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 拔除奸细,非我本意(上)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太医在皇宫之中,一向是一个高危职业。

    就算是医术精湛,勤勤恳恳的太医,一旦回天乏术,让哪位皇亲国戚丧了命。

    说不定,自己也要跟着上天。

    但在皇城之中,太医又是一个十分重要的职位。

    可以说,这些皇族子弟的性命,全都握在这为数不多的十几名太医手里。

    宫廷斗争,也时常闪现太医的身影。

    就像经典电视剧《大宅门》中,白家世代为医,悬壶济世。

    买卖做的大,口碑攒的好,可当有人要在后宫妃嫔的身上做手脚的时候,身为太医的白氏也无可避免的被裹挟了进去。

    可见,太医官位不算高,可却是宫斗中的重要支线,但凡有个王公贵戚,无辜枉死,查一查诊治的太医,往往都有点问题。

    说不定还能顺藤摸瓜,牵出一串大葫芦。

    不过,这个规律,放在李俊这里就不合适了,就算逮住了范太医,可武崇训已经死了。

    按照武三思的个性,他应该不会直接和范太医联系。

    直接暗示甚至是明示范太医的,肯定是武崇训。

    这条线,等于是在武崇训这里,就被拦腰截断了。

    可气啊,可恨啊!

    要按照李俊真实的脾气,真想现在就带着人,把武三思的家给抄了。

    可理智告诉他,作为一个历史玩家,没有坚强的毅力,沉着的耐心,是无法走到最后的。

    忍字为上。

    当然,找到机会他还是要修理一下这个见死不救的贱人范太医的。

    糟心的事,也分能忍和不能忍两类。

    武三思是头号大坏蛋,在李俊羽翼未丰的前提下,他还可以忍得。

    不过,他府里的这些小奸细,他可就忍不得了。

    小侍女墨儿,大白天的,光天化日之下,就敢在府里传递消息,她真是太不把他这个太子放在眼里了。

    才刚过晌午,墨儿就鬼鬼祟祟的,游荡到后花园处。

    在那里,有个偏门,原来是太子趁夜往来出入时使用的。

    最近,李俊只在东宫里胡闹,这扇门,也就荒废了。

    比较偏僻,没人注意。

    墨儿提着个竹筐子,上面罩了一个棉布套,不知道里面装了什么东西。

    她从前院跨到后宅的时候,正好让闲的发慌的李俊给逮着了。

    心说,这个小妮子,胆儿够肥的。

    老子忍你不是一天两天了,你还敢送上门来。

    那就先拿你开刀,别怪我欺负女人!

    谁让你这么不识时务,一心为了武三思。

    李俊拉着阿城,在她身后紧紧跟随。

    只见,墨儿绕到偏门处,打开竹筐子上的棉布,果然,一只嫩白小鸽子,就在其中。

    李俊他们躲在影壁后,盯着她的一举一动。

    见她果然从袖袋里拿出一个小纸条,缠缠绕绕,系在白鸽的前腿上。

    这么一来,阿城也看出来了。

    “她这是想往外面传消息?”

    “殿下,我去把她抓了!”

    李俊摆摆手,道:“不必着急,她送不出去的。”

    却见,那白鸽从墨儿的手中,腾空而起。

    李俊拔出腰间早就准备好的“武器”。

    瞄准白鸽的翎羽,拉弓放弹,那指节大小的弹丸,忽悠直上,直奔目标,白鸽应声落地。

    瞧见白鸽的尸体,吓得墨儿,赶紧躲了起来。

    这动作潇洒连贯,李俊自觉简直帅的没边。

    阿城却痛心疾首,以前太子爱好骑马射箭,总归还是个贵族子弟应该有的做派。

    可这弹弓子那是三岁小孩玩的玩意,太子殿下年纪一大把,怎么玩起这个来了。

    我们太子殿下,真是越来越废了。

    哎,没救了。

    李俊背着手,来到一簇花丛间,提着衣襟,把墨儿抓了出来。

    根据李俊的调查,这个墨儿,可是武三思的铁杆。

    当初家里遭了灾,被卖进武府,因为年纪小,底子干净,就被武三思挑选出来,送进了太子东宫。

    听说,武三思时不时就帮她照应家人,故而,此女对武三思可是忠心耿耿。

    不过,武三思真有这么好心吗?

    两人连推带赶,把墨儿轰进了一座偏殿。

    李俊姿态优雅,端坐胡床上,那腿还耷拉在踏脚上,抖来抖去。

    他状若不在意的审视着墨儿。

    此女姿色不算出众,属于丢在人堆里,都不显眼的那种。

    也许就是因为这个原因,武三思才相中了她。

    毕竟,他要找的是传递情报的人,又不是能勾引太子的人。

    这个墨儿,因为感恩武三思,现在被捉了,也一副英勇不屈的模样,紧抿着嘴唇,直视着李俊。

    “说说吧!”

    李俊语气平缓,并没有生气。

    只是,你不发威,别人就不怕你。

    墨儿两眼一瞪,装作没听懂。

    阿城一看,不好,这事情推进的不顺利啊。

    连忙叫道:“快说,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偷着往外传消息的!”

    “我没有,殿下冤枉我!”

    俗话说,男人最受不了女人的眼泪,自从被派进东宫的那一天开始,墨儿就已经做好了被捉住的准备。

    此刻,也是眼眶微红,泪水渐渐续上。

    准备哭上一哭。

    可李俊是谁,他是见识过二十一世纪各种妖冶贱货的男子,岂能被这个小白莲的几滴眼泪欺骗。

    他嘴角噙着笑,语气瞬时冰冷:“沈小红,年十四,并州阳曲洛阴村人,长安三年入东宫,家有老父及弟弟二人。”

    他没有看任何的资料,就这样随口复述出了墨儿的家境。

    这下,墨儿再想装傻也装不下去了。

    太子怎会知道她的家世?

    难道,是自己的情报出现了问题?

    太子是不是已经察觉到了她的身份?

    会不会牵连到郡王?

    “我一人做事一人当,都是我自愿的!”沈小红挺直了腰杆,宣布。

    哟,还挺有志气的。

    明明不是男儿身,还想冒充英雄好汉。

    最后,不过又是一个被武三思欺骗的小可怜罢了。

    “你自愿的?”

    “你不就是被武三思送到我这里来的吗?”

    “让我猜猜,他承诺了你什么。”

    “供养你的老父?保举个小官给你的大弟?”

    被说中心事,墨儿脸颊更红,不知是羞愧,还是被气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