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 历史性的会面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李俊现在端坐在正堂,努力的维持着规规矩矩的正坐姿势,实在辛苦。

    在他的对面,就是他从来也未曾想过,会有求于他的安乐公主,李裹儿。

    难道,今日是天有异象?

    紫微星悖逆,还是白虹贯日?

    褪去了华丽的衣衫,李裹儿今天穿的十分素净,头上也除去了那些繁复的簪钗。

    更显得她如出水芙蓉一般美丽。

    这个女人可不是个好东西。

    李俊一再告诫自己,千万不能被美色迷惑。

    刚打发走了一个小白莲,瞬间又来了这么一个难缠鬼。

    人生真是艰难。

    李俊真不想搭理她,可谁让他又是这个世界上最多情的人儿。

    他紧盯着安乐游移的眼神,总觉得她今天不是来上门找茬的。

    “好妹妹,找我何事啊?”

    “你这个南蛮……”

    “南蛮野獠。”李俊已经给她接了下半句,他根本一点也不生气。

    李裹儿的反应就很奇怪了。

    她慌忙捂住嘴巴,稍带些歉意的改口“太子殿下。”

    不正常。

    果然不正常。

    这个张狂的女人,竟然还会称呼他太子殿下,李俊在她那里的官方称呼,不是南蛮野獠。

    天生的贱奴吗?

    今天这是吹得哪一股妖风。

    李俊保持着礼貌又不失距离的微笑,说道“安乐你有什么话,尽管说。”

    李裹儿也知道,自己平时不拿太子当人看,现在又跑来低三下四的求他,有点不合适。

    但这件事,也只有太子能帮她了。

    她犹豫再三,从小挎包里拿出一张纸。

    那是一封她亲妈韦皇后写给她的家信。

    李俊略去前面那些无关紧要的客套话,直奔主题。

    原来,韦皇后是命令安乐下嫁武延秀。

    李俊一下子就惊了。

    事情来得竟这样快!

    当妈的比女儿还猴急。

    武崇训尸骨未寒,丧期还没有过三个月。

    她就逼着安乐再嫁武延秀。

    等一下,安乐拿着这封信来找自己,还露出这样楚楚可怜的表情。

    她想干什么?

    李裹儿轻咬着嘴唇,艰难的开口“太子殿下,安乐不想和武延秀成亲。”

    一个惊天大雷,在李俊的头顶上炸开。

    那威力,比他自己研制的火药还巨大。

    他惊奇的发现。

    历史从这里,竟然发生了偏转。

    历史上的安乐公主在武崇训死了之后,可是哭着喊着要嫁给武延秀的。

    而且,在这之前,她就已经和武延秀有了苟且的事实。

    今天她这又是演的哪一出。

    难道又是一个圈套?

    李俊不自觉这样怀疑,面上也更加严肃。

    “裹儿,你在父皇面前是说一不二的,你若是不愿意嫁,去和父皇说清楚就行了,干什么来找我。”

    李裹儿倾身向前,伸出了素手一只,似乎想要上前抓住李俊的手,吓得他,赶紧往后挪了挪。

    她只能改为以手抚心,哀怨的说道“太子殿下难道不知道吗,父皇虽然宠爱我,却更听从母后的安排。”

    “如今,母后极力促成此事,我去说,也是无用。”

    “我与崇训,成婚虽只有一年,等到他死了,我才发现,我最爱的只有他。可母后连一个喘息的机会都不给我,就让我赶紧再嫁武延秀,我岂能从命!”

    李俊突然感到,自己的穿越之旅有点苦逼。

    想想看,他从来也没有华丽的系统外挂,只能手握半吊子的唐史知识。

    然而,这些历史记载,竟然是骗人的!

    你大爷的。

    唐书明明记载,安乐公主早和武延秀有苟且之事,难道,他们两个竟然没有私情?

    一定要问清楚安乐的真实想法。

    “你难道不喜欢武延秀吗,前些日子,宫里都在传你和他的事情……”

    亲手炮制绯闻的李俊,现在脸不红心不跳的提出疑问。

    李裹儿的俏脸红了几红,羞愧的低下头。

    “从前我也喜欢他,可是,自从崇训死后,我才觉得,还是更喜欢崇训,对延秀只是贪恋一时新鲜罢了。”

    脖子一梗,李俊的三观受到了严重的冲击。

    也就是说,她和武延秀都是逢场作戏,和武崇训才是真情真意。

    她也太傲慢了,难道真是恃靓行凶?

    还以为每个男人都得围着她转?

    不过,这一切好像也有迹可循。

    他突然想起,那一日在上阳宫中,李显的抱怨。

    “没用的孩子,她还在为武崇训求情!”

    原来如此。

    安乐公主的心理,和他们这些爷们那是一样一样的。

    外面彩旗飘飘,也不妨碍家中红旗不倒。

    还号称是真爱。

    “可你又想让我做什么?”

    李裹儿现在也顾不得面子了。

    秀美的鼻头,挂满了鼻涕,她使劲撸了撸。

    嚎道“我想让太子殿下和我一起去说服父皇。父皇明天就要回来了,到时就会宣布我和延秀的婚事,再不抓紧可就来不及了。”

    李显明天就要回来,我怎么不知道?

    这也正常,安乐公主一定是听她母后说起的。

    等到李显回来,肯定会第一时间召见吐蕃使团。

    李俊和勿齐秃就能见面了。

    这个吐蕃小子,到底能不能说话算数,李俊心里也没有底。

    “太子殿下若能帮我,我可以告诉你一个秘密。”

    哦,秘密。

    感觉很有吸引力的样子。

    李裹儿见哭诉没用,也开始转换策略。

    此举,成功的吸引了李俊的好奇心。

    他挑了挑眉,问道“什么秘密?”

    “太子殿下明明跟我是同命相连,应该互相帮助才对。”

    李俊一瞬不瞬的盯着李裹儿,注视着她面部表情的变化。

    鼻子是鼻子,眼睛是眼睛的。

    一切都十分自然,她应该不是在说谎。

    要不就再相信她一回?

    他没有作声,李裹儿也不是个傻子,马上意识到了他态度的变化。

    “父皇想给你纳一个太子妃!”

    什么?

    李俊脸上的肌肉组织,立刻扭曲。

    他跳了起来。拖着酥麻的双脚,一瘸一拐的在这房间里转悠。

    千算万算就是没算到,武三思有可能拿自己开刀。

    十六了,该是议亲的年纪了。

    李俊身边也没有合适的小娘子晃悠。

    这一点,太容易被武三思利用了。

    失策啊,失策。

    看来,他到大唐的第一天就应该拉着一个可靠的女人,赶紧结婚才是。

    可人生地不熟的,可靠的女人也不会自动往他怀里蹦不是。

    白整了这么多的幺蛾子,最后,要是被武三思背后插刀可如何是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