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除恶务尽,除恶要快!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一条黑洞洞的长廊,四周黯淡无光,地上屎尿聚集,到处都弥漫着一股腥臊恶臭。

    唯有那一扇扇巨大的木门,钉的最结实,进到这里的人基本都是有去无回。

    这里,便是天牢。

    逍遥贵公子武崇训,何曾想到,自己有一天竟会成为阶下囚。

    自进入天牢,他的心态就崩了,不停咒骂老婆和太子,认为都是他们害了自己。

    要是把他这些污言秽语都算上的话,足够死个十次八次的了。

    正骂的高兴,武崇训的眼前,忽然一暗,一个人影,居然穿过厚重的木门,站在了他的面前!

    有生以来第一次,武崇训感到了彻骨的恐惧,昏暗的光线下,他发现这是一个与他年龄相仿的青年人。

    他要干什么,难道是父亲派来营救自己的人?

    看门的牢头去哪里了,为什么此人能够闯入天牢,如入无人之境?

    “你要……”

    武崇训嘴唇微颤,刚刚吐出两个字,只觉喉咙剧痛,顷刻间,他就倒地不起,失去了呼吸。

    在他意识的最后一刻,他只听见那青年附在他的耳边。

    喃喃道:“你还记得徐家人吗?”

    青年足尖轻点,在皇城的屋脊上飘然行走,犹如暗夜里的精灵。

    而另一边,天牢之中,也重新热闹起来。

    武三思正带了大批人马,前来释放他的儿子。

    不出他的意料,李显果然是个软耳根子。

    韦皇后出马,三言两语的,他就应允,赦免了武崇训。

    什么大唐律法,什么骨肉亲情,都可以忘到一边,只要韦皇后高兴就行。

    武三思兴冲冲的打开牢房大门,当他看到呈大字型,横躺在地的儿子的时候,他竟然觉得,这是儿子在和他开玩笑。

    他揉了揉浑浊的双眼,才发现,武崇训竟然一动不动了。

    摸了胸口,探了呼吸,难以置信,就在几天以前,还是这皇城内外,最得意潇洒的浪荡公子武崇训,竟然在守备森严的天牢里,一命呜呼了!

    武三思气急败坏,拖拉着儿子的尸身,反复检查,竟然找不到一点伤口。

    现场也没有一丝血迹。

    这不可能!

    究竟是谁,竟敢闯入天牢,杀害我武三思的儿子!

    我要让他们陪葬!

    他怒不可遏,拔出身边侍卫的佩刀,蛮力一挥,就结果了两个狱卒的小命。

    武三思从来都视人命如草芥。

    他人的性命,不过是武三思借以攀爬权力巅峰的工具罢了。

    当然,儿子的命也不例外。

    他压抑着冲天怒火,愤愤而去。

    一个行将气绝的狱卒,吐着鲜血,嚅喏道:“郡王,我是……”

    可惜,就算他说完这句话,武三思也听不到了。

    噩耗传来,太子殿下正在和姚逵玩蹴鞠,李俊听到武崇训的死讯,心尖尖还真的颤了几颤。

    他对姚逵惊叹道:“身手够利落的!”

    “那是,你也不看看是谁找的人!”姚逵抹了抹额上的汗珠,稍事休息。

    这一次的刺杀计划,自然是李俊暗中布置。

    作为熟知唐史的他,十分清楚李显懦弱的个性。

    别看他在上阳宫义愤填膺的样子,好像要把武崇训碎尸万段。

    但李俊明白,只要武崇训还有一息尚存,过不了一两日,他就会完好无损的走出天牢。

    因为,在李显面前,武三思的地位,也许没有特别重要,可他的老婆韦皇后的话,他却绝不会不听从。

    而这位占着人位不干人事的中宮韦皇后,却一心一意都挂在武三思的身上。

    只有赶紧运作,送武崇训上天,才能让韦皇后和武三思没有插手的可能。

    李俊虽然对奇人无名子的能力有所了解,可道术坊里短短几面,也无法知悉他的真实实力。

    武崇训一死,他可真是见识到了,对此人,他就只有一个字。

    服!真是服!

    这可怕的执行力,这强大的势力,如果能够为我所用,那老子不就牛了吗?

    李俊装作随意的问道:“这位无名子先生,到底是什么来路?”

    姚逵神秘一笑:“现在还不能告诉太子殿下,过几日,我会再送殿下一份大礼,到时候再说。”

    李俊上下打量,这还是我认识的那个姚逵吗?

    深藏不露,运筹帷幄,这心机很深啊!

    虽然严格说来,李俊和姚逵不过认识几天,可依靠前世的记忆,他对姚逵并不陌生。

    那个时候,姚逵每天就是和李重俊吃吃喝喝,根本不干正事,怎么突然之间,就变得如此英明睿智了。

    难道,他也是穿的?

    “手机电脑,真是好东西啊!”

    李俊试着对了个暗号,却见姚逵一脸,老铁病的不轻的表情看着他,就知道,这又是胡思乱想了。

    拉一打一才是权谋的最高境界。

    李俊占据东宫有利位置,可以尽情对朝臣予取予求,那武家人,也不是个个都要打压的。

    “诶,你可知道,那武延宗住在哪里吗?”

    姚逵摇摇头:“不知道,他们父子居无定所,不过也就在附近的名山大川里。”

    “太子殿下想找他?”

    姚逵目光灼灼,好像是知道了李俊心里的秘密一样,李俊这才发现,比起英武的自己,姚逵其实生了一张娃娃脸。

    看起来总是活力无限的样子,他点点头,姚逵立刻应道:“我这就去让人找找。”

    “又去拜托无名子?”

    姚逵笑道:“物尽其用,人尽其能。太子殿下放心,这洛阳城就没有我找不到的人。”

    “听说太子殿下最近在学习兵法?”

    “你怎么知道?”

    “哎!”姚逵心塞道:“我阿耶以前天天研究史书,现在可倒好,从修文馆借了许多兵书,正挨个研究呢。”

    “阿耶说,太子精通兵法,他这个师傅也不能落后,正卯足了劲,打算给太子殿下讲课。”

    姚珽古板正直的脸庞,从李俊眼前飘过,他这是不是有点故意给老头子出难题了。

    二人沉默片刻,姚逵说道:“听说,武三思为武崇训举哀,祭奠用品,耗费已逾万亿,还杀了两个府里的美貌婢女,给武崇训陪葬。”

    “已经有官员准备参他一本了。”

    “让他们停一停,不要参劾武三思。”李俊沉吟道。

    姚逵疑惑不解的眼神映入眼帘,太子殿下这是糊涂了?

    趁这个好时候,还不把这老贼拍死。

    李俊点了他一句:“虽说除恶务尽,但穷寇莫追啊!”

    姚逵心中茅塞顿开,忽然觉着自己又学到了一招。

    太子殿下,你也不简单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