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 保乐坊阻击战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骨碌带领500猛士先行打头阵,通过突击的方式给后面的大部队作掩护。

    其真实目的是,让100人左右的破坏小分队,冲进保乐坊,打开木栅栏,放出战马,给唐军制造混乱。

    经过这一轮的骚扰战,再分批派出后续部队,反复冲击保乐坊守军,利用纷乱的局势,劫掠战马而去。

    应该说,这样的战术设计是没有错的。

    唐军爱惜战马,必不敢全力迎战,而突厥正可以利用唐军有所保留的心态,劫夺成功。

    保乐坊中,战马嘶鸣踢踏的声音,依稀传到树林这边,吐蕃将士的心绪更加骚动。

    “将军,我们等不及了!”

    一个年轻的吐蕃猛士吵嚷道,其余的将士纷纷附和。

    心意已定,骨碌调转马头,激动的看着这些一路跟随自己的将士。

    颇为动情的说道:“勇士们,目标就在前方,跟着我冲吧!”

    啪!

    啪!

    啪!

    象征吐蕃高官身份的象牙拢套马鞭,呜呜抽起来,发出清脆的声响,挥鞭一指,众将士即刻列队,冲出树林屏障。

    风声呼啸,战马惊鸣,土丘近在眼前,吐蕃将士自信满满,狂奔而去。

    顷刻间,保乐坊两边的碉楼中,点点火光渐显,又一刻,火点连接成片,冲天火光,照亮晦暗黑夜。

    冲在最前面的骨碌,手里一紧,胯下的赤电马马头一低,忽悠停住。

    这什么情况?

    骨碌独自出击,根本没有知会任何人,保乐坊为何早有防备。

    囊巴跟了过来,眼见火光越来越亮,唐军的呼喊声也渐渐浮现。

    “杀!”

    “杀!”

    唐军震天的呼喊,伴随着隆隆战鼓敲击的声音,惊天动地。

    囊巴本就不坚定的内心,迅速动摇,他静悄悄的退后,正欲调转马头,略一回身,骨碌的大掌就擎住了他。

    “哪里走!”

    “将军,我只是想查看后方的情况。”骨碌狰狞的大脸就在眼前,囊巴的谎话脱口而出。

    “骗鬼,你小子休想逃命,都给我往前冲!”

    骨碌紧紧揪住囊巴的头发,疼得他是龇牙咧嘴,嗷嗷乱叫。

    那些原本想要追随囊巴脚步,掉头就跑的兵士,果然止住了行动。

    久经沙场的骨碌知道,面对围堵,只有猛力向前,孤注一掷或许还能冲出一条血路。

    仓皇后撤,只能一败涂地。

    “保乐坊中唐军不多,兄弟们跟我冲锋!打散他们!”

    “冲锋!”

    在骨碌混沌的脑袋里,只剩下这一个念头。

    然而,李俊不会给他一丝生存的希望。

    就在前方,骨碌心心念念的土丘之上,猛然窜出无数人影,呼喊着必胜的口号,从土丘上俯冲下来。

    吐蕃军人本就是孤军深入,眼见唐军犹如天兵天将,从天而降,吓得脚底下直打哆嗦,连马缰都攥不住。

    更令他们胆寒的是,直奔他们射来的一片片箭雨!

    砰!

    砰砰!

    箭簇一旦接触到吐蕃士兵的人身,就立刻炸开,不止炸裂了士兵,就连他们身下的马匹,以及周围十步以内的士卒也都被炸飞了去。

    吐蕃军团立刻陷入大乱。

    他们乱了,站在碉楼上观察战势的李俊却乐了。

    看着火球一个一个射出去,吐蕃兵团的人,是一群一群的倒下,李俊得意极了。

    一时之间,哭喊声震天,词词句句,全是李俊听不懂的语言,他知道,那是吐蕃军团在哭爹喊娘。

    管他娘的!

    叫他们犯贱!

    这用来带箭发射的火球,可是李俊的最新发明。

    他早就察觉到了手持炸药的弊端,射程太近。

    就算臂力再好的青年,手持炸药的攻击范围也不过是五十米左右,只能近身防御。

    只需把这些炸药稍加改装,装在弓箭上,那个威力可就不一般了。

    第一轮的火药战结束,唐大眼命令唐军立刻出击,他们从土丘上俯冲而下,迅速冲入敌阵。

    “冲啊!”

    “得敌军将领首级者,奖爵位一级!”

    他叫着口号,第一个冲了出去,混入敌阵,上去就是一顿砸。

    跟在他身后的骆绎,铠甲之中,仍是一身白衣,在黑黢黢的战阵中,显得格外风骚。

    唐大眼的粗腰上,缠了一圈炸药,丁零当啷的。这还是李俊教给他们的使用方法,号称随身携带,随用随拿。

    只是,这炸药对于勇猛无敌的唐大眼来说,还真叫一个累赘。

    他惯常使用双锤,如今,一手还得腾出来投弹,一手执锤,乌金钢特制的流星锤,耍起来都不威风了。

    一群犹如惊弓之鸟的吐蕃将士,为了躲避火球,猛冲猛撞,来到了唐大眼跟前。

    好家伙,他们这是自己找死!

    唐大眼把大锤从一个士卒的身上拔起来,反手一轮,一排兵士的身体就像涨开的气球一般,瞬间瘪了下去。

    啊噗!

    几口老血,喷了唐大眼满身满脸。

    他连擦都来不及擦,便又踏入战局。

    嘶嘶……

    啊啊啊……

    空旷的草场上,骏马嘶鸣,人声吵嚷,哭喊声,呻吟声,声声入耳。

    唐军的箭簇还在不停射过来,被箭簇命中的吐蕃兵士,瞬间爆裂,燃起的火星子,跳到身边的士卒身上,顷刻间,点燃了战甲之下的衣衫。

    兵士们嚎叫着,脱下战甲,企图扑灭身上的火苗。

    他们惊慌失措,全无防备,正给手痒的唐大眼送来了可乘之机。

    燃着猩红双眼,卷起巨锤,唐大眼跨于马上,照着他们的脑袋瓜子就轮了下去。

    士卒们犹如木桩子一般,扎进泥土里,再也站不起来。

    正在他杀红了眼的关键时刻,身边响起轰隆一声,顿时黄土冲天,一声嘶鸣,勇猛无敌的混世魔王唐大眼,竟然被掀翻下马!

    他定睛一看,就在离他不足一丈远的地方,三个吐蕃士兵穿成串接连倒下。

    在他们的脚边,是还未燃尽的炸弹火球。

    “他娘的!”

    这帮小崽子,往谁身上扔炸弹了!

    举目四望,根本找不到误扔炸弹的士卒。也许就连这个战士自己都不知道,他手里的炸弹竟然扔到了主将的身边。

    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这些将士并没有进行过系统的投弹培训,仓皇上阵,乌龙投弹经常出现。

    然而失去战马步卒征战的唐大眼,却陷入了危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