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七章 太子来断葫芦案(上)(新书求收藏,求票票,感谢)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乾元殿前,太子殿下和姚逵,欢欢乐乐的一同来上朝。

    路上,正碰上同样高兴的武三思。

    武老贼眯着眼睛,瞄了他们一眼,心道,小子,你们就乐吧,都是秋后的蚂蚱,蹦跶不了几天了。

    等我收拾了这帮老顽固,再来收拾你们!

    李俊和姚逵二人相视一笑,不置一词,老贼,鹿死谁手,还不一定,走着瞧吧。

    几人按照固定排位,依次站好。

    糊涂蛋皇帝李显,见久未露面的儿子上朝了,想到他在马球场上受伤的传闻,礼貌性的问了一句“俊儿啊,腿伤好些了吗?”

    李俊报以灿烂的微笑,连道“都好了,多谢父皇挂念!”

    李显俯视一圈,装模作样的坚持了一会,立刻想到了自己的标准台词,他清了清喉咙,开始准备“众位爱卿,无事……”

    这时,武三思抽出状子,大声宣布“陛下,微臣要参劾侍中桓彦范!”

    满殿哗然,大臣们议论纷纷。

    李显心道怎么着,现在是一个两个的都合起伙来,就是不想让我回去歇着是不是!

    “德静郡王你过分了,桓侍中一把年纪,巡省州县,辛辛苦苦的,你还要参劾他?”

    “桓侍中一生清白,能有什么问题!”

    “桓侍中问题再大,也大不过郡王你啊,你也真好意思!”

    李俊心想,嚯,让我看看这是哪个大臣,竟然敢公然辱骂武三思,不怕他给发快死金牌啊!

    他定睛一看,原来是大理寺少卿,卢静章。

    不错,不错,勇气可嘉,这人以后可以栽培栽培。

    武三思现在一心挂在扳倒桓彦范这件大事上,根本没工夫理会他们的闲言碎语。

    李显把乡民们的状子拿在手里,也没用心看,只眯缝着眼,听武三思唱诵。

    “侍中桓彦范,贪墨赈济款,黄金一箱,邺城百姓民情激愤,状告桓氏,请陛下圣裁!”

    听了他的诉说,李显再看看,乡民的状子,写的清楚,红手印,户部官员的核验,样样俱全。

    这个问题可就难办了。

    在他心里盘桓已久的那个念头,又渐渐显现。

    千盼万盼,难道真的盼到了把这些老头子打包轰回家的时刻了吗!

    他强行按捺一下,淡淡道“桓侍中一向中正,怎么会有贪墨之行径,这状子是不是有假?”

    武三思等的就是这一句,他立刻禀道“陛下,桓侍中多年勤勉,微臣也看在眼里,只是,这次不仅有灾民的状告,微臣还得到消息,桓彦范已经将赈济款运回洛阳府中了。”

    “竟有此事?”

    “正是。兵部尚书宗楚客也可证明此事。”

    李显状似吃惊,可李俊却从他的表情中,读出了一丝不一样的味道。

    总觉得这个糊涂蛋老爹竟然有几分欣喜。

    果然和他料想的一样,李显早就想除掉几个老臣,只是苦于没有借口罢了。

    武三思积极送上材料,李显当然高兴了。

    李俊捅了捅身边的姚逵,让他睁大了眼睛看清楚,闹剧就要开始了。

    这时,一向狂妄无比的武三思,却站在大殿上,不吭声了。

    武三思正想回头去寻头号走狗宗楚客,却发现一向跟在他后面屁颠屁颠的宗楚客,今天竟然没来上朝!

    这怎么可能,昨天都商量好了的,这还需要他搭台唱戏的,怎么没来!

    李显也难得的睁大了眼睛,在朝臣之中寻了这么一圈,心想,宗楚客今天没来啊。

    他用眼神探问着武三思,心说,人呢?就看你在这吹!

    武三思输人不输阵,虽然此前几年他一直顺风顺水,根本没有受过这种窝囊气。

    但稍作调整,他就找回了场子,随口道“陛下,微臣消息准确,陛下可以派人到桓府搜查!”

    欧克了,李俊和姚逵相视一笑,心道,太好了,等的就是你这句话。

    可宝座上的李显,倒磨蹭起来了。

    “桓侍中为朝廷效力多年,一箱黄金也不算多,就算是真有其事,也不应当去抄家啊!”

    怎么着,不去抄家了,别呀,我们这还等着看武三思吃瘪呢。怎么能说不去就不去了。

    不行,李俊不能容忍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连忙跳出来反对道“陛下,儿臣以为,我们应当到桓侍中家去搜查一番。”

    武三思一副震惊脸。

    太子疯了!

    他也不睁开眼看看,这座朝堂上,除了这几个老顽固,还有谁会向着他,谁会拥护他。

    他居然还想自掘坟墓,查抄桓彦范家。

    这儿子居然比我还糊涂,李显也是蒙了。

    既然没有人证物证,就连李显都想把这件事给抹了,他居然还不肯。

    且听听他有什么道理。

    李俊等了片刻,见李显不动声色,马上接上“陛下,常言道清者自清,可事实真是如此吗?”

    “桓彦范三朝老臣,为国为民,操劳了一辈子,怎能任凭流言抹黑!”

    “就算陛下今日不愿追究此事,桓彦范已经被流言所伤,他难以自证清白,坊间会如何议论他。所以,儿臣认为,既然传言声称,黄金藏在桓府,我们大可以去搜查,看看到底有没有赃款。有,便按律处罚,没有,谣言便不攻自破。”

    以李显的那个脑袋瓜,是个人就能说服他,更别提李俊这种早有预谋的大忽悠了。

    寥寥数语,李显就觉得儿子说的有理。

    他扒拉扒拉胡子,心道如果真搜出来了黄金,我处罚桓彦范也算有理有据。

    朝廷里的顽固分子,说不出话来。

    可是,让谁去呢?

    当儿子的,那必须能够提前预知老爹的所思所想,李显的眼神这么一晃,李俊马上反应过来。

    拉着姚逵禀道“陛下不必为难,儿臣愿往,还有姚逵一起。”

    姚逵赶紧配合他演戏,表示绝对愿意去,就是顶着雪片冰雹,也一定要去。

    武三思越想越不对劲,这傻瓜太子今天怎么站到我这边来了。

    亏得我昨天还疑心这傻瓜暗中给我使绊子,今天一看,下绊子,他哪有那个脑筋,明明还是纯正大傻瓜一个嘛。

    那还等什么,马上去桓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