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16章 没脖子就不完美

作品:《超凡贵族

    东开拓领,灰狗村。

    它曾是开拓者第一批修建的村寨之一,地理环境非常出色,村寨的周围是肥沃的红土原野,南面有一片植被茂密的山林,为村民提供石料、木材和燃料,最重要的是,一条十几米宽浅河就在村寨东边的低洼处汇成一个美丽的湖泊。

    凭借的稳定的水源,灰狗村可以扩建为镇。

    如今,它成了食人魔的巢穴。

    环绕村寨,用双层原木和灰浆石子建造的坚固围墙坍塌了一小半,村内建筑几乎都遭到不同程度的破坏,尤其村民木屋全部被夷平,原址上用原木搭起一个个高大的草棚。它们足有5米多高,围成一个首尾相连的大圈,没有墙壁,顶部是防雨的草棚顶或者不同种类的兽皮。棚子里挂着食人魔的美食——风干肉,来自不同种类的受害者,有麋鹿、野熊、老鼠,也有豺狼人、地精、半人马和熊怪,唯独没有人类。他们已经被吃光了。

    棚圈的中心生着几堆篝火,上面架设大锅,十几头食人魔正坐在篝火旁,等候狗头人奴隶烹制食物,地上散落着被粗暴分解的新鲜猎物,从残骸的特征看,那是两只雄性半人马。

    灰狗村的几间仓库还算完好,门的位置破了一个3米高的大洞,正好方便食人魔进出,里面存放着村民储备的粮食和物资。食人魔是智慧种,懂得储藏食物需要避雨。

    村子墙壁的破口处,钉着一根木杆,上面插着一个硕大狰狞熊脑袋,它并非野兽,而是熊怪的头颅。每个进出村寨的食人魔和兽人奴隶都能看到彰显部族首领力量的战利品。

    曾经属于人类的灰狗村现在充满了原始而粗犷的气息。

    南面五公里外的山林,有一个修长窈窕的身影站在一株大树上,向灰狗村眺望。她手里握着一把造型精美的秘银战弓,一身合体的黄金半人马皮甲勾勒出婀娜的的曲线,纤腰长腿表现出弹性惊人的力量感,乌黑秀发,深蓝眼眸,五官精致秀丽,挑不出半点瑕疵,仿佛传说中的美丽精灵,细长的眉毛笔直如剑,相比那些娇艳柔媚的高阶女骑士,平添了一丝凌厉空灵的气质。

    安德莉娅.温布尔顿伯爵,人类国度中有数的风系大骑士。五公里外的灰狗村,普通骑士要借助水晶望筒侦查敌情,她仅用肉眼就能把村子里的状况看得清清楚楚。

    水晶望筒虽然珍贵,撒桑帝国也不是拿不出来。作为身份高贵的温布尔顿女伯爵,安德莉娅原本不需要亲自监视食人魔的动静,她这么做是因为侦查灰狗村的任务相当危险,已经有两名初阶骑士牺牲,甚至一位高阶女骑士也差点陨落。

    盘踞在灰狗村的兽人包括一千八百多只地精、四百多个狗头人、二百多只豺狼人、五十九个食人魔,其中有三个大地精、八十多只熊地精、十几个龙脉狗头人、二十几个凶暴豺狼人、三十七个成年食人魔蛮兵和两个狂暴食人魔。

    它们的首领是一头黄金阶的食人魔督军。

    这股兽人盘踞势力非常强大,而且它们的实力每天都在增长。

    灰狗村周围八万多亩即将成熟青麦,为地精和狗头人提供了充沛的食物。大地精具备驯兽天赋,它们组织手地精蓄养牛羊牲畜,还有豺狼人猎手抓捕的野生动物的幼崽。狗头人都是天生的矿工和铁匠,尤其那些龙脉狗头人,传说它们身上有古代巨龙的血脉,凭直觉就能找到亮晶晶的宝石和各种矿物,还会喷吐火焰,尽管威力不大,点燃木柴却绰绰有余。

    地精和狗头人在灰狗村的后面,用泥土和石块垒了十几个火塘。附近没什么矿脉,它们把搜集到金属农具进行熔炼,打造成粗苯简陋的兵器,供食人魔蛮兵使用。

    食人魔督军就是凭借一根金属狼牙棒轻松击败附近的一头熊怪首领,夺取大量兽人奴隶,把势力范围扩张到600平方公里。

    这种情况在安德莉娅杀死了几头来森林伐木的食人魔后得到遏制。食人魔督军不再离开老巢,去攻伐其他盘踞兽人,而灰狗村的兽人也不再踏足南面的森林。

    安德莉娅一个人牵制一伙强大的兽人强盗。

    同时,她也被食人魔督军牵制住了。只要她敢离开山林的掩护,食人魔督军会把她追到死。

    一个人的能力再强,也只有一个脑袋一双手。食人魔督军和安德莉娅相互牵制,其他的兽人在狂暴食人魔的带领下,不断地扩张地盘,它们甚至袭击了半人马先锋,虏获大量粮食物资和地精奴隶。灰狗兽人的数量也在持续增长。

    风系大骑士以攻击力强大著称,安德莉娅很想找个机会射死食人魔督军,但食人魔督军没给她任何出手的机会。

    安德莉娅具现虚空风元素的最远射程800米,食人魔督军躲在村子的建筑群里不出来,安德莉娅没法锁定它,它却可以感知到危险的方向和来源。灰狗村外围1公里居住着大量地精,还有许多豺狼人猎手在更远的麦田里巡逻。盘踞兽人的警戒圈足足3公里,安德莉娅一旦离开森林就会被无数双眼睛发现。

    事实上,她不可能偷袭一个食人魔督军。

    兽人不够聪明,但它们拥有自己的生存本领和战斗经验。

    安德莉娅的任务是盯着食人魔督军,等巴塞留斯公爵召集军队,端掉盘踞在灰狗村的兽人势力。

    灰狗村距离东境防线的布朗要塞太近了,普通人从灰狗村到布朗要塞的外围营垒只需步行十天。而营垒是要塞防御体系的重要节点,它的防御工事包括15米高、4米宽的原木栅栏,15座坚固的灰岩箭塔,外围设有壕沟、陷阱、拒马和矮墙,相当于5个加强的岗哨营地,内部储存大量补给,平时由300步兵驻守,配备15具重型弩炮,战时可容纳2000骑兵。

    灰狗村是第一批开拓领村寨,领主准备将其扩建成镇。它的防御工事比标准营垒相差仿佛,但食人魔督军攻破了灰狗村。

    几门重型弩炮可以杀死白银阶的狂暴食人魔,但深度凶暴化的食人魔督军总是在炮手发射的间隙,提前躲避致命的弩矢,用巨大的石块挨个点名十几米高的箭塔。等灰狗村所有弩炮都被打掉了,坚固的双层原木围栏在食人魔的面前显得格外单薄。

    食人魔能攻破灰狗村,就能攻破布朗要塞的外围营垒。它们对布朗要塞的防御体系构成最直接的威胁。

    对于黄金骑士而言,食人魔督军是非常危险的对手。双方很少碰面,那是因为食人魔督军总能提前避开黄金骑士,真要单打独斗,食人魔督军的胜算更大一些,它们至少有和黄金骑士同归于尽的能力。

    对付食人魔督军最稳妥的方法是召集两到三位黄金骑士,配合高阶神职者,采取以多打少的围杀战术,还不能让它提前逃跑。如果食人魔督军凭借野性直觉逃脱围杀,它很快就能纠集一批兽人奴隶,再次形成一股势力,甚至在黄金骑士的压力下,同其他强大的兽人盘踞势力融为一体。

    那样的话,东境防线的情况只会变得更加糟糕。

    巴塞留斯公爵被誉为最接近传奇的黄金骑士,他面对一头食人魔督军也要力求万无一失。东境防线的兵力紧张,鹰狮骑士团不能被灰狗村的食人魔督军牵扯太多的精力。巴塞留斯公爵原本想要邀请多铎王国的两位殿下共同围剿灰狗村的食人魔部族,毕其功于一役。谁知道,铁壁骑士团突然离开驻地,急急忙忙地去清剿东境防线南段的兽人盘踞势力。鹰狮公爵只得向他的堂妹奥萝克希娅.巴塞留斯女公爵求援。

    奥萝克希娅殿下独立镇守东境防线的北段,她从自己的防区赶到中部的布朗要塞还需要一些时间。

    巴塞留斯公爵只得派遣最强大的狂风女骑士暂时拖住食人魔督军,防止它进攻布朗要塞的前进营垒。

    身为铁山亲王剑圣德拉文.温布尔顿的继承者,安德莉娅平时眼高于顶,在这片山林蹲守了十几天,令她开始有些不耐烦。她将秘银战弓挂在背后,打算招呼手下的骑士小队继续监视灰狗村的动静,自己回临时营地休息。

    这时,灰狗村的方向突然出现了几股她最熟悉的元素波动。

    锐利、迅疾、狂烈,是虚空风元素!

    比她具现的虚空风元素更犀利、更凝练、更强大!

    “嗷!”

    地动山摇的狂吼声中,灰狗村的大仓库猛地爆裂,激射的碎石断木砸倒一片地精和狗头人,一个庞大的身躯比飞溅的石头还要快一步冲出仓库,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撞破一面完好的双层原木栅栏,朝着与山林相反的北面狂奔。

    它足有3米高,宽厚粗壮如城墙的身躯挂着沉重的金属板甲,二百多磅重的铁铸狼牙棒在它的手里仿佛木柴一样轻便,它一手捂着自己的脸,一手挥舞狼牙棒,拼命向前狂奔,惶恐逃窜的模样就像被野蜂追咬的农夫。

    五道靛蓝的流光围绕它的身体自由旋转,任凭狼牙棒横扫驱赶也无济于事,食人魔督军跑得越远,蓝色流光就越壮大,当它眨眼间,跑出800多米,那五道靛蓝流光已凝练到了极限。安德莉娅感知到虚空风元素从未有过的恐怖。

    食人魔督军逃命的速度接近80公里的时速,可即便它跑的再快也不可能比虚空风元素更快。第一道靛蓝流光击中它的后背,锋利的虚空风元素切割板甲,截断绞链,狗头人打造的沉重板甲在激荡的气流中掉落,露出食人魔督军板扎一片的褐色皮肤。第二道靛蓝流光打在后心的位置,食人魔督军发出痛苦的狂嗥,速度陡然提升了一成,接着是第三道靛蓝流光……

    第四道…...

    第五道……

    四道虚空风元素全部击中同一个位置,食人魔督军的后背布满了裂纹,蛮皮术将伤口拼凑在一起,它看起来就像一个缝缝补补的破娃娃。

    巫师?

    安德莉娅知道虚空风元素已经渗透食人魔督军的身体,破坏了它的内脏,它之所以还能以更快的速度狂奔,是因为蛮皮术和狂暴天赋的效果。

    越痛苦就越强大。

    食人魔督军遭受这种程度的虚空风元素打击,就算不死,也必然受重伤。

    骑士和神职者都没有控制虚空风元素隔空打击食人魔的能力,除了神秘而强大的巫师,安德莉娅想不出第二种可能。

    然而,狂暴状态的食人魔督军调转方向,朝安德莉娅所在的位置直直地冲了过来。它的眼睛一片茫然,毫无聚焦。

    咦?重伤狂暴,失去神智了……安德莉娅瞳孔微微收缩,迅速向下方的扈从吩咐道:“你们马上回临时营地,带队撤离。我杀了它,自己回布朗要塞。”

    扈从骑士立刻带人向树林深处跑去,这种层次战斗,他们根本插不上手。

    安德莉娅运转斗气,排除兴奋的情绪,拉开造型精美的战弓,环绕虚空风元素的秘银箭锁定食人魔督军的头部。

    那个巫师强大的超乎想象,可他或她经验不足,如果具现虚空风元素,持续打食人魔的脑袋,它已经是一具尸体了……现在嘛,斩杀食人魔督军的荣耀属于我安德莉娅.温布尔顿!

    狂暴的食人魔督军冲锋速度提升了一半,  6公里的距离,转瞬即至。

    安德莉娅身边的空气突然涌动,耳畔随即响起一道陌生的声音,没有生动的情感,完全由空气摩擦振动引发,尖锐嘶鸣,宛如非人的神邸。

    “赶紧逃命,往树林里逃,你不是它的对手。”

    安德莉娅不为所动,唇角向上翘起,露出一个冷艳的笑容,“巫师,下次记得,要打食人魔督军的脑袋。”

    她手指一松,靛蓝的流光直射已逼近千米之内的食人魔督军。

    但是,就在安德莉娅松开秘银弓弦的刹那,眼神一片茫然的食人魔督军突然做出一个投掷狼牙棒的动作,恰好低头避开射向脑袋的靛蓝流光。

    数百磅重的狼牙棒宛如一颗流星,砸在狂风女骑士站立的位置,咔嚓一声巨响,木屑四溅,三人合抱的参天大树从上部折断,巨大的树冠轰然倒塌,激起一片烟尘。

    食人魔督军赤手空拳,冲锋速度明显又快了一分,仿佛一头发怒的巨兽,冲进山林,朝一个快速移动的苗条身影穷追不舍。

    狂风骑士在半元素化状态下,体内充盈着虚空风元素,奔跑速度快如闪电,能够在空中转折变向。山林的树木不算密集,但每株树都生的粗壮结实,反而成为安德莉娅甩脱食人魔督军的障碍。

    无论她如何变向,食人魔督军都死死地盯着她,以直线的方式追赶,一路碾压,没有什么障碍能承受它的野蛮冲撞。

    安德莉娅的近战能力同样犀利,可她不会产生同狂暴食人魔督军贴身近战的想法。她现在尽量选择跑直线,只要脱离这片山林,进入后面的岩石山坡,便可以跳上悬崖峭壁,从容射杀在后面追赶的食人魔督军。

    它身负重伤,狂暴总会结束的,我的斗气应该能支持的住……安德莉娅运转斗气,脑海中没有杂乱的负面情绪,冷静地分析自己的优势,以及所要采取的反杀策略,但也知道,自己不了解这头怪物的状态和手段。

    怪物学中的知识永远不能作为评判不同个体的标准。

    以此同时,山林中,一个身影正无声无息地向狂暴的食人魔督军迅速逼近。

    风行、轻灵之体、涌动、超限赋予维克多旁人无法想象的机动能力,他的力量和体能超越黄金阶的狂风骑士,速度、敏捷、感知超越黄金阶的大地骑士,超限把所有的天赋组合成最佳的运转模式,精准计算前进的路线,每一个障碍物都成为追击的助力。除了同时兼备大地、狂风和怒涛的西尔维娅,维克多自信没有人能和他并驾齐驱。

    两天前,炼金乌鸦发现了这伙食人魔强盗,当天夜里,维克多亲自侦查灰狗村的兽人盘踞势力,锁定了食人魔督军的特征,和罗兰商量之后,决定今天动手,铲除这股威胁东境防线的兽人势力。

    宿敌战技能够锁定并打击半径十公里的目标,击杀缺乏风元素抗性的中型怪物易如反掌,但是,纯粹的元素伤害对付高抗性、生命坚韧的食人魔督军就显得无力了。

    维克多不想在人前暴露用萨隆磨铁打造的追踪魔箭,又担心狂暴的食人魔督军大量杀伤先锋军战士,便潜入山林深处,用宿敌先重创食人魔督军。

    虚空风元素渗入食人魔督军的身体,切割它的内脏,但食人魔督军的元素抗性削弱了宿敌的杀伤力,弥漫在体内的结缔组织确保内脏器官的运转,制止大出血。食人魔督军受了重伤,却不影响它的行动能力。

    这无关紧要,食人魔督军的狂暴是被动天赋,它调动生命潜能,解除生命威胁,对内修复损伤,对外消灭敌人。食人魔督军的野性直觉能够感受危险,却无法锁定金眼形态的维克多。没有敌人的位置,它只能选择逃跑。庞大的生命内潜会修复它的伤势,致命伤变成中等伤势,生命危险解除的同时,狂暴也跟着结束,从而陷入虚弱期。等先锋军荡平灰狗村的兽人,维克多再去了结它也不迟。

    食人魔督军那么深的脚印,就算不用宿敌的追踪直觉,维克多找到它也不困难。

    维克多没想到狂暴失智的食人魔督军会调头朝山林冲锋,惊讶之余,他跃上树梢,发现了狂风女骑士。

    显然,她的杀机触动了食人魔督军的野性直觉,把她当成需要消灭的生命威胁。

    狂风骑士有杀死食人魔督军的能力,但她胜算渺茫。

    狂暴状态的食人魔督军不听、不闻、不看、不想,纯粹的心灵之力与庞大的生命内潜结合,深度的心灵之火与深度的野性直觉结合,达到心灵之触的境界,全凭本能作战,是接近完美的战斗机器,可以视为放大版的图尔南斯。

    当然,它的心灵之触比图尔南斯的弱很多。可图尔南斯杀食人魔督军也是一击毙命,不给它狂暴的机会。

    濒死狂暴的食人魔是它最强大的时刻。白银阶狂风女骑士想独自干掉它,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

    食人魔督军和狂风骑士追逐,双方的胜负在于是九百公斤重的食人魔督军先耗尽生命内潜,还是狂风骑士先耗尽斗气。

    好吧,风系骑士不以斗气悠长见称。

    维克多要救她,必须面对一个濒死狂暴的食人魔督军,但就凭狂风女骑士那一头乌黑的秀发,他还是决定搭救她一次。

    人类国度的狂风骑士屈指可数,按照家族纹章学,安德莉娅.温布尔顿算起来还是他的姑姑,十代以外的那种。

    维克多宛如无质的幽灵,从侧面切入战场,食人魔督军的心灵直觉也发现了近在咫尺的威胁,比成年人脑袋还大的拳头猛地轰了过去,空气都变成了浆糊。

    开弓没有回头箭,打出去的拳头也得收回来,才能打第二拳。即便心灵之触也不能让食人魔督军的胳膊变成没有死角的触手。全凭纯粹的心灵本能战斗,无法自主思考,就是食人魔督军和图尔南斯的差距。

    这种差距,在维克多无可匹敌的计算力和超凡入圣的速度面前等于致命破绽。

    他顺着空气的流动,飞絮般的飘在食人魔督军中门大口的胸前,精金长剑上的乌黑气流转为靛蓝,身体猛地下沉,剑光闪现。

    天启的时间减缓。

    轻灵之体的灵动。

    磐石之躯的力量。

    苍蓝之刃的犀利。

    狂暴食人魔督军的脑袋被他摘了下来,轻松地就像摘一枚果实。

    **************

    风驰电掣的安德莉娅突然感知到身后有虚空风元素一闪即逝,随即传来食人魔督军沉重散落的脚步,以及树木折断的响身。

    她跃上一株大树的树杈,回头看见没有脑袋的食人魔督军胡乱锤打了一阵,轰然倒地,先前的伤口尽数迸裂,浓稠的血水从破碎的身体里喷泉般涌出。

    两百米外,一位身穿龙蜥皮甲的俊美青年一手提精金长剑,一手提着食人魔督军的脑袋正注视着自己。他身材挺拔匀称,黑色头发,略尖的耳朵,暗金眼眸涌动着如雾的金色虹光,扬起还在眨眼的食人魔脑袋,说道:“安德莉娅,知道它先前为什么捂脸,不捂后脑吗?它的脑壳硬的出奇。”

    安德莉娅小嘴半张,眼神楞楞地看着对方。

    “.…..还有。”他提起被削掉下巴,耷拉舌头的食人魔督军首级,神情不满地摇头道:

    “纳尔森说得没错……这家伙没脖子。”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