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四章 皇帝老爹回西京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说起大唐朝的首都,自然还是千年古城,看尽中华沧桑变幻的古都长安了。

    在唐朝,长安被命名为西京,与之相对,洛阳则称东都。

    长安亦是一座繁花似锦,商贾发达的大都市,只不过,懒鬼皇帝李显和他的母亲武媚娘一样,就喜欢呆在洛阳城。

    以至于,在武则天以及唐中宗时代,长安颇有些被洛阳架空的感觉。

    洛阳成为了皇族的长居地,而长安反倒成了时不时去旅游观光的地方。

    但首都,到底还是首都。

    就算李显不愿意呆,时不时的也要回去看看。

    现在又到了该秋祭的时候了,作为当朝皇帝,其中的一项职责,就是主持宗族的祭奠仪式。

    就像是历史上著名的,十几年不上朝的万历皇帝,一年开头,也得装模作样的主持一个祭天仪式。

    所以,并没有他这么懒的皇帝李显,在祭祀这个问题上,态度还是很坚决的。

    去,是一定要去的。

    而且,还要带着他心爱的韦皇后一起去,让韦皇后担当助祭一职。

    至于他的宝贝儿子,太子李重俊,就负责镇守洛阳,不必跟着了。

    李俊心里乐的要命,这样的安排简直是非常完美,实乃糊涂蛋李显目前做出的最明智的选择。

    去吧,去吧!

    长安好山好水好风光,祭祀之后,还可以再休整一段时间,想呆多长时间,就呆多长时间,越晚回来越好。

    可李显的决定,却触动了朝中大臣脆弱的神经。

    天下岂有这样的道理,皇帝祭祀,太子跟着还差不多,怎么能让皇后跟着。

    头号死硬分子桓彦范,现在还在河北五州巡视,最近水也退了,该处理善后事宜了。

    朝堂上的纷争,他就掺和不上了。

    但走了桓彦范,自有后来人。

    一个比他更老的老头,站出来了。

    年已八十有余,走路都颤悠的张柬之有话说。

    干什么,千万可别看不起张老爷子,这两年腿脚是不好使了。

    上朝都得拄棍了。

    可人家的一把好嗓子可是一点也没浪费。

    朝堂争辩的时候,抑扬顿挫,辞气不挠,那个节奏掌握的,跟小机关枪似的。

    一番话是当当当当,正射向所有心怀鬼胎之人。

    张柬之毕竟是年岁比较大了,说话文绉绉的,李俊站在旁边,张着大嘴,听了半天,才把他的话理解消化并吸收了。

    主要的观点就是:祭祀宗庙,是帝国皇族,至高无上的一项权力,从来都是为皇帝所独有。

    皇后一介女流,怎能站到宗庙之前,祭奠李唐列祖列宗。

    就算是去,也只能站在皇妃的前面,主持女子祭典,绝不可站在皇帝身边,想都不要想。

    皇帝你要是敢这样做,老子就死在你面前!

    反正也八十多了,这一辈子风里雨里,什么大风大浪没见过,够本了,你自己看着办!

    通过全程围观这个事件,李俊真心觉得,挂牌老爹李显,他真不是个坏人。

    奈何就是太糊涂,太软弱了。

    有的时候,软弱愚钝的好人的杀伤力,比刚愎果断的坏人还要大得多。

    坐在宝座上的李显,现在是左右为难。

    前面有功勋老臣,已经耄耋之年的张柬之,情词恳切的阻拦。

    后面有隐藏在珠帘内,却时刻想窜到前台来的韦皇后的眼风,锋利如刀,刀刀都想要了他的命。

    这日子真是没法过了,这皇帝你们谁愿意当就拿去得了。

    老子只想好好活着,行不行啊!

    李显琢磨了许久,还是经不住韦皇后的视线压制,微笑道:“张尚书,你所言极是。但祭祀之事,说到底还是朕的家事。皇后多年伴朕左右,劳苦功高。朕认为,让她参与祭祀并无不妥。”

    张柬之急的鼻涕泡都要出来了,他的心情,李俊完全理解,这个败家爷们,我活了两辈子,就从来也没见过这样的软蛋,也算古今奇观了!

    只见张柬之使劲的用拐杖敲着乾元殿的青石砖。

    笃笃笃的声音,仿佛叩问着在场所有人的心灵。

    我大唐还有没有国法!还有没有江山社稷!

    “陛下,祭祀之事,乃国之根本,怎能轻易动摇。这样下去,恐怕,恐怕……”

    他说不下去了,他不是不敢,是实在不忍心。

    还记得神龙政变之时,他和桓彦范等五个老臣,亦步亦趋的,把李显拥上皇位时的情景。

    那是多么的气吞山河,波澜壮阔。

    那个时候,境内之民,无不为江山重新回到李氏家族手里而欢欣鼓舞。

    这才短短一年的时间,事态怎么就滑坡到了这个地步。

    他们这些个老臣,从来没有指望懦弱的李显能够成为像他祖父李世民那样的明君。

    可他也不能糊涂到这个程度啊!

    张柬之回顾自己的一生,时常感叹,难道真是当初看错了人?

    现在还有没有后悔药的卖?

    这时候,一直在后面监视着局势发展的韦皇后,对李显耳语一句。

    李显就跟个大傻子一样,猛点了几下头,就把老婆的主意说了出来。

    “重俊啊。”

    “儿臣在。”

    李俊眼眸微眯,心道,不是好兆头。

    “让你一个人镇守洛阳,未免太过辛苦。不如,就让兵部尚书宗楚客留下来帮助你吧。”

    李俊这一口老血喷的,这个韦皇后,为了安插自己人,还真是不遗余力。

    什么话也别说了,这肯定又是武三思教给她的招数。

    自从上次桓彦范一案,武三思可是遭受了重大挫折。

    没想到,转天李俊就窜到李显跟前,忽悠着他下了一道圣旨,让武三思赔偿桓彦范的损失。

    武三思自从接了旨意,就一直在骂街。

    你妹的,赔个屁的钱。

    就他桓彦范那个穷家陋舍,有什么东西是值钱的,需要他赔的!

    奈何,现在他还不是皇帝,皇帝是糊涂蛋李显,陛下有命,他也只能执行。

    算来算去,不过十锭金,老子又不是出不起,就当是打发要饭的了!

    自从出了血,武三思就气的肝疼,干脆不上朝了。

    令李俊感到好奇的是,武三思竟然还没跟宗楚客散伙!

    居然还把他推荐出来,呆在自己身边,负责监视。

    难道是这两个人情比金坚,坚不可摧?

    还是武三思身边也实在没有得力的人,就是恨他,也只能先用着他。

    二人心里是怎么想的,李俊自然无法猜测。

    只能见招拆招,马上想对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