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打的就是你武家人!

作品:《回到大唐当皇帝

    李俊低头一看,哟,这不是武崇训吗!

    只见武崇训趴伏在地,嘴里哼哼唧唧的,李俊忽觉后背一阵温暖,一副轻柔的身子伏在了他的身上,正是翠娘。

    他立刻回头对她说道:“翠娘,你去里屋躲着,千万别出来!”

    翠娘听命,静静返回后屋。

    姚逵靠过来,问道:“仁哥,他怎么办?”

    只见对门的房间仍然打的热闹,杯盘落地,桌案横倒,李俊在打乱了的人群之间,窥见了一个熟悉的身影,生的面若桃李,剑眉星目,正是武延秀!

    原来是这些武家的贵公子,喝多了酒,坐地闹事,李俊心中暗爽不已。

    对于他们李家人来说,凡是姓武的,都没一个好人!

    就说这个武崇训和武延秀吧,两人年龄相仿,现在可是武氏家族年轻一辈中的翘楚,当然说的不是能力,而是姿色。

    武崇训是武则天长兄武元庆的儿子武三思的儿子,而武延秀呢,则是武则天的二兄武元爽的儿子武承嗣的儿子。

    要说现在二人在朝中的声势,倒还是武崇训更胜一筹。

    他的父亲武三思,现在还活着,且把持着朝政,这人在,势就在。

    而武延秀的父亲武承嗣早就在则天时代,就已经因为武则天不册封自己当太子,给活活气死了。

    况且,武崇训现在可是安乐公主李裹儿的驸马。

    而安乐公主,正是当今皇帝唐中宗李显最为疼爱的幺女。

    李显就像是李裹儿的复读机一般的存在,李裹儿在李显那里,是所求无不得。

    作为驸马都尉的武崇训,可是非常合安乐公主的胃口,那耳边风吹起来,也是呼噜呼噜的。

    武崇训得了安乐公主这个大靠山,更是能量倍增。

    知道后事发展的李俊,忽然间,脑中灵光一闪。

    他穿越的这个年代,还当真恰到好处。

    要知道,这武崇训和武延秀可都是安乐公主的丈夫。

    历史上的李重俊在宰杀了武崇训之后,李裹儿就再嫁给武延秀,照样和武氏家族联姻。

    正是在神龙二年这个风云际会的年代,武崇训和武延秀竟然都活着!

    只在一瞬间,一个邪恶的奸计,就在李俊的脑袋里形成。

    李俊愣怔了半天,才说道:“还能怎么办,把他抬起来!”

    二人手脚并用,连忙将醉鬼武崇训搀扶起来,却见,武崇训红着一张脸,哼唧道:“太……”

    “太什么太,你太爷爷的!”

    “老子是仁哥!”

    好险好险,没想到这醉鬼竟然还认得出自己,看来还是醉的不够。

    李俊顺势就抡起一拳,照着他的面门而去,武崇训瞬时就蔫了。

    姚逵在一旁看的都愣住了,他知道以前李重俊和武崇训非常要好,吃酒耍钱都是混在一起,今天太子怎么不救人,反而打人。

    忙拦道:“仁哥,莫要打人!”

    “为什么不打,”李重俊反问道:“老子今天打的就是武家人!”

    这世道,真是日月轮转了!

    二人将武崇训拖出房门,随手一扔,门外仍是混战不休,且有几个人身上已经挂了彩。

    姚逵见情势不妙,立刻打算带着李重俊撤退。

    自己的老爹是太子的师傅,自己却天天和太子胡混,要是让老爹知道,他和李重俊跑来飞仙阁。

    就是明知道是太子带着姚逵去的,老爹也会认定,是逆子姚逵,蛊惑着太子去的。

    这热闹才刚开场,李俊哪舍得离开,他躲在自己这边房间,观看着战势。

    只见一个红胡子的公子,抄起一个春瓶,就往武延秀的脑袋上砍去。

    武延秀身形晃了几晃,退让到房门一边,这时,又一黑脸大汉,趁着武延秀发蒙,趁势就赏了他一计窝心脚。

    一群醉鬼,早就喝的神志不清,这下,在打架斗殴的场景下,各位公子倒实现了短暂的平等。

    李俊略有些失神,等他反应过来,武延秀竟然向自己这边扑过来。

    好家伙,你个狼子野心的武家人,还敢接近我!

    看我不打死你!

    李俊一顿乱拳,劈头盖脸而来,一点机会也没浪费。

    反正,群殴打成这个样子,早分不清是谁下的手了。

    这时不出黑手,他还是能打就打,能搂就搂的李俊吗?

    他这打死人不偿命的阵势,可是把标准纨绔子弟,吃喝玩乐大明星的姚逵给吓着了。

    忙拉着他的手,摇晃道:“仁哥,你睁眼看看,这是武延秀啊!”

    李重俊打的正欢,潇洒一甩头:“我知道他是武延秀,我今天打的就是姓武的,跟你说了多少回了,还不长记性!”

    这还得了,别说是把权势滔天的武家人打伤,就是大唐太子,当街打人,这传出去,都是宫廷丑闻。

    姚逵赶紧挡在李重俊的身前,好歹给他遮一遮。

    武延秀这张好看的小脸上,是青的青,紫的紫,李俊也打累了。

    干脆席地而坐,观察着武延秀他们这边屋子里的情况。

    那千金难见的花魁素锦,现在已经躲在屏风后面,只敢露出惨白的小脸。

    不过,这美艳的素锦,却并没有锁住李俊的视线,引起他注意的,是在角落里打坐的一个青年。

    一袭青衣,头戴小冠,姿容虽比不得武延秀及武崇训,可难得的是那一股子勃发的正气。

    嘶,这人是谁?

    年纪看起来,和武延秀他们差不多,可李俊绞尽脑汁,也回忆不起来他的名姓。

    他怼了怼姚逵:“那人是谁,我怎么没见过?”

    姚逵一看就乐了:“他呀,他是武延宗。”

    “他也是武家人?”

    “是啊,他跟着老爹武攸绪,不是在庐山修道,就是在嵩山练武。你没见过他,正常。”

    经了他的提醒,李俊想起来了,这武家唯一一个知道远离是非,明哲保身的神奇人物,就是武攸绪。

    这武攸绪是武则天的从父武士让的孙子,若是贪恋权贵,也是能有大发展的。

    可他却一心隐居,说什么也不参加朝堂的争斗,竟然真的保全了自身,活到了唐玄宗开元年间。

    他居然还有儿子,李俊捻着胡子一把,有意思,这乱架打成这样,他还能端正打坐,这人不一般。

    李俊不禁感叹道:“原来武家还有好人。”

    正在这时,被打的鼻青脸肿的武延秀,居然暗搓搓的爬起来了,模模糊糊之中,他的眼前出现了李重俊的大脸。

    “太子殿下怎么也来这里……”

    “太子殿下!”

    身后,老鸨子尖利油滑的声音响起,震得李俊的耳朵,嗡嗡直响。

    老鸨子绕到前面,瞪眼道:“你不是李仁吗?”

    呔!

    光顾着打人痛快了,竟忘了打的这样热闹,会惊动楼下的老鸨子。

    各位贵公子打砸的一片狼藉,她怎能不上来看看。

    就算不劝架,也得算算账啊。

    这桌啊,柜啊,盆啊,碗啊,哪个不是值钱货。

    李俊忙牵起笑脸:“鸨姐听错了,他说的是太爷爷,他认错人了!”

    “那边还有几个清醒的,鸨姐快过去看看,该修理的修理,该赔偿的赔偿,别让他们跑了。”

    趁着老鸨子打愣的功夫,李俊已经拉着姚逵飞也似地奔出了飞仙阁。

    这以后,大唐洛阳城就流传着这样的传说:猛侠客李仁,暴打武氏狂徒!

    谁也不会知道,这个幕后黑手,就是当朝太子李重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