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 缓兵之计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李俊转向在场的观众,60度弯腰致礼。

    随从们没有耐性,好在勿齐秃还是有一点教养的。

    刚才,他何尝不是在给自己找借口。

    趁着自己射偏了这一箭,干脆不比了,既显得自己大度,又避免了真的惨败。

    可现在是怎样,这可恶的唐人,竟然枉顾自己给他的面子,将它扔在地上狠狠的踩。

    不仅要比试,而且还把他这个吐蕃王子,彻彻底底的打败了。

    勿齐秃的小账本上,可算是把李俊给记上了,但面子上,还要装作佩服的样子。

    他先示意随从稍安勿躁,再上前敬道:“好汉真是好身手,大唐男儿,果然不同凡响。”

    “仁哥,愿赌服输,你有什么要求,尽管提!”

    “王子够义气,请,我们进去说话。”

    “好!”

    时刻关注着情势发展的姚逵,这时拼命从人群里挤了出来,跟到了太子身边。

    几个人浩浩荡荡的走入了惠福楼,在李俊的示意下,勿齐秃和他一起登上了二楼。

    围桌坐定,吐蕃男子还真是豪放,二话没说,就搬进来十坛子酒。

    大手一甩,一圈子酒碗也都摆好了。

    要说饮酒,李俊倒也不怕,这唐朝的酒水,都没有经过提纯,度数有限,以李俊的酒量,喝他个三五坛估计都没什么反应。

    但喝酒他误事啊,喝酒吃菜,胡吹海吹的,这还怎么办正事。

    思及此,李俊忙道:“王子,既然是我赢了,只要听我一个要求就行,不必饮酒了。”

    勿齐秃正在倒酒的手,顿时停住了,浓眉一紧:“既是如此,我先自罚三碗。好汉有什么话,也请过后再说。”

    李俊看着他咚咚咚几口,就把酒喝得一滴不剩。

    表情没有任何变化,这大唐的酒水,度数太低了,甚至连现代的烈性啤酒都赶不上。

    一连三碗,根本一点也不会醉,倒是需要担心上厕所问题。

    李俊也端起自己的酒碗,装模作样的抿了一口。

    暗中注意着勿齐秃的动作,又道:“王子,这次使团来大唐,是不是为了和亲的事?”

    嘶……

    一时间,吐蕃使团几人的面容波云诡谲,现场气氛瞬时冰冷。

    向唐王提亲,这是使团中的高级机密,几人就算和街面上的唐人混的再熟,都没有对外透露过。

    这个青年是从何处得知?

    勿齐秃本人的表情却没什么变化,李俊的表现,更加让他确认了,这是一位大唐贵戚。

    他决定向李俊坦白。

    “仁哥有什么要求?”

    看来是默认了和亲之事,李俊组织了一下措辞,严肃道:“我想请求王子,暂缓和亲之议,不要在面见陛下时提起此事。”

    勿齐秃面色一凛,李俊的这个要求,还真是出乎他的意料。

    这个唐人究竟是什么身份,竟然想要阻拦和亲这样的国事。

    莫非……

    他挤出一个笑容道:“仁哥有所不知,这次要向大唐求亲的是尺带丹朱,并不是我,我没法做主。”

    “我知道王子的难处,只是王子,你我都知道,这次的和亲,起因就在于去年唐军的败绩。如果当时唐军大胜而归,尺带丹朱也不会敢向唐女请婚,不是吗?”

    “仁哥说的没错,可战场上输赢早定,就像你我比试射箭,我技不如人,如今,也只能听从你的要求。尺带丹朱最后能否迎娶唐女,还要看大唐天子的心意。”

    李俊心中冷笑,大唐天子,就李显那个糊涂蛋,只要吐蕃的要求一出口,他肯定屁颠屁颠的就答应了。

    金城又不是他亲生的,送起来一点也不心疼。

    他要是靠得住,还用得着我来废话吗!

    “这话没错,”李俊客气的给勿齐秃斟满了一碗酒,淡淡道:“好男儿当战场上定输赢。去年争端之时,我曾经向陛下请战,陛下顾虑我年幼,不允我出战。我时常想,如果当时我出战,厮杀疆场,也许情形就会不一样。”

    “我今日来见王子,也没有别的意思,王子少年英杰,我看的出来,将来不妨战场上过招,求娶唐女的事情,可否暂缓?”

    李俊定定的看着勿齐秃,见这位吐蕃王子脸上的神色,变了几变。

    心里也没底,这种毫无根据的要求,勿齐秃能答应吗,他可是带着尺带丹朱的嘱托来的。

    管他的,有枣没枣,先打一杆子再说。

    实在不行,老子再想其他的办法。

    几人饮了几碗酒,勿齐秃终于发话:“仁哥,想让我答应你的请求,也不是不可以,不过,你得跟我说实话。”

    这,姚逵的心蹭蹭的就提到了嗓子眼,怎么回事,难道这吐蕃人看出了他们的身份。

    忙护到了太子的身前。

    李俊却并不担心,就算被这吐蕃王子看穿身份又如何,以后,他终究还是要进宫面圣,到时若是撞见了,这太子的身份,哪里还能瞒得住。

    故而,他轻松回道:“王子想要听什么实话?”

    一直黑着脸的吐蕃王子,这回却笑了。

    “仁哥,你不是个一般人,勿齐秃心里有数,难道,那备选的唐女,是仁哥你的意中人?”

    死阔以内,居然还有这种想法,年轻人,你的脑系很发达嘛,李俊腹诽道。

    他心中讶异不已,实在想不明白这个吐蕃王子是如何涌现出这个念头的。

    他竟然会把自己和金城想成一对。

    难道是他刚才在言语之间,给了勿齐秃这样的暗示。

    还是因为自己年龄相当,正是婚娶的好年纪,才让他自然而然的,有了这种想法。

    这倒是个好机会,承认了私情,自己这样的要求倒是更合理些。

    不过,如果直接承认,总好像是将把柄送到了他的手里。

    李俊露出一个有些暧昧的笑容,各种心意,就让勿齐秃自己领会吧。

    勿齐秃是个多情又爽朗的男子,他立刻将李俊欲说还休的心态解读出来:“英雄难过美人关,能让仁哥这样的好汉,神魂颠倒的女子,我还真想见识一下。你放心,我草原男儿,最重信义。和亲之事,我这次不会再提。”

    “不过,”他话锋一转又说道:“就像你说的,好男儿战场上决胜负,射箭我虽然输了,可打仗你绝对不是我的对手。”

    勿齐秃自信满满的拍了拍胸脯,李俊和姚逵都不自觉的松了一口气。

    这一关,总算是迈过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