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 吐蕃王子勿齐秃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寻找吐蕃使团这样的差事,自然不能让李隆基帮忙。

    他就是再怎么开明,也终究是正经皇族子弟,不会由着李俊胡作非为。

    既然吐蕃人是住在道术坊,李俊马上命令杜饶去打探他们的行踪。

    杜饶办事得力,只半天的功夫,就已经摸清了他们的行动轨迹。

    原来,这些吐蕃使团,为了吃喝方便,道术坊中档次最高的一间酒馆,惠福楼的一层房间,都让他们给包下了。

    这些人渴了饿了,就在酒楼里歇着,时不时的还在洛阳城里表演角抵、杂耍之戏。

    总之是和洛阳城内的居民,打的十分火热。

    每天道术坊一开门,就有不少百姓,涌到惠福楼的牌坊底下,等着看吐蕃使团的表演。

    民众倒是乐呵了,可负责道术坊治安的武官们可头疼的厉害。

    道术坊的乱事从来都不少,可一直以来,也是维持在一个微妙的平衡范围之内。

    自从吐蕃使团闯入了这块地方,各种乱子就更有喷薄而出的架势。

    吐蕃使团可是带着不少商户来的,因为大唐对各种民间交流,态度开放,管理不严。

    这些商户又是跟着使团来的,颇有些特权,所以,在道术坊里摆摊设点,兜售各种吐蕃特产,也是不亦乐乎。

    因为语言不通,规则不明,买卖虽然做的红火,可也出现了许多纠纷,让道术坊里的秩序更加混乱。

    武官们个个对吐蕃使团嗤之以鼻,都恨不得这些莽汉们赶紧回去,别再招惹是非。

    可洛阳城的百姓们却并不这样看,他们照常还是日日期待吐蕃使团的表演,相当捧场。

    于是,使团成员也是绞尽脑汁,经常玩些新花样。

    当李俊和姚逵,简单化妆,混入道术坊的时候,看到的就是吐蕃使团的新表演。

    围观群众是里三层,外三层,来的晚了点的李俊,根本连个吐蕃人的影子都看不着。

    他发挥上一世挤公交时的穿插特技,拉着姚逵,在人群中左右运作,闪转腾挪,很快,就站到了前排。

    五个吐蕃壮汉,身着胡服毡帽,腰间系金革带,左佩箭囊,右挂弯刀,别说,看起来,还真是威风凛凛。

    在他们身前,大概五十米开外,竖立着两个草编的箭靶,圆盘中心处,已经插着许多箭簇。

    “甑”的一声响,一位勇士,箭矢又已经搭上了弓。

    姚逵提点道:“他就是这次使团的领队,吐蕃王子勿齐秃。”

    李俊仔细端详了此人的长相:方头大脸,皮肤黝黑,眉宽目阔,确实有几分气魄。

    但凭着李俊对游牧民族部落制的了解,他们那地方,王子这种职位,简直就跟批发一样,多得是,并不稀罕。

    这位勿齐秃,既然能够被选中前往先进的中土大唐访问,想来在吐蕃境内也算是一颗冉冉升起的新星了。

    刚才还喧闹的围观众人,瞬时屏住了呼吸,人们都眼盯着勿齐秃放箭的动作。

    这位少年王子,刚刚已经连射九箭,箭箭命中靶心。

    十连中,行不行?

    李俊也在屏息看着,勿齐秃额上渗出了汗珠,所有的力气意念都集中在手里的这张弓之上。

    五指放松,箭簇如灵蛇出击,摆动着风骚的走位,直奔箭靶而去。

    毫无疑问,箭矢命中目标。

    现场爆发出了山呼海啸一般的喝彩声,勿齐秃的脸上也罕见的露出了放松的笑容。

    勿齐秃的射箭功夫,亦让李俊赞叹不已,他想到了上一世,听说海的那一边,那个叫日本的东瀛岛国,射箭之术也颇为盛行。

    在他们那里,关于射箭的好彩头,有一句叫做“一箭入魂。”

    说的正是身心合一,将魂魄汇集到箭簇上,让心灵之箭,射入箭靶的中心。

    看了勿齐秃的表演,李俊也有同样的感慨,草原民族就是不一样啊,对待弓马一行,可谓是技艺纯熟,犹如融入了自己的灵魂。

    李俊赶紧收回心思,他这次,可是为了来找勿齐秃碰瓷的,得先想办法引起他的注意才行。

    现场的叫好声已经平息,勿齐秃也打算下场,下一个表演项目就该换人了。

    李俊鼓足了气力,嚷道:“好箭法!”

    勿齐秃眼风一扫,见吵嚷之人,乃是个英武的大唐青年,他自信满满的走过来。

    倾身致礼,略带轻蔑的说道:“我吐蕃男儿,那是生在马背上的,弓马射箭就没有不在行的。这位大唐郎君是谬赞了。”

    这人汉话说的不赖啊,李俊不禁对他又多了一层防备。

    “听你这么说,是觉得我大唐男子,天生箭法就不如吐蕃男儿了。”

    搞事,我们的目的是搞事!

    李俊也不屑的挑眼看着勿齐秃,我就不信你不生气。

    此言一出,姚逵就傻了,太子殿下,就是要搞事,也不是这么个搞法吧。

    连忙夹在两人中间,使劲说和。

    勿齐秃倒还是有涵养的,虽然面色有些不好看,可也没有动怒。

    只是,他身边的那些随从,可就没有那么好的脾气了。

    一个个怒目圆瞪,冲着李俊就来了。

    一个髯须大汉,支棱着络腮红胡子,叫嚷着:“小老汉莫嚣张,不服气上来比试比试就知道了!”

    “勿齐秃王子的箭法,就是在我们吐蕃也是一等一的,岂容你如此污蔑!”

    这几个随从的汉话,说的可就不如勿齐秃了,口音怪异,断句也是乱七八糟。

    嘴里像含着个枣子,话都是囫囵着说出来的。

    李俊没有表态,身边围观的大唐子民的激情可全被调动起来了。

    看热闹不怕事大,一向是古今皆然的道理。

    “我大唐男儿,勇猛的有的是,弓马射箭怎么就不行了?”

    “就是,雕虫小技而已,有什么难的!”

    “某看着,这位少年筋骨就壮得很,说不定,射箭也是一把好手。”

    面对着滔滔民意,姚逵有些肝颤,忙凑到李俊身边,问道:“仁哥,这事情可不好办啊!”

    “他们好像想让你上去比试!”

    “去就去,怕他作甚!”

    李俊一撸袖子,慷慨激昂的说道。

    姚逵知道太子殿下骑射俱佳,可说实在的,他们平时搞得那些宫廷竞技,比试的都是贵族子弟,太子在他们之间摘得头筹,也不难。

    但要说跟这些野路子的骁勇好手比试,能不能获胜可就说不准了。

    太子殿下,他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