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 交换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李裹儿一直在追逐着李俊的行动轨迹。

    见李俊终于下定了决心,安乐赶忙献宝似的说道“太子妃的人选都已经定了,是宗楚客的幺女,宗爱柔。”

    “你等等,你说是谁,宗楚客的女儿?”

    安乐猛点头,这点消息她还能弄错。

    要说也是李俊自己给自己挖坑。

    他满以为把宗楚客这货支到长安,自己就安全了。

    殊不知,贱人到哪里都是贱人。

    搅合精到哪里都能惹是生非。

    秋祭结束,李显照例在长安休养了几天。

    宗楚客的小心思就活络起来了。

    他按照武三思的指挥,向李显建议,太子年岁不小,是该册立太子妃了。

    李显这个糊涂蛋,对于军国大政,经世济民的方略是一点也不关心。

    唯独对男女婚事,什么时候生孩子之类的事情,最为关心,展现了自己十足的热情。

    太子十六了,是该成亲了,上个月,他本来还指望着裹儿能早给他生个男孙。

    这一晃也泡汤了。

    如果太子这边能够有所产出的话,也不枉费他一番心意。

    可人选怎么办?

    五大门阀那几个抠门佬,他们是绝不会把自家的女儿嫁给李氏子孙的。

    据他所知,比如范阳卢氏家族,这一批已经有两个女儿因为找不到门第相符的子弟,耗成了老姑娘。

    可那又如何,她们依然眼高于顶,看不上我李家的好男儿。

    就是太子也不行。

    说不行就不行。

    我们李唐也是要面子的,有骨气的,朕就不相信,堂堂太子,还找不到门第合适的闺秀。

    李显圆咕隆咚的小眼睛,滋溜一转,宗楚客那张橘皮老脸,就出现在他的眼前。

    这人进士及第,正经的科举人才。

    又和自己沾亲带故,还是兵部尚书。

    他的女儿,质量应该不错吧。

    两人一番商量,就敲定了这件事。

    惊闻此消息,李俊的心中仿佛有一百匹红骢马呼啸而过。

    宗楚客这厮,还真是有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精神。

    按照他们武家军的计划,肯定是要把老子这个太子给搞下去的。

    古代那可是有连坐制度的,凡是被搞倒的太子,他的太子妃也不会有好下场。

    宗楚客这是把他自己的女儿,当成祭品,给李俊献祭吗?

    这怎么当爹的,太狠毒了!

    “怎么样,太子殿下,我帮你逃婚,你也帮我躲开武延秀,如何?”

    一看这事情有门,李裹儿马上恢复了自己狡黠的本性。

    闪动着一双水灵灵的大眼睛,不停给李俊送秋波。

    还一直傻笑,露着两个大酒窝。

    妈呀,还挺好看。

    李俊轻咳几声,故作严肃道“我也不是不能帮你,可是,皇后那边怎么办?”

    “我说话直,你也别在意。你现在这样年轻,皇后肯定不甘心你就此守寡。皇后……”

    他顿了顿,终于还是决定把话都说开了。

    “皇后她又中意武家人,你总是要和武氏男子联姻的。”

    李俊说的都是真心话,古代,皇族的公主,她们的婚姻,通常都是巩固政治联盟的手段。

    所谓真心相爱,是不存在的。

    皇帝一般是将她们许配给功勋家庭的子孙,这样既可以让公主有较为富足的生活,也可以把君臣关系联系的更加紧密。

    比如,汉之平阳公主,其先嫁汉朝开国功臣,曹参的曾孙曹寿。曹寿死,又嫁夏侯婴的曾孙夏侯颇,这时,平阳的岁数,大概在三十岁左右。

    因为,当她再嫁夏侯颇的时候,她的儿子曹襄也去世了,剩下一个遗腹子曹宗。

    就算古人结婚早,连孙子都有了,平阳至少也得三十了。

    等到夏侯颇死,平阳公主才再嫁了著名的大将军卫青。

    即便卫青声威赫赫,一开始,平阳也不是很愿意嫁给他。

    据史记载,适逢公主二婚又寡居,当时卫青刚刚结束了漠北战争,正是声名鼎盛之时。

    众臣一致认为,公主应当与卫青成婚,因为各方面都极其相配。可即便如此,最初,公主还是发出了这样的感慨。

    “他曾经是我的家奴,我怎么能嫁给他呢?”

    再看平阳的多次婚姻,都是在丈夫死后没有几年,朝廷就开始给她张罗新的夫婿人选。

    其实,在她第二任丈夫夏侯颇死后,公主年岁已经很大了。

    但朝廷仍然不放过公主,还要把他塞给卫青。

    也是为了用皇族联姻,笼络住这位声名显赫的大将军。

    这还是老到一定岁数的平阳公主的待遇。

    公主是否还愿意再婚,她是否满意卫青,这一切都是不得而知的。

    但可以看出,她的多次婚姻,都是朝廷运作的结果。

    再看面前的这位美艳不可方物的安乐公主。

    她才只有十五岁,虽说是守了寡,可也是水当当的一个年轻娘子。

    又备受李显的宠爱,她娘自然不会让她闲着的。

    对于韦皇后来讲,朝堂上能够全心全意支持自己野心的,当然只有武家人。

    李裹儿则是她派出去维护和武姓家族关系的最好筹码。

    所以,死了武崇训,自有后来人。

    韦皇后是一定要把李裹儿塞给姓武的男子的。

    况且,也许在她看来,女儿还颇为倾心于武延秀,让她和延秀成婚,说不定还是遂了她的心意。

    但李俊是绝对不会让她嫁给武延秀的。他要扭转历史的运动轨迹。

    他顿了顿,终于放话道“我帮你,我能有什么好处?你能帮我解决了宗爱柔?”

    “那当然。俊哥,我怎么办?你帮不帮忙?”

    李俊深刻的意识到,李裹儿就是个小孩子脾气。

    起初他还是身份低劣的南蛮野獠,这一会他又变成了俊哥。

    亲切的让他都有些受不了。

    “要是换个人,你愿意成亲吗?”

    李俊心里有个好人选,但李裹儿的脾气,他非常了解。

    这位妹妹,要是她愿意,肯定比谁都积极。

    要是不愿意,李俊擅自行动,恐怕又会被她撒泼打滚搅黄。

    过了很久,终于看到李裹儿脸上出现决绝的表情。

    “谁?”

    伸出一指,在茶盏中沾了茶水,李俊在青石砖地上写下三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