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 大唐第一神箭手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李俊深知,打破怀疑最有力的武器,就是真实的实力。

    前身李重俊出色的射箭技术,再加上自己必胜的决心,他相信,一定会发发必中!

    “不知这位兄弟,如何称呼?”

    “叫某仁哥就行,刚才王子的箭术,某已经见识过了。某也想和王子比试比试如何?”

    “好狂妄的汉子,王子的箭术,我们都比不上,就你也想比试?”

    那红胡子的大汉,打量着李俊的身板,语气充满不屑。

    几个随从的吐蕃人,都哄笑起来,让李俊这边在声势上先输一截。

    李俊挑衅的看着勿齐秃,别人如何看他都不重要,只要这人能接招就行。

    对于此人能看出自己的身份,勿齐秃并不吃惊。

    吐蕃使团进城,在洛阳城早就传开了,更何况,他们已经在这惠福楼附近,表演了好几天。

    但,面前的这位男子,从容的气度,自信的神态,都带给他一种感觉,这不是个普通人。

    这是勿齐秃第一次到大唐来,他对大唐的王公贵戚还都不熟悉,但他猜测,面前的这位汉子,一定是其中一人。

    他迟疑片刻,接受了李俊的挑战,并且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仁哥,想比试没有问题,我若赢了,瞧见那酒楼门前的酒坛子了吗,你要喝十坛酒。”

    李俊点点头,根本没看那酒坛子有多大,接道:“我若是赢了,王子可否答应我一个?要求”

    勿齐秃晶亮的眸子,盯着李俊。

    他虽然并不知道,这个汉子究竟想要求什么,但他对李俊这个人可是相当有兴趣。

    答应倒也无妨。

    “好!”

    “只要仁哥能够赢了我,我就答应你一个要求!”

    “好,痛快!”

    李俊不顾姚逵的阻拦,阔步走上战场,他让那几个吐蕃壮汉把箭靶子都撤了。

    勿齐秃有些奇怪,箭靶子撤了,这怎么比啊。

    难道,这汉子不是想比射箭?

    李俊四处望望,总算看见一棵高矮合适的老槐树。

    他拿出一个正宗的开元通宝铜钱,对着它吹了一口仙气,而后把它挂在了横出的树枝上。

    勿齐秃也明白了,这汉子,难道要比试百步穿钱?

    百步穿钱,这项技艺,就是在草原上混的他们,能够做到的也极少。

    就比如,号称箭术第一的勿齐秃,就真的不擅长。

    这个唐人,他居然有这样的自信,可以比试这个?

    李俊眼见着那铜钱不再晃悠了,就抽出一支箭矢,双手奉上。

    “王子先请。”

    嘶!

    这个唐人好大的胆子,竟然还敢让王子先来。

    王子若是先射中了,他还比不比了?

    围观众人,此时心里的想法是这样的。

    可勿齐秃心里想的却是,这人竟然让我先来,他难道这样有自信,本王这回怕是要下不来台啊。

    勿齐秃犹豫一下,终究还是接下了箭矢,拉弓上箭,从一开始,他的心态就动摇了。

    李俊从他游移不定的眼神,就可以看得出来。

    人群中的姚逵,心里更加忐忑,他倒是不担心李俊射不中丢脸,而是担心他的安全。

    堂堂一个大唐储君,竟然在闹市和吐蕃人比试武艺,这要是有刺客突袭可怎么办。

    这殿下若是有个三长两短,我姚逵还混什么混啊!

    不行,要不先给吐蕃王子搞个破坏试试。

    他见勿齐秃的箭已经搭上了弓,卯足了力气,打算在他放箭的一刹那,给他喝个彩。

    他小小的歹意,刚一冒出头来,就被李俊的眼风教育:你小子别搞事,本太子要堂堂正正的比赛!

    姚逵马上从善如流,两只眼睛,除了紧盯着太子殿下的安全,剩下的也管不了了。

    勿齐秃赌上了草原汉子,至高无上的尊严,孤注一掷,向着开元通宝的中心射去!

    唔……

    一片倒彩声响起,随着箭尖擦着铜钱的边缘,飞了出去,吐蕃箭神,王子勿齐秃,竟然射偏了。

    在场的吐蕃好汉,完全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站在后面,个个呆若木鸡。

    这,这这……

    王子也会失手?

    难道这唐人,在大唐的土地上,真是有神灵相助?

    吐蕃人崇尚神灵,当发生难以理解的事情的时候,他们往往不会认为是能力的悬殊,心态的影响,而是将这些奇怪现象,都归功于神灵的指示。

    这样的心态,在勿齐秃的心里,也是存在的。

    这支箭,一飞出去,他就知道,完了,肯定要偏。

    虽然他明知道,是自己技术不精,可还是怨到了大唐朝的土地爷身上,一口咬定,肯定是他作怪,才造成自己失败。

    他吐了口唾水,愤愤道:“不比了,走,我请你喝酒!”

    事情发生了迅速的逆转,李俊心里小鼓又敲了起来,这可是个关键时刻。

    勿齐秃自己放弃比赛,这简直是天助我也,李俊不必费吹灰之力,就能够战胜,并且提出条件。

    可大唐男儿,岂能如此偷奸耍滑,好男儿,就是要战,还要战的痛快!

    他拍拍勿齐秃的肩膀,在他诧异的眼神中,要过弓箭,走到了五十米开外。

    他笃信,大唐男儿的热血,将因这一箭,彻底点燃!

    搭弓上箭,他默默的和前身李重俊交流,你曾经的屈辱,我将为你洗雪,也请你助我一臂之力吧!

    古代太子李重俊的型和二十一世纪现代男儿李俊的魂,聚集到一起,神行合一,箭指四方。

    眼前,那开元通宝方形的孔洞,也再不只是一个窟窿而已。

    它是一层笼罩在大唐帝国荣耀之上的铁幕,等着好男儿将它刺穿。

    李俊沉住一口气,拉弓,放箭,走你!

    嗡……

    镝声鸣鸣,在众人关切的目光下,利箭径直钻入了铜钱的孔洞之中。

    哗,哗哗,哗哗哗。

    现场瞬时爆发出雷鸣一般的掌声,盛世之下的百姓,虽心怀四方,但他们的热血也只为大唐好男儿而激动。

    浑脱帽、幞头、小冠子,凡是脑袋上能摘下来的东西,全都被抛上了空中。

    惠福楼中的食客,早已按捺不住,争着一堵英雄儿郎的真容。

    人群沸腾了,要不是武官马上到位,维持住了秩序,人们几乎就要冲到李俊面前,与他载歌载舞了。

    胜利过后的李俊,首先注意到的是吐蕃青年黑沉的表情。

    眼见着他们一个个的,从刚才的红光满面,到现在的面如黑锅底,李俊心里很明白。

    这是不爽啊!

    要我,我也不爽。

    明明我们骑射民族,来这就是为了显摆的,为了让你们跪舔我们的。

    可现在倒好,竟然在自己的绝对优势项目上栽了个狗吃屎。

    任谁也咽不下这口气。

    几人眼风一扫,立刻上前,说着就要把李俊包围。

    李俊却并不怕他们,现场的围观群众,早就被他调动起来,这样群情激昂的时刻,他就不信,在这大唐的国土之上,这些个吐蕃人,还敢把他如何如何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