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四章 讨武!(上)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再过几天就要入秋了,天气有点转凉。

    就连洛阳城这样繁花似锦的大都市,都有了一两丝萧瑟的气息,止不住的,从地缝里往外冒。

    太子李俊关心的,却不是美景凋零的问题,而是冬季取暖的问题。

    这可是一千多年以前的大唐,没有暖气,没有空调,更没有通电小太阳。

    前身李重俊是正经大唐生人,抗得了冻,禁得住晒。

    可轮到自己这里,就说不定了。

    这两天,还没入秋,他就感到,相比身边人,他好像更容易冷。

    动不动就手脚冰凉。

    这要是到了冬天,可咋整。

    正在秋风渐起的这个深夜,好兄弟姚逵,竟然冒着被街上巡逻的武官发现的危险,跑来东宫了。

    李俊一见他的身影,就知道,一定是出了不得了的大事!

    是谁?又要给他这个太子找不痛快了。

    他连忙披上衣衫,和他对谈。

    赶来伺候的阿城,也被他轰了出去。

    二人相对而坐,内心都翻腾着难以言喻的热情。

    要有大事发生,李俊的第六感一向很准确。

    姚逵却嘻嘻哈哈的,不着急说正事,而是看了一眼李俊的腿。

    “太子殿下,怎么不装瘸了?”

    “嘶,黑天半夜,谁看的出来!”

    “有事快说!”李俊本来还想加一句有屁快放,想到自己太子的身份,就忍住了。

    姚逵这才从怀里掏出那已经被他捂得温热的一沓纸卷。

    “太子殿下,看看吧!”

    李俊拧着眉毛,疑惑的接过来,心道,怪怪,这个小子,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

    这又是唱的哪出戏!

    展卷阅读,才发现,这些竟然都是河北邺城的灾民,亲手画押的状子。

    你道他们状告的是何人?

    正是赈济使,侍中桓彦范!

    理由竟是可笑的贪墨赈济款项。

    还只有一箱金锭而已。

    这武三思也太丧心病狂了!

    李俊脑袋一转,就知道,这肯定又是武三思那狗贼使得坏。

    他编造什么谎话不好,居然谎称桓彦范贪墨赈济款。

    铮铮铁骨,宁可下大狱也要说真话的老臣桓彦范,居然要贪墨赈济款,这真是他来到大唐之后,看过的最大笑话。

    可看看这些灾民的状子,李俊又感到阵阵心寒。

    这上面,布满了灾民们的鲜红手印,其下又有户部的核验,简直是天衣无缝。

    根本找不出一丝破绽,武三思是妄图用这完全虚假的证物,压垮桓彦范吗?

    “这些东西从哪里弄来的?”

    李俊直觉,除了无名子,面前的这位姚逵,还有其他的消息途径。

    姚逵微微一笑,终于可以把自己憋了许久的秘密,说给李俊听了。

    “太子殿下,今夜我趁夜赶过来,也是为了跟你说清楚。”

    “现在这件事,也到了该揭开盖子的时候了。”

    “哦?”

    李俊略一挑眉,等待着姚逵接着说下去。

    姚逵的所谓人脉,自然包括江湖中人。

    江湖中人也分白道、黑道和不上道。

    有江湖就有帮派,隶属于帮派之中的,往往是有正式编制的人员,这些人,都属于白道的。

    像是行会、槽帮、镖局等等。

    虽然也算江湖中人,但他们的顶头上司,一般都和当地的官府有合作,算是由官家承认的正式机构。

    平时没事的时候,他们和官府相安无事,真有了事,他们还能给官府帮点小忙。

    还有纯粹的黑道,那就是各路干黑活的人士,这些人一般都是独行侠,不轻易与人结伙。

    这也很好理解,毕竟干的都是玩命的买卖,讲究的是手起刀落,拿钱办事。

    独来独往最适合掩蔽行迹,根本不需要太多的交往。

    姚逵结识的这位无名子先生,却既不属于黑道,也不属于白道,他们是无奈的浪荡于江湖上的不上道人群。

    他们是谁?

    还记得那一篇洋洋洒洒,堪称宇宙骂人大全的《为徐敬业讨武曌檄》,参与这次反叛武则天行动的官员主要有四人:徐敬业、唐之奇、骆宾王、杜求仁。

    这四个人自从犯事以来,简直像被打入了十八层地狱。

    自从李显登基大宝,许多在武则天时代,无辜受害的官员,都得到了昭雪。

    李重润获得了谥号,长孙无忌也终于恢复了名誉,唯独徐氏一族,以及参与叛乱的主要四人,不在赦免之列。

    这些原本的官家子弟,游离于官场外,原来的正道,是走不通了。

    可真正的武林,他们也融不进去。

    自然而然的,就聚集在一起,继续他们父辈未尽的事业。

    讨武!

    几个家族被连根拔起,身遭各种磨难,罪魁祸首,就是武氏家族。

    武则天这个妖妇已死,众人无可奈何。

    好在,她武家的血脉,现在仍然把持着朝政,他们的靶子还剩很多。

    匡扶李唐,铲除武氏奸贼,始终是他们不变的目标。

    原本他们寄希望于登上皇位的李显,经过一段时间的考察,才发现,这人根本是一脑袋浆糊,毫无远见胆识。

    于是,他们自然而然的,就把眼光放到了太子李重俊的身上。

    多年修炼,四人各有所长。

    智囊首脑无名子,徐家人,擅长谋断。

    莽夫唐大眼,唐之奇之后,手中一对黑星双锤,耍的是虎虎生风。

    他力大无比,气壮如牛,凿人就跟打地鼠一样,一凿一个坑。

    包打听杜饶,甭管是江湖上还是朝堂里,就没有他打听不到的消息,人脉网,情报系统那是杠杠的。

    就是武功不行,这次营救桓彦范,众人嫌他拖后腿,根本没有带他去,故而,他也没有出场机会,实在遗憾。

    当然他颇为擅长搞破坏,还是个闲不住的人。

    虽然留在洛阳,也照样负责了打劫宗楚客货船的行动。

    现在那些被宗楚客盗取的黄金,已经送到了它该去的地方。

    那擅使暗器雪丸子的少年,正是初唐四杰,脏话十级学者,骆宾王的后代。

    此人擅长柔术暗器,身轻如燕,上次去天牢,暗杀武崇训的就是他。

    四人结成小团体,一早就摆脱了朝廷对他们的禁锢,悄悄的潜入了东都洛阳。

    就等待着时机,铲除武氏家族。

    为自己,为家族,报仇雪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