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选将军当选至诚之人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新作求支持,求收藏,求推荐,谢谢大家!

    水滴成串,沿着背脊拱起的屋瓦边缘,渐渐垂落。

    新筑的朱红木门,嵌着表面浑圆的铜乳钉,异兽衔铜环,昨夜又增新绿。

    暴雨初歇,艳阳抬头,位于皇城当中的太子东宫,迎来了新的一天。

    昨夜一场好雨,让李俊享受了香甜一觉,起身之后,阿城上前一通忙活,替他穿戴整齐,李俊已经渐渐适应了这样有人伺候的生活。

    他嘱咐一句:“东西都做好了吗?”

    那阿城正在给他扣腰带,头也没抬,笑道:“怪模怪样的,倒是都做好了。”

    “太子殿下可要去试试?”

    “不必了,姚师傅都已经来了,还是先去上课。”

    一提那姚老爷子,阿城便乐了:“姚师傅今天精神不错,看起来做了不少准备。”

    姚珽老爷子今天可是卯足了劲头过来的,他老人家,那是个正经的书生,文学第一,军事方面实在不擅长。

    只不过,昨天被年轻的太子这么一激,还真把他的一腔热血,给调动起来了。

    不就是六韬吗,只要我老姚用心研究,别说是六韬,就是七韬,八韬也不在话下。

    却见,太子晃晃悠悠的走过来,仍是没有什么体统。

    姚珽拿出早就写好的书册,李俊随意坐好,姚珽开腔道:

    “太子殿下,我们先从第一卷,文韬讲起。”

    这本教材,那可是姚珽的心血结晶,昨天晚上熬了一宿,就为了把太子给讲趴下。

    他清了清喉咙,就要开讲,李俊却说道:“姚师傅,我要听的是兵法,不如就从龙韬这一卷开始讲起吧。”

    姚老爷子气的,差一点摔桌子走人!

    这听课也有跳着来的吗?

    关键是,龙韬那一部分,他还没准备了。

    他脸面涨红,敢怒不敢言。

    李俊却笑道:“姚师傅有话,不妨直说。”

    “太子既然有命,老臣就不藏着掖着了。太子是真心想学兵法,还是为了戏弄老臣?”

    李俊咧开大嘴,哈哈几声。

    而后,笑容迅速收敛,正色道:“自然是真心想学。”

    既是真心想学,姚珽也不好再说什么,太子一心想学兵法,他虽不擅长,可讨论一下,还是可以的。

    乃问道:“不知,太子殿下想听些什么?”

    主动过问顾客的需求,制定个性化产品,这才是现代服务行业的先进做法,姚老爷子果然有点上道了。

    “我们不如讨论一下历史上的那几场大战,要知道,只有在战场上得到验证的战术,才能称之为兵法。否则都只是纸上谈兵而已。”

    这一番话对姚珽的触动很深,别看太子神色戏谑,可说出来的话,确实见解独到。

    “姚师傅,桂陵之战,齐国为何得胜?”

    这个问题难不倒姚师傅,他略一沉吟道:“围魏救赵,在魏国进攻赵国都城邯郸之时,齐军背后偷袭,包围魏国都城大梁。这时,魏国精锐全在赵国境内,其目的是一举打垮赵国。故而,都城之中负责守卫的都是老弱病残。”

    “齐军战略得当,事实上,老臣以为,齐军主帅孙膑从没有想要真的进取魏国都城大梁,他只是做出姿态,引得魏军主帅庞涓必须引兵回撤,救援大梁。”

    “因为庞涓比任何人都清楚,大梁城内守备空虚,不救,则有倾城覆国的可能。他作为军队主帅,不能冒这个风险。不得不说,孙膑真乃兵王再世。”

    李俊连连点头,他嚷着要读兵书,本意确实是想刁难一下姚珽,只要让他别再给自己叨叨那些四书五经的玩意也就罢了。

    却没想到,姚老爷子深藏不露,除了精通文字,对兵法也不是一窍不通。

    这就更对了李俊的胃口,他上大学的时候,参加了军事社团,没少研究历史上的经典战役。

    他称赞道:“姚师傅所言极是,不过,我却认为,齐军能够获胜,关键在于听取了孙膑的意见。好战术还要有好的执行人才行。”

    “姚师傅请坐。”

    姚珽年事已高,给自己讲课,还天天站着,这哪里说得过去,阿城连忙去搬了一个案几过来,姚珽谦让几句,李俊一再坚持,他也就坐下了。

    李俊接着说道:“当时齐军有两大谋士,孙膑和田忌,二人皆是战国争霸时代,不可多得的人才。齐国当时的地理位置,紧邻赵国、魏国。按田忌之计,可趁着赵国被魏国打的无招架之功的时候,齐军直接进取赵国邯郸。”

    “此为趁人之危之举,但在兵法上也并无可指摘之处。”

    “可若是如此,就可能让疲敝的赵国彻底向魏国投诚,反而壮大了魏国的实力。齐国这边,陷于被动。”

    太子殿下分析的头头是道,姚师傅听得也是津津有味,他心想,以前怎么从没发现,太子还有这样好的口才。

    “而孙膑的战略,以包围大梁的威势,迫使庞涓回兵,而后率齐军在庞涓必经的桂陵伏击,用较少的兵力损失,就将魏军彻底打垮,还保全了几方的颜面。”

    “所以说,取孙膑之策,而弃田忌之策,才是桂陵之战取胜的关键。”

    姚珽渐渐地也琢磨出了一些滋味,他总觉得,太子的话是有所指的,遂问道:“太子殿下的意思,可是想说,选择将才对战役的重要性?”

    李俊猛拍拍手,赞道:“正是此意。只有选用正确的人才,才能将战术运用到极致。正所谓,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

    “是极,是极!”

    “姚师傅,我再问你,选将,最重要的品质是什么?”

    李重俊目光坚定,脸色严正,刚才一番对答,已经见证了李重俊的英明睿智,姚珽再也不能忽视他的问题。

    他知道,这选将一节,正是龙韬篇的内容。说的就是,为政者,应当如何拣选堪当将军的人才。

    姚珽仔细斟酌,说道:“观其诚。”

    李俊欣然对道:“英雄所见略同。”

    “只有一个对我真诚的人,他的智谋才能为我所用,他的德行才能邀买善名,他的廉洁才能让我相信。”

    “我若选将,必选至诚之人!”

    “太子可有人选了?”

    “姚师傅,借你儿子一用。”

    “儿子?”

    姚老爷子愣了一刻,才意识到,他口中的儿子,究竟指的是谁。

    “姚逵那小子?”

    他忽然就对李重俊失去了信心,自己的儿子,几斤几两,自己还不清楚吗?

    就姚逵那个兔崽子,作死胡闹的本领,比太子还要更胜一筹,太子还要用他?

    看来,太子根本不是选将,根本就是选玩伴而已。

    姚珽是个藏不住事情的人,心里不痛快,脸上就带出来了。李俊怎能不明白他对自己,对姚逵的不信任。

    两个吃喝玩乐的臭皮匠,还能变成诸葛亮不成!

    可李俊心里闪过的,是那日在飞仙阁,姚逵挡在自己身前用力保护的情景。

    别看姚逵平时没个正经模样,拈花惹草,胡作非为,可在关键时刻,他把李重俊看做是朋友,而不是高高在上的太子!

    若是在李重俊身边票选最忠诚伙伴,姚逵敢称第二,没人敢称第一。

    姚老爷子带着满腹疑问,李俊想给他解释也解释不清楚,只殷勤让道:“姚师傅,今日讲的也够多了,剩下的,明日再讲也不迟。”

    “走,随我一同去花园,我给你看几样好东西!”

    李重俊目光炯炯,满面笑意,这让姚珽心中,疑惑更甚,这个臭小子,又要搞什么把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