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 桓彦范的劝说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在李俊身边,是同样意气风发的姚逵和武延宗。

    姚逵那是李俊的铁杆,不用他发话,李显也会让他跟着儿子,好歹也照顾一下。

    而武延宗则是主动请战。

    用他自己的话来说,就算要把安乐公主硬塞给他,他也得立个功绩才行。

    他多年隐居,不涉朝政,突然之间,就让他迎娶公主,做驸马都尉,就算朝廷里的大臣们不说什么,他自己也觉得没有面子。

    不过,令李俊感到好奇的是,武延宗居然没有坚决反对这桩亲事。

    要知道,安乐公主李裹儿的威名,那在李唐一朝可是传播甚广,相当彪悍。

    就算她现在声称要回归正途,贤良淑德,李俊相信,以武延宗的智慧,他也不会轻信。

    个中缘由,只能意会也。

    前方,已经准备好一切的李多祚,一声令下,大军开拔。

    因为还在洛阳城内,军队行进的速度不快,李俊在马身上摇摇晃晃,养精蓄锐,等待着即将开始的急行军。

    按照他早先的计划,炸药已经运抵洛水驿馆附近,就等着和大军汇合。

    姚逵曾建议,炸药可以先走水路,直奔甘州,不必和他们汇合,洛阳城以西,水系发达,航运便利,这样就可以节省不少时间。

    但李俊坚决不同意。

    他坚持炸药和他们一起走陆路,由他自己亲自监督,运往战场。

    兵贵神速的道理,他不是不懂,只是,比起这一点点节省的时间,炸弹若是受了潮,上战场点不着。

    让大军一溃千里,那可不是闹着玩的。

    而这时,稍稍在后面一点,以示恭敬的武延宗,慢悠悠的说道“殿下,为何选中延宗与公主成亲?”

    这是武延宗一直埋藏在心底的疑问,他一连想了好几天,就是想不出个答案。

    李俊呵呵一笑,他早就料到,武延宗是一定要把这件事弄明白的。

    他总不能和武延宗说,为了改变历史进程,阻止李裹儿和武延秀结婚,我才拉你来挡枪吧。

    他只能发挥演技,展现自己无限的真诚,笑道“延宗啊,这件事你不必多想,是公主想要嫁给你的。”

    于是乎,李俊就把李裹儿的心意,一五一十的说给武延宗听。

    他心中坦然,为了拉住无辜的武延宗上他们这条贼船。李裹儿一定不会介意他多嘴多舌的。

    再说,他已经为李裹儿说了许多好话,尽量把她描述成一位多情又娇蛮的小娘子,这以后,她和武延宗,若真能情投意合,她还得感谢自己。

    看武延宗略有些阴沉的脸色,李俊也觉得,他应该是不信。

    不过,这又如何,男子汉大丈夫,这点小事,不会放在心上的。

    队伍行进至洛阳城外的界碑处,忽听得,身后响起一阵混乱的马蹄声。

    笃笃笃,笃笃笃……

    直向着李俊冲过来,他回头一看,不好!

    桓彦范追上来了!

    这个老爷子来干什么!

    骏马说着就要冲到李俊面前,桓彦范猛地拉紧缰绳,马蹄四缩,堪堪停住。

    桓彦范也没客气,直接说明自己的来意。

    “太子殿下,老臣请您顾及大唐基业,不要贸然出征。”

    李俊面露难色,道理他都懂,可这仗还得他来打。

    桓彦范这次冒险出城,早就把生死置之度外了。他知道,自己的话,年轻气盛的李俊听不进去。

    可他还是要说“太子殿下,储君之位,乃国之根本,怎可轻易动摇。况且,那武三思一党,”他说到这里,略顿了顿,见武延宗面无色变,才又继续“他们早就想暗害殿下,正愁找不到机会。太子此番上战场,若是有个万一,不是正好遂了他们的心愿。”

    李俊平静的看着桓彦范说完这一番话,一时没有作声。

    面对一个一心袒护自己的老臣,他能说些什么?

    就连他自己都不能保证一定能完完整整的回来,在这里欺骗老人,有意思吗!

    他轻轻喟叹,说道“桓侍中,为我大唐开疆拓土,佑我大唐子民安乐,是我太子义不容辞的责任。如今,朝廷正是多事之秋,用人之际,我身为太子,怎能不做个表率。如果我在东宫做缩头乌龟,以后,还会有谁为我大唐誓死效命?”

    “可是,太子殿下,边关吃紧,也不是你一个人的错啊!”

    “不要再说什么可是了,我决心已定,不砍下莫啜的脑袋,我绝不班师回朝!”

    李俊说完,略一倾身,便纵马狂奔而去。

    迎着战马卷起的阵阵泥土,桓彦范逡巡片刻,也驾马回城。

    大唐有太子这样的好男儿,幸甚幸甚!

    老人家我,也只能赶快回城,处理公务,闲来时候,或许能为太子上一炷香,祈祷战事顺利,太子平安无事。

    洛水滔滔,奔腾不息。依依垂柳之柔与悬崖峭壁之刚交相辉映。

    李俊站在洛水沿岸,望着对岸嶙峋的怪石,思绪起伏。

    洛水,这是一片承载着中华民族无数传说的神秘河流。

    始皇帝在这里得到神的召唤“受命于天!”

    青背巨龟负图而来,是为洛书,阴阳八卦,占卜未来之术,尽在其中。

    可以说,洛水正是见证中华民族一步一步走向统一繁荣的见证。

    如今,李俊站在这滔滔河水边,感今怀古,思绪澎湃。

    这片神奇的水域,如果老子去沾一沾河水,不知能不能逢凶化吉,旗开得胜啊。

    他疾走了几步,奔向河水,正想趟一趟,却被身后飞扑过来的姚逵,死死捉住。

    “太子殿下,千万不要想不开啊!”

    “你干什么,快放手!”李俊把他的手指一个一个的掰开,怒道。

    “太子殿下,仗打不赢也没关系,可千万不能轻生啊,这颜的也太不爷们了!”

    “武延宗,你还傻看着干什么,快过来帮忙!”姚逵的手被掰开,便改为拉着李俊的衣角,顺便埋怨几句只顾在一旁看热闹的武延宗。

    延宗信步如前,笑道“姚逵,你也未免太过大惊小怪,我看,太子殿下从来也没想要轻生,不过玩玩罢了。”

    姚逵呆滞的迎向李俊冷漠的眼神“殿下,您不想死啊!”

    “真是莫名其妙,谁说我要死,想死,战场上机会多的是,还急于这一时?”

    说的倒也是啊!

    姚逵仰头冥想,这才停止了纠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