一片尸山火海,心情更加兴奋。骆绎执马上前,与他并肩而立。

    却在这时,一个熟悉的身影掠过二人眼前,正是吐蕃小相骨碌,这条大鱼可不能让他溜了!

    碉楼上方,正对着战场,太子李俊迎风伫立,为了此战必胜,他还特地在铠甲外系了一件朱红披风。

    夜里狂风一卷,披风飘扬,甚是威武。

    眼见着战势顺利,唐军的伤亡也极少,李俊心情更加激荡。

    脚踹在碉楼围栏的砖石块上,他发动目力,希望能够看到更远处的战势。

    忽然,一抹异样的景象,映入眼帘,虽不甚清晰,但李俊仍能分辨,在厮杀成一团的战阵当中,十来匹战马,竟然冲出了包围圈,向着战场相反的方向奔去。

    李俊站在碉楼上,根本看不清他们的面容,可那十来匹战马奔突的架势看来,被拥在中间的人,一定是吐蕃主将。

    你大爷的!

    战士们还在拼命,主将竟然想弃阵而走!

    关键是,似乎还没有人察觉到他们的异动。

    这一刻,他无比怀念意大利的好儿郎,伽利略先生。

    这他娘的这要是有望远镜就好了!

    在他的身边,姚逵、武延宗一左一右,护卫着他。

    李俊急的哇哇大叫,唐大眼呢?骆绎呢?

    手机有没有?

    对讲机有没有?

    一个都没有!

    站在碉楼上,他就算喊破了喉咙,唐军也不会听到他的呼喊。

    武延宗和姚逵看到他的异动,连忙两面夹击,拦住了他。

    李俊奋力挣扎,叫道:“你们拉着我做什么!快放手!”

    “太子殿下,您可不能冲动啊!”

    “是啊,我这就去吩咐传令官,把他们追回来!”

    “我冲动什么了?你们说的什么胡话!”

    李俊的精神稍稍收拢了些,他低头一看,才发觉自己的一只腿都已经跨出了围栏,整个人等于是骑在了砖块上。

    我什么时候骑上去的?李俊心中疑惑,都是急糊涂了,完全没有一点印象。

    他讪讪的收回脚,武延宗见他恢复了平静,马上就要奔下去报信。

    却在这时,远处包围圈中,一队唐军突出重围,顺着吐蕃主将逃跑的方向,纵马狂奔。

    终于有人追上去了!

    而那人,正是已经斩获了数十敌军首级的首将,唐大眼!

    虽有土炸弹助阵,但因为数量有限,这场战役仍然持续了很长时间。

    等到佛晓来临,这场保乐坊阻击战,终于以唐军大胜告终。

    伴着初生的太阳,李俊从碉楼上走下来,卸下了一夜的紧张亢奋,开始指导将士们打扫战场。

    战阵上硝烟弥漫,到处都是战士们的断肢尸块。

    这样惨烈的情景,李俊还是头一次见识。

    他强忍着内心的惊恐不安和不断泛起的干呕,镇定的走在战场上。

    首先是收拢剩余的辎重,只可惜,这次骨碌是私自出兵,轻装掩袭,根本没有携带多少粮草。

    李俊撇撇嘴,自觉这一仗是打亏了。

    负责收拾战场的唐军,正在把那些尚算完整的尸体,一个一个抬走,顺便剥下他们身上的铠甲。

    有效利用剩余价值,也是古代通用的准则。

    尤其是吐蕃军团使用的战甲,更是弥足珍贵。

    虽然这些战甲无法阻挡土炸弹的攻击,但是一般的冷兵器也很难突破它们。

    唐军的明光铠亦精良无比,可大唐的国境线实在太过漫长,可以说是四面御敌,铠甲再多也禁不起造啊!

    吐蕃军团历来以骁勇善战著称,战甲更是做工精细,成套装备,是唐军的良好补充。

    虽说吐蕃军团拥有的战甲数量远不能和唐军相比,但相对于四处作战的唐军来讲,吐蕃的假想敌只有大唐。

    多年以来,吐蕃以挑衅唐军为第一要务,战甲的损耗率极小。

    收拾好了铠甲,能用的手持兵器也收缴干净,接下来,就是正宗的打扫战场活动了。

    战场上飘散的淡淡硝烟味道,提醒着李俊,一定要掩盖火药的痕迹。

    他即刻命令众人,不停翻土,一定要把过火的焦黑土壤重新翻一遍,争取不暴露一点痕迹。

    于是姚逵等人扛着土铲,在这一片面积广大的战场上,翻整土地,犹如播种的农夫。

    自从穿越以来,李俊就时刻提醒自己,不能把古代人都当成白痴。

    他一直谨慎行事,唯恐行差踏错,这次出征,他也是做足了准备,土炸弹的配方和制作工艺,一定要牢牢攥在大唐的手上。

    李俊走回大帐,回想此次战役的部署。

    据长期驻守保乐坊的监官讲说,眼前这座海拔大概00米的小土丘,俗称雀儿堡。

    以其形状神似麻雀的窝而得名。

    李俊环顾四周,见保乐坊方圆一公里以内,除了这个雀儿堡,再没有适合兵士打埋伏的地点。

    再加上它又是一处小小的高地,如果有吐蕃军团来犯,他们一定会抢占这个地方。

    于是,趁着吐蕃军团还没到来,他就率兵先行埋伏在这里。

    苍天不负有心人,半天没过,吐蕃小相骨碌就奔袭到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