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 宴会大乱战(中)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然而,这里终究没有勿齐秃说话的份。

    李裹儿跃跃欲试,暗示李俊“看看,我的消息准确吧。”

    准,实在是太准了。

    “俊哥,赶紧说话啊!”

    李裹儿凑近他,吐气如兰的说道。

    李俊磕磕巴巴,他倒是想说,可这主要人物还没到场啊!

    难道,他真是看错了武延宗。

    这人根本就没有雄心壮志,不过是想隐居避祸而已。

    却在这时,就当大家都以为这桩婚事是板上钉钉的时候。

    带着周身的寒气,迈着矫健步伐的武延宗,进入了大殿。

    他倾身施礼。

    李显愣了一愣。

    “延宗,快过来坐。”

    这场宴会,武延宗当然有资格出席。

    作为武氏宗族,每次宴会,只要他们父子在洛阳,李显都会发出邀请,让他们过来。

    这个早就远离朝堂的孩子,今天居然会来,说实话,李显是有些惊讶的。

    但也不至于当场失态。

    要说武延宗这个孩子,李显一开始也是相当看好的。

    从小就成熟稳重,又是几个武家子弟里,体格最强健的。

    别看李显自己不知上进,其实,看人的眼光她也是有几分的。

    这个孩子若是能和裹儿成亲,绝对是个会疼人的。

    可惜啊!

    瞟了一眼太子的所在,武延宗立刻和他们坐到了一边。

    李俊两旁的座位,都已经坐满了人。

    武延宗只能挤在安乐一侧了。

    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众人好奇的目光,像小刀子一样,向武延宗射过来。

    天天躲在山里炼丹修道的武延宗,竟然来了!

    居然还和太子殿下坐到了一起!

    武家军有倒戈的了!

    太子现在的牌面不错啊。

    众人不顾李显脸上渐渐浮现的愠怒。

    仍然交头接耳,不停议论。

    而此刻,那本该最好奇,最气愤的武家军领头人武三思。

    竟然没有一丝反应,仍是不动如山。

    就那样,静静的,冷冷的看着武延宗。

    与众人料想的不同,武三思其实并不气恼。

    在他的眼里,武延宗就和死人废人没什么区别。

    一个从来也不知权谋,争夺的人,根本对我武氏家族,构不成一点威胁。

    更何况,武延宗也是正宗武家人。

    他还能对自己的家族不利吗。

    这就是武三思这个人的狭隘之处了。

    他以他一贯的外戚连带思维看过去,自觉武延宗也是出自武家,肯定会和他们一条心。

    殊不知,在真的想要有一番作为。

    建功立业的真汉子眼里,亲情在事业面前,是不堪一击的。

    甚至可以成为践踏的目标。

    李世民。

    李治。

    武则天。

    都是这样做的。

    他们都成功了。

    李俊见时机成熟,轻声对武延宗说道“延宗兄,一会看我的行事,个中缘由,过后再告诉你。”

    而后,他跨过桌案,站在金殿中央,禀道“陛下,儿臣认为,公主可与武延宗成亲。”

    武延宗整个人陷入震惊状态。

    他盲目的看着身边的安乐公主。

    仿佛李俊说的是外语。

    李裹儿对他露出甜笑,道“你放心,我愿意嫁给你。”

    怎么,这件事公主也知晓?

    这是他们兄妹一早就安排好了的?

    阴谋!

    这是一个阴谋。

    你愿意,老子可不愿意!

    他手按在桌案上,想站起身,自己解释清楚。

    可正在这时,他想起了武攸绪的话。

    信任朋友,是他离开青璃观时,他那个专注于隐居避世的父亲,告诉他的。

    人无法独自生存在这天地间。

    即便他们父子一直远离人群。

    但武攸绪也早就做好了准备。

    儿子有一天,一定会厌倦这样清幽简单的生活。

    向往那个能够有所作为的名利场。

    谁都年轻过。

    况且,武延宗也没有真正见识过武家人对李氏宗族的屠杀。

    他对这朝堂上的人有多憎恨武氏家族这件事,没有概念。

    让他去见识一下也好,武攸绪劝不动儿子,只能这样安慰自己。

    所以,武延宗停住了动作。

    朋友,在这座朝堂上,现在能算作是他的朋友的,也就只有太子了。

    想到这里,他逼迫自己安静的跪回垫子上,静待着太子接下来的行动。

    宝座上的李显,面容一滞,显然也闹不明白李俊怎么会有心情干预妹妹的婚事。

    李俊接着禀道“陛下,儿臣以为,武延秀没有资格与安乐公主成婚。公主是父皇最为疼爱的女儿,是大唐荣耀的象征。她的夫婿,也一定要是这大唐境内最优秀的男儿。”

    “可武延秀,他不配。儿臣记得,当年,他就是被突厥莫啜可汗退婚的。公主怎么能够嫁给这样连突厥人都看不上的男人。而武延宗,同样出自武氏家族,出身贵重,实乃少年英杰。”

    “为表孝心,延宗已经亲手抄写孝经一部。并将道教诸经典之中有利于医治病痛的古方集结成册。还请父皇过目。”

    当东宫的侍从将一卷卷笔迹英挺的书册呈上大殿的时候。

    武延宗傻眼了!

    我什么时候写过这些东西?

    他直觉,太子殿下的戏是越做越全了。

    “那你的意思是?”

    李显一向耳根子软,小风一吹,即刻就倒。

    大家都习惯了。

    “儿臣认为,安乐公主可嫁与武延宗!”

    “况且……”

    “况且儿也愿意。”

    拖着沉重的裙摆,李裹儿亦和李俊站到一排,说出了他们两个早就商量好的台词。

    “儿早就仰慕延宗哥哥,只是延宗哥哥四处修行,儿找不到机会开口。如今,延宗哥哥也愿意入朝为官,安定下来。请求父皇恩准儿与武氏延宗的婚事!”

    这……

    武延宗呆愣愣的看见,安乐公主竟然回过头来,略带娇羞的看着他,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皇帝的圣旨说出口,就和泼出去的清水一样,哪有收回的道理。

    可那是一般皇帝做的事。

    糊涂蛋皇帝李显,从来都不是按照常理行事的人。

    既然宝贝女儿愿意,这种换汤不换药的行为,他怎么会不同意。

    反正都是武家子弟,李姓武姓两家联姻的原则也没破。

    自然准了,准了,没有二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