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 紧急战报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就像电影《1942》里演的一样,跟着饥荒逃难的前地主父亲,为了最后的尊严,坚决不同意将女儿卖给妓院。

    可女儿却毅然决然的,跟着为妓院挑人的龟公走了。

    为父亲换来了两盆小米。

    她和父亲一样,都知道,为了两盆小米,就把自己卖了,是作践自己。

    可那个世道,能有什么办法!

    想活命,你首先得吃饱饭啊!

    女儿到了妓院,任人蹂躏,受尽了屈辱,可她吃饱了饭,她才有资格去想象明天的生活。

    要不然,她早就饿死在铁道边上了。

    哪还能有明天。

    所以,在打胜仗的前提下,也要保障民众的吃饭问题。

    否则,百姓朝不保夕,食不果腹,就算占领了土地,也是无用功。

    “太子殿下,义仓的粮食不能动,军仓的又不够用,我们能怎么办?”

    “这样,下到各个县里面去看,各个州县境内不是都有小型的粮仓吗?我记得,数量也不少。尽量从他们手中收取一部分粮食。再加上永福仓的,应该够这一次战役用的了。”

    姚逵叹气道“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大唐的粮仓制度,较高等级的分为军仓、平仓、义仓,这些都是由官府监督筹建的大型粮仓。

    而下到各大市县,尚有分散的小型粮仓,大多设立在烽火碉堡、燧楼之中,如果有专人前去收购,聚集到一起,数量也很客观。

    “注意,一定要快,我估计,只要吐蕃使团一离开大唐境内,他们就会开始挑衅。千万不能落在他们后面!”李俊又嘱咐了一句。

    姚逵默默的将李俊的要求记在心里,并且按照轻重缓急整理清楚。

    这些日子以来,一些暗中的部署,都是通过人在甘州的杜饶进行。

    由于他们并没有调动兵马,只是搜集情报,故而,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而现在,如果要调动小型谷仓之中的粮食,那就非得有皇命才行。

    可皇帝李显,现在还对将要发生的战争毫无知觉。

    如何才能让他下旨,调动仓储?

    姚逵又犯了难。

    皇帝手谕哪里找?

    这一点李俊早就有安排。

    他和姚逵解释了他需要做的事情,准确来说,现在杜饶要做的,就是将甘州、凉州、河州几地地方上的储粮情况做一个确实的汇总。

    整理出详细的数据。

    其中包括储粮多少、种类、年限、以及征调的难度、运输距离等等。

    只要把这些前期准备的情况摸清摸透,等到他向李显请战,拿到了令牌,自然就可以调动粮草,不费吹灰之力。

    所谓粮草,除了给人吃的,当然还有给马吃的。

    草料的供应,也是需要及早考虑的。

    现在已经进入秋月,荒草逐渐衰败,撒一波马匹出去,草场上吃起来欢的日子,已经没有多久了。

    以往,草料一般都是由专门的驮马运输。

    军仓之中,会储存一些草料,可终究还是粮食居多。朝廷对仓曹们的审核,也是看储粮够不够数,对草料并不重视。

    一般采用带一部分,抢一部分的原则,维持供应。

    现在李俊既然来了,就不能再打这种无准备之仗。

    相比粮食看管的严格,草料这一类东西,一直不引人注意。

    所以,李俊将这项任务派遣下去,让杜饶在边境地区,注意购买囤积草料。

    夜晚,伴着清明的月光,李俊安然入睡,他的心里,一腔热血正在翻涌。

    就连做梦,都只觉身在战场,听吹角连营,于金戈铁马中穿行……

    姚逵注意掩蔽行迹,小心翼翼的快速从东宫离开。

    当他跳上马车,透过车帘,回望了一眼东宫朱红色的巍巍大门,心道,在将来的一段时间,太子可有罪受了。

    来了一个小白莲,这又要过来一个太子妃,如何对付这些难缠的女人,看来,太子需要动一番脑筋了。

    好在姚逵有个太子宾友的名头在身上,他总来东宫转悠,倒也算正常。只要他们小心些,应该不会被这小白莲探听了消息去。

    …………

    没过几日,边境上的战报,如期而至。

    以突厥莫啜可汗为后援,吐蕃王子勿齐秃,已经率军直击甘州,现在,我唐军已经陷入危急之中。

    勿齐秃带领的吐蕃军队,人数竟有二十万之巨,现在已经与甘州守军直接交战。

    莫啜麾下的部队,则更像是躲在后身的包抄部队,采用零星的寇抄模式,一方面策应勿齐秃,一方面也能抢就抢,已经掠夺了好几个边关市镇。

    灵武军大总管沙坨忠义,率军迎敌,大败,生死不明。

    现在,吐蕃的军队,已经长驱直入,即将侵袭兰州。

    李显在宝座上,急的脑袋瓜子突突的疼。

    今早当他赖在上官婉儿的雕漆大床上,死活不肯起来的时候,桓彦范就携着这份军报,硬闯寝宫。

    战报军情这些东西,实际上都应该是兵部尚书宗楚客来管理。

    桓彦范作为侍中,总揽百揆,他需要统筹所有的朝政,军情并不是由他专管。

    可宗楚客这个得过且过的恶心人,一看到这份边关战报,立刻就把他压在了兵部,根本没有上报。

    要不是桓彦范今天去六部巡查,无意间看到了这份军报,说不定,它还要在兵部的多宝格里继续积灰。

    他擎着军报,一路小跑,来到上官昭容的寝殿外,不顾孙福禄的阻拦,大喊道“陛下,甘州军情,十万火急!”

    殿里没有响动。

    对付李显这种懒汉,桓彦范早就有办法。

    他不顾体面,干脆在殿外就开始念起了军报,当他念到死伤者十有七八这一句的时候,终于成功的将李显召唤了出来。

    难得准时上朝的皇帝李显,这一次也不打哈欠了,他真的怒了!

    吐蕃、突厥这些边夷贱类,朕前几日才宴请了他们,一番安抚。

    他们反过头来,就侵占我大唐土地,他们还有没有信义?

    有没有脸皮?

    如今,一直负责镇守灵武郡的沙坨忠义,也生死不明,李显拍拍脑门子想了想。

    你大爷的!

    这样危急的时刻,朕的手里居然一个可用的将军都没有!

    怎么办?

    我大唐境内还有没有能和突厥抗衡的好男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