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 小白莲现身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花无百日红,人能几时好啊!”

    姚逵这没来由的一句话,李俊完全听不懂是什么意思。

    便问道“你今天怎么伤春悲秋起来了?”

    “没什么,就是想起了一些事情,有感而发。”

    李俊哦了一声,却没有深问下去,人嘛,谁都有个情绪低谷的时候,姚逵也不例外。

    只是,车外的一阵吵闹,却打破了短暂的平静。

    飞仙阁外,闹哄哄的,大白天里,竟然吵起来了。

    “阿姐前几日还在给我写信,让我过来看她,怎么会死了的?一定是你们故意藏着逼她接客,不让她见我!”

    “哟,这是哪里来的水葱啊!”

    “怎么着,琉璃是你姐啊,没听说琉璃还有亲戚。瞧你生的这么水灵,比琉璃也不差,干脆,就留在这里好了,调教个三五年,保准又是一个花魁娘子。”

    飞仙阁里的鸨姐还在补觉,根本没工夫出来搭理一个穷闹事的女的,只有两个闲的发慌的龟公,在和女子逗笑。

    李俊惊道“琉璃死了?”

    托这位花花公子姚逵的福,李俊虽然没有亲眼见过琉璃的风姿,可她的事迹也是听了不少。

    听说前些天受了腿伤,这一转眼怎么就死了,这也太快了!

    姚逵沉痛的点头“腿伤一直没好,伤口还溃烂了,所以……”

    姚逵咽下了后半句话,他实在不忍心将琉璃弥留之际的状态告诉李俊。

    他不会告诉他,在琉璃生命的最后几天,她的腿上不停冒脓水,浑身臭味。

    哎,又一朵狂花凋落。

    李俊只能在心中默默遗憾,古代的医疗水平,实在是太差劲了。

    琉璃的病,要是在现代,接骨、开刀,中医西医混合医,各种疗法这么一治,估计连后遗症都不会留。

    在大唐朝,她就这样死了。

    轻轻松松,悄无声息。

    “她还有妹妹?”

    李俊的提问,打断了姚逵的思绪。

    他晃过神来,答道“没听说。”

    这就对了,李俊心说,青楼女子从来都是独来独往,家里若是还有这么出挑的女子,早就也拉来开业了。

    这时,那自称是琉璃妹妹的女子,还在不停吵闹,再这样下去,肯定会被棍棒招呼的。

    李俊发话道“去,把那个娘子叫过来。”

    姚逵愣了一愣,心说,怎么着,原来太子喜欢这个类型的?

    又过了一会,姚逵已经搀扶着小娘子上车了。

    马车里宽敞,富裕的座位有的是,可这小娘子还害羞起来,一见车里只有两个男子,说什么也不肯坐。

    姚逵只能悻悻的,坐在一旁看好戏了。

    这姑娘生的,怎么说呢,真是一朵柔情似水的小白莲啊!

    李俊将小娘子从头到脚,审视一遍,柳叶弯眉樱桃口,杏核大眼悬胆鼻。

    肤如凝脂,吹弹可破。

    最吸引人的,还是那一双秋水含情的眼睛。

    总好似蒙着薄薄的水雾,含羞带怯,引人遐思啊!

    他不禁想到上一世,曾经风靡一时的那些苦情女子电视剧。

    面前的这一位,若是当主演,肯定能赚取婆婆妈妈一卡车的眼泪。

    他不动声色,淡然道“你是琉璃的妹妹?”

    女子的眼睛,只敢盯着脚面,怯生生的说道“是的,琉璃是我的表姐。”

    哦,表姐,李俊点点头。

    “叫什么名字?”

    “苦桃。”

    啧啧,连名字都起得这么可怜兮兮。

    “到洛阳可有营生?”

    女子疑惑的摇摇头。

    这就对了。

    “可有亲友投靠?”

    说到这一点,小娘子倒急了起来,忙辩解道“郎君明鉴,本来是有的,前些日子,琉璃表姐给我写了信,说她腿上受了伤,无依无靠的,让我来洛阳看看她。结果,我刚到门口,他们就告诉我表姐死了,尸首早就扔到乱坟岗了。”

    女子眼中含泪,说着就匍匐在地,嚎道“我知道表姐是洛阳花魁,现在正当红,怎么会突然死了。我不相信,二位郎君,我一个女子敲不开青楼的大门,还请郎君相助,让我进去见见表姐。”

    苦桃说的情词恳切,梨花带雨,多情种子姚逵,马上就意志松动,不停用眼神试探着李俊。

    察觉到了他的视线,李俊心说,这小子还是道行太浅。

    这小娘子才演到第几出,他就上套了。

    这要是再来个以身相许,他还不得感动的屁滚尿流啊。

    不行,以后得了空,必须传授他几招防范小妖妇的高招。

    要不然,自己这一扇铜墙铁壁,要是在姚逵这里破了洞。

    那不是完蛋了吗!

    “带走,跟我回府!”

    什么?

    姚逵挖了挖耳朵,实在是不敢相信。

    太子殿下这也太猴急了吧。

    是,他血气方刚,精力旺盛,作为一个正常男人,他也需要娘子陪伴。

    姚逵见这娘子生的水灵,一开始也有这样的意思。

    若是她自己家世清白,放在东宫做个侍婢,没事陪着殿下看看星星月亮也是可以的。

    可没想到,太子竟然大手一挥,连背景调查也不做,就要带回东宫。

    这个小妖妇,也太能勾搭人了,别再把太子殿下给带歪了去。

    “仁哥,这是不是太快了点。苦桃娘子若是真没有地方去,可以给她在客栈里先找个住处。”

    现在二人经常相携出宫进行各种秘密活动。

    凡是有个需要交谈的时候,仁哥就成了李俊的标准称呼。

    李俊鬼迷心窍一般,根本没把姚逵的建议听进去半句。

    爽快说道“不必这么麻烦,跟我回去,直接做我的侍婢,既解决了吃饭问题,又解决了睡觉问题,还省钱。”

    这最后一句,可把姚逵给气蒙了,省钱?

    太子殿下还会心疼钱?

    没办法了,只能招呼车夫,赶快行路,返回东宫了。

    一路上,姚逵的眼睛就没从苦桃的身上离开。

    有鬼啊,有鬼,他总觉得,这个小娘子是故意找上门来的。

    而早就洞悉一切,预知未来走向的李俊,端坐中央,看着姚逵疑神疑鬼的,那小眼神飞的,不停往苦桃的身上瞟。

    心说,你瞟什么瞟啊,这不是艳遇,这是圈套!

    姚府也到了,姚逵自觉,自己这个碍眼人呆的时间也够长了。

    连忙抱一抱拳,表示告辞。

    刚跳下马车,就见太子也跟了下来。

    忙问道“仁哥,你不回自己家吗?”

    李俊招呼车夫快些行路,而后才答道“我还想和师傅探讨学问。”

    “走吧!”

    马车越走越远,苦桃从车里探出身子,头一回显现出了焦急的神色,喊道“太……”

    “仁哥,小女子怎么办?”

    李俊鼓起两手,加大了音量“车夫会带着你回去的,娘子不必担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