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 突厥的阴谋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另一边,突厥帐下,在这一代领主之中,最有魄力的莫啜可汗,面对一张只标明了山川河流走向的简要地图,沉吟不语。

    我们爱草原,爱牛羊,但我们更爱大唐的金银财宝和肤白貌美的女人。

    几次挑衅下来,他已经深刻认识到了,现在大唐主事的这位皇帝的软蛋本色。

    自天可汗李世民时代以来,突厥的领地越来越小,居住的地方,水草越来越差。

    他们一退再退,在唐军的刀锋之下,近乎陷入了苟延残喘的境地。

    但现在一切情形都有了改变。

    机会总是留给嗅觉灵敏的人。

    自从武则天临朝,突厥几大部落之间,就嗅到了可以深入内地的气息。

    经过十余年的努力,当权力交接到莫啜手里的时候,突厥已经又成为了北方边界,可与大唐抗衡的一股重要力量。

    突厥几大部落都听命于他。

    但他的雄心却不止于此。

    侵袭,骚扰,掠夺,这些都是小儿科。

    应该说,凡是环伺大唐的周边国家,就没有不觊觎这块肥肉的。

    大唐仿佛变成了唐三藏,而这些国家就是围绕着他的,烟视媚行的小妖精。

    毕丽罗,一个往来于大唐、突厥、吐蕃三线的商人,如今,得到了突厥可汗的器重,已经决定弃商从政了。

    此人既不爱穿汉服,也不喜欢胡服,时常是一件干爽的道袍从春到夏。

    莫啜看见毕丽罗,心中欢喜,他知道这个奇诡的人物,肯定又带来好消息了。

    毕丽罗揣着手,也站到地图前,他虽然对军事不甚明了,可他对莫啜的野心,心知肚明。

    他低着头,淡淡道:“可汗,吐蕃那边来消息了。”

    “哦,说了什么?”

    毕丽罗呈上了吐蕃的书信,莫啜看后,脸上的笑都绷不住。

    “可汗,我们当真要和吐蕃王子合作?”毕丽罗探问道。

    莫啜解下腰间的酒壶,咚咚咚的灌了几口。

    发出了畅快淋漓的声音。

    “合作,当然要合作!”

    他把酒滴子甩远了些,大笑道:“分吃大唐血肉,我大突厥怎能不参与。”

    “可是,吐蕃历来和我们关系敌对,我总担心,这里面有诈。”

    莫啜横了他一眼,并没说话。

    关于毕丽罗的身份,就连莫啜也说不清楚。

    汉话他讲的溜,胡语他也不含糊,甚至他的鲜卑语都很出色,还可以吆喝两句高丽话,一时让人难以辨清他的身世。

    只是,莫啜却能够肯定,不管他如何掩饰,他还是汉人的思维方式。

    对于他们游牧民族来说,反复无常那是常有的事,就算勿齐秃这小子是蒙骗自己,只要能切实的侵占大唐的土地,莫啜就愿意与他合作。

    反正吐蕃和突厥之间,发生战争的几率简直是微乎其微。

    在这种前提下,与勿齐秃联手,对莫啜来讲,是非常好的选择。

    以往,他还苦于吐蕃一直和大唐交好,自己单边进攻,收效不大。

    如今,有了勿齐秃的策应,莫啜看来,不久之后,突厥军队可以剑指长安了!

    莫啜陷入沉思,让毕丽罗不知所措,吐蕃使者还等着我们的回信,可汗倒是给句话啊!

    “可汗,我们是不是调拨一些军队,支援吐蕃军团?”

    莫啜脑袋上挂满了乱七八糟的珠串,他使劲的捋了捋,故作深沉的说道:“先不急,你去告诉他,吐蕃攻唐,我们一定帮忙。”

    毕丽罗一脸疑惑,可汗说的这是什么意思,既不说出多少人头,也不说支援多少马匹。

    帮忙,帮什么忙?

    莫啜见他还不去回话,又点了他一句:“让吐蕃军团先上,等他们双方疲敝,我们再抄底。”

    毕丽罗领命,乖乖前去应付吐蕃使臣,心道,这些个草原汉子,果然都是能打就打,能抢就抢。

    打不了就跑啊!

    这吐蕃使者,正是刺裂派来的。

    北风呼啸,吹得哇哇叫。

    也没个人请他去帐篷里坐坐,喝碗羊酒。

    他吸溜着鼻涕,不停张望,终于看到了毕丽罗的身影。

    从大帐后面绕了出来。

    “怎么样,可汗怎么说?”他急急问道。

    毕丽罗面有难色,使者想来,这件事恐怕不那么顺利。

    “可汗能出多少兵马?粮草?”

    “远道来的客人,你先别急,可汗是个爽快人,已经说了,只要吐蕃出兵,突厥一定全力支援,各个方面。”

    “真的吗?”

    那使者喜出望外的表情,看的毕丽罗心里很虚。

    虽说他也是一纯正的行走江湖的大骗子。

    可他这人有一个原则。

    坑人从来都是一对一,单线发展。

    像莫啜可汗这种,那坑的可是一支军队。

    一个国家。

    太他娘的缺德了。

    这么一比,他毕丽罗简直是骗子之中的良心了。

    “是真的,可汗已经答应,只要吐蕃出兵,我们就全面策应,保证让吐蕃兄弟没有后顾之忧。”

    吐蕃使者带着满心希望走了。

    毕丽罗又想自抽耳光。

    他为什么又把莫啜的话,添油加醋的描绘的这么详细,给吐蕃使者许了这么大的宏愿。

    骗子也有职业病啊,没办法。

    莫啜凝视着地图,已经想好了后续方案。

    陇右道一直是莫啜心仪的撕裂大唐防线的最佳突破口。

    沿着张掖河,有甘州一地,现在正在突厥的势力范围以内。

    此地一直是突厥和大唐反复争夺的地方。

    也是整个陇右道的咽喉所在。

    最近几次战役,突厥频繁取胜,也是因为占据了这个地方,可以以此为据点,不断骚扰大唐市镇。

    甘州和吐蕃相距亦不远。

    莫啜准备加强此处的兵力,监视着吐蕃和大唐的一举一动。

    一旦窜起一个火星子,他就趁机直上,掐断陇右道的喉咙。

    到时,安西都护府和大唐的联结,就会被彻底切断。

    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

    他们的控制范围,将一点一点被蚕食。

    兵士疲敝,战甲染血,粮草不济,困兽犹斗而已。

    大唐之男儿,将尽数被我突厥好汉斩于马下。

    大唐之领土,尽被我收入囊中。

    这当然是莫啜自己的美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