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马球场遇险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新书求收藏,求支持,谢谢大家~~

    一群风华正茂,年轻气盛的男孩子,走到哪里,都是一道风景。

    混在一起,自然要吃吃喝喝,吹牛打屁。

    众人围坐一起,李俊才发现,文艺美男子,大唐第一音乐家,李隆基也来了。

    李俊看看太平,又看看李隆基,露出诡异一笑。

    嘿嘿,现在这俩人关系还挺好。

    李隆基在一旁姑母姑母的喊的欢,两人有说有笑。

    谁能想到,再过几年,他们两个,也是你死我活的关系。

    不过,这是他们的之间的事情,只要我李俊当上了皇帝,这些事情,也就不会发生了。

    李俊掐指一算,太平公主现在也五十多岁了,不过,兴趣爱好还是很新潮的。

    准确来说,太平公主实乃一花痴也。

    她的身边虽已经有了儒雅贵公子崔湜,但崔湜总也四十岁了,年纪确实大了些。

    吟诗作对,附庸风雅还可以。

    血性不足。

    太平就喜欢看一群英气勃发的少男,驰骋疆场,挥汗如雨,散播荷尔蒙的美妙气味。

    少年们还在吃喝胡闹,太平就按捺不住了,干脆亲自挑头,让贵族子弟们组队打马球。

    她这么一吆喝,那些个贵妇人马上响应,个个如狼似虎的表情,看的李俊心里拔凉拔凉的。

    这是要看马球,还是要吃人啊!

    前身李重俊是个体育爱好者,打马球倒是精通,只不过……

    马球未免有马匹和人的混战,人多就容易乱,他看了看阵势强大的武家军,心情复杂。

    这马是上得?

    还是上不得?

    赶鸭子上架都没个过程,等他缓过神来,人家都已经开始分组了。

    别的少提,他和李隆基现在肯定是一队的。

    再加上姚逵和几个从官,也能组成一队了。

    李俊还想要一个人。

    他盯紧了崔湜,见此人也拽了一匹马来,看来也要参加,就兴冲冲过去邀请。

    倒要看看你这个老狐狸,现在和谁一条心。

    他刚走了两步,就觉得腰带紧了一紧,回头一看,原来是李隆基把他给拉住了。

    只见他清俊的脸上,愁眉不展,低声说道:“别过去找他!”

    李俊笑笑,只能作罢,心想,这个李隆基,地盘意识还挺强的。

    再抬头一看,人家崔湜已经拉着马,和武家军站在一起了。

    合着全是自己自作多情。

    那就上马看吧!

    李俊上一世虽然没有骑过马,可李重俊却是个马术精湛人士,踩了几脚,李俊就找到了感觉。

    麻烦的是还要挥杆击球。

    为了保全自己,也为了不在武家军的面前丢脸,趁着还没开球的功夫,李俊连忙来到李隆基和姚逵中间。

    “你们谁击球比较准?”

    李隆基莫名其妙的瞟了他一眼,姚逵心想,哎呀妈呀,这你都不知道:“还能是谁,太子你啊!”

    啊,这样就没办法了。

    只能自己上了。

    “我负责进攻,你们两个负责盯防。”

    “其他人不用在意,只要盯住了武延秀和崔湜就行。”

    文艺男青年李隆基疑道:“盯着崔湜做什么,他一把年纪,纯粹是姑母拉来充数的。”

    这种理所应当的语气,难道,李隆基也察觉到了崔湜和太平的关系?

    “盯着就行了,进球的事情,包在我身上。”

    一声鸣锣,球赛开场。

    踢足球李俊是一把好手,马球经验不足。

    可他牢记一句话,别跟我提什么战术战略,论起球杖就是干!

    举起弯刀型的球杖,宛若青龙偃月刀在手。

    李俊纵马狂奔,冲入敌阵。

    进攻就是最好的防御。

    正是一轮混战,木球落地,李俊抓住空当,来了一个猴子捞月,把球带到对方战场。

    正当他打算加速前进,来个单骑奔突的时候,一匹青炎马冲到了自己面前,正好阻拦了他的进攻。

    正是崔湜!

    这个老小子,是不是记恨上他了。

    青炎马牢牢的封锁住了李俊的进攻路线,还缠上了。

    李俊勒马横向移动,跑着跑着才想起来,李隆基那小子呢?

    不是让他盯防崔湜吗?

    他回头一看,吓了一跳。

    这,这这,这还是文艺青年李隆基吗?

    只见他双目圆瞪,凶光毕现,那木球就好像是黏在了他的球杖上,贴地前行。

    他甩开众人,疾驰百丈远,抢位准确,挥杆一击。

    木球擦着立柱,撞入球门。

    我擦!这球技,出神入化啊!

    你丫不是音乐爱好者吗,原来还能文能武了。

    怪不得刚才让他防守,他不吭声。原来是憋着劲进球。

    等一下,刚才姚逵那小子不是说,老子才是最擅长进攻的吗?

    怎么今天有点蒙啊!

    武家军丢球,气急败坏,展开了疯狂反攻。

    场面一片混乱,已经有人开始不击球改打人了。

    再看球场外那些贵妇人,简直一点同情心也没有,只顾着看热闹。

    场上打的激烈,她们又是鼓掌又是叫好,李俊心想,古人诚不欺我,最毒不过妇人心啊!

    木球又被开出了包围圈,隆基大兄弟自从进了球,就好像打了鸡血一样。

    只顾着在几人之间混战。

    李俊赶过去帮忙,战势陷入焦灼。

    正在这时,他仿佛看到了一双双杀气腾腾的眼睛。

    不同于李隆基的玩命搏杀,而是如狼似虎。

    李俊定睛一看,不好,这些人不是冲着球来的,是冲着本太子我来的!

    要是还是上一世吊儿郎当的他,此刻早就掉头跑了。

    可现在他是太子,整个大唐都指望着他,他非但不能跑,还得迎头痛击!

    好兄弟姚逵已经冲了上来,与他并肩作战。

    李俊暗许,好兄弟,够哥们!

    此时,木球乱飞,仿佛由一个球,变成了十个球。

    李俊瞅准时机,心想,老子怎么也得进一个。

    木球弹上了天,李俊抓住机会,在姚逵的保护下,冲锋向前。

    那边有李隆基给自己吸引火力,李俊发动空中拦截,眼看球杖就要触到木球。

    只觉,身下一歪,他的身体就失去了平衡!

    坏了!

    有人暗算老子!

    在扑到地上的前一秒钟,李俊拼命弹起身体,够到了木球,只见挂着五彩的锦绣木球,沿着华丽的抛物线,径直飞向球门。

    球进了!

    李俊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