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8、证据

作品:《皇后她只想种田

    李总管的喜色顿时卡在了脸上,慢慢变成无数愁绪,“事情不太好,公子今早还……还过了堂……”他本来想说受了刑,但看李夫人表情激动,临了又换了话茬,又说:“我想见见郡守大人,可郡守大人根本不露面,尚二那里我也不敢派人去,怕被人抓到了把柄……”

    尚二就是那个杀了妙妙的人,这些年没少帮李家做事。

    李夫人面色青白,咬牙说:“来人,帮我更衣!”

    “夫人,你这是——”

    “我要亲自去求郡主!”这清河府是清河郡主的封地,只要郡主松口,这件事情完全可以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可李夫人万万没想到,她穿戴整齐到了郡主府前的时候,扑了个空。

    那守门人只说:“京中小郡主的生辰快要到了,咱们郡主出城去为小郡主斋戒焚香祈福,昨晚刚走。”

    李夫人哪能没听出来这是清河郡主不愿插手这事儿的意思,没了办法,只得硬着头皮去见献王。

    到了驿站门口的时候,她也顾不得什么,让身边丫鬟扶着自己下了马车。

    丫鬟前去找人通传,那守卫的护卫直接说:“王爷身体不适,此时正在休息,你就别胡搅蛮缠了,快些离开吧!”

    “可是我家夫人真的有急事——”

    护卫依旧冷面以对:“再不走便赶你们走!”

    丫鬟不敢再说,赶紧到了李夫人跟前,压着声音说:“夫人,这可怎么办?”

    李夫人虽然经过精心打扮,但脸色依旧憔悴,行走之间脚步还略有些虚浮,李夫人声音也有些沙哑:“护卫大哥,求你通融,让我见王爷一面吧——”

    守门的护卫表情平静:“王爷累了,已经歇下,你要是有什么,换个时辰再来吧。”

    李夫人说:“可我真的有很要紧的事情……这样行不行,你帮我请王爷身边的泽护卫前来、这总可以吧!”

    “不是我不通融,也不是我不让你进去,是王爷……他已经休息了,泽护卫也在忙着,李夫人,你还是早些回去吧。”

    早些回去?

    李夫人脸色发白,昨天怡红院出了事,偏偏她被突发的事情一惊,直接气的厥了过去,等缓了一晚醒过来已经是早上,得知一切已经晚了!

    不但怡红院的鸨母被传去问话,连她最疼爱的李玉都被过了堂!

    那个清河郡守是这几年来清河府少见的清廉之人,铁面无私,玉儿不定在堂上吃了多少苦头,而且那个鸨母……她是知道事情来龙去脉的,迟早要禁不住拷问都招了出来。

    这件事情是李总管出面找的人,李玉前脚和妙妙那样,后脚就被杀了,李玉当时在现场,事情还是李总管策划,这、这、这怎么能脱得了干系?!

    这几年政局紧张,北方雪灾南方涝灾西北旱灾的,底层收成减少,好多人吃都吃不饱,再加上这个过分清廉的清河郡守,李家不得不放弃一些灰色收入,金缕阁的收入也是一年不如一年,交给薛家的银子也是越来越少,去岁交银子的时候,比往年足足少了三分之一,那薛府大总管已经很不高兴,如今正是政局撕扯的紧要关头,一旦李家爆出买凶杀人的丑事,让有心人拿捏了把柄去对付贵妃和薛家,贵妃盛怒之下若是迁怒李家,保不准要出大事,最重要的是,她儿子也牵扯在里头!

    李夫人这才拖着身子来求献王。

    可没想到献王根本不见她。

    怎么办?

    ……

    驿馆内,亦泽犹豫的说:“主子,李家可是贵妃的钱袋子,如果咱们真的不过问的话……”按照如今清河府的情形来说,扯上人命官司,又遇上个铁面无私的郡守,李家肯定要脱一层皮了,到时也会连带对贵妃产生一定影响,如今京中可正在节骨眼上。

    虽说萧青贤和贵妃并不怎么合拍,但好歹贵妃也是萧青贤的母亲,这样不管真的合适吗?

    萧青贤淡漠的说:“李家犯事与咱们有何干系?也是母妃御下不严!”

    亦泽不敢再说话。

    萧青贤又说:“顾潇然回来了吗?”

    “回来了,但……这一趟似乎又是无功而返。”

    “他就那么想找到那两人……倒也是执着,好吧。”萧青贤叹了口气,“既然如此,那我便帮帮他,让他见到了那两人,问出个所以然来,或许他结了心结,便会随我回京。”

    “这个……”亦泽迟疑的说:“可医仙行踪飘忽,咱们如何找法?”重点是这趟出来所带人手并不多,再分出一支去寻找医仙,那主子的安危就要打了折扣。

    萧青贤提笔:“我亲笔书信一封,你派人八百里加急送去涿州给贺爵。”

    “是!”

    *

    鱼薇薇一路跟着李夫人去过清河郡主府和驿站,看她求助无门并不诧异,可看她竟然去求萧青贤倒有些意外:“她一个商人,不应该认识萧青贤吧,怎么去求他?”

    “李家的金缕阁是贵妃母族薛家的钱袋子,献王是母亲就是薛贵妃。”

    “啊。”鱼薇薇点点头,“原来如此,不过这萧青贤也是好玩,倒不偏帮自己的母亲。”

    石大林点头。

    鱼薇薇说:“好了,时辰差不多了,我们快回墨宝斋去吧。”

    两人前后到了墨宝斋,墨华便迎了上来,“人抓住了,叫尚二郎,经常帮李府处理一些见不得人的事情,这会儿关在柴房里。”

    这尚二的确是前科累累,前些年隔三差五因为作奸犯科被抓紧去,后来李总管找他转为李家办事之后,李家一直把屁股擦的干净,尚二也再没被逮着过。

    “嗯。”

    鱼薇薇点点头,跟着墨华到了柴房,看到一个壮汉被五花大绑的丢在地板上,因为挣扎的厉害,满头的灰尘和头发。

    鱼薇薇左右看了看,找了个长木棍过去,把他脸上头发拨拉开,果然就是昨晚毒杀妙妙的人。

    因为过度的挣扎,这个人现在已经没什么力气了,看着鱼薇薇和石大林的表情虽然凶狠,却根本吓不到人。

    鱼薇薇颇有些嫌弃的蹲远了一点,然后问:“从现在开始,我问你什么你便回答什么,如果说谎——”

    鱼薇薇手里的木棍朝着柴架子上一挥,哗的一声,整个木柴架子立即坍塌,从鱼薇薇挥过棍子的那个位置裂成两半,发出轰隆隆落地的声音来。

    尚二瞪圆了眼睛。

    墨华吃了一惊。

    石大林则暗暗叹了口气,这些柴火,不知道要收拾多久哎。

    鱼薇薇轻描淡写的说:“啊,这架子这么不结实的吗?”她又看向尚二,“喏,我呢,没什么耐性,你如果说谎,我也懒得把你交给郡守了,说不清气性上来就挥你几棍子,你也看到了,我这力道不由我自己,要是断胳膊断腿的,我可是不负责的!”

    尚二也并非蠢货,这些人能从李家眼皮子底下抓住他,当然不是吃素的,至少比李家要厉害的多,哪敢犹豫?立即就点头如捣蒜,还唔唔唔个不停。

    石大林上前把他嘴上的东西拆了。

    尚二喘着气:“我什么都说、什么都说——”

    鱼薇薇搬了个凳子坐下,“那开始吧!”

    尚二便从杀妙妙那件事情开始说,如何找他,如何给的他鹤顶红,背书一样说的巨细无遗,说完鱼薇薇皱着眉头思忖李家可真够黑心肝的。

    可这皱眉的动作吓到了尚二,他以为鱼薇薇不满意,立即又开始说别的事情,这样一路说下去,说了一个来时辰,竟然把这些年自己给李家干的好事都给说了。

    鱼薇薇一开始听得目瞪口呆,越听到后面,越是后心冒冷汗。

    她完全没想到,李家这些年背地里竟然做了这么多腌臜事,光是尚二手上过的人命就有七八条,而且其中五条都是女人的,被李玉招惹过的女人或者企图招惹李玉的女人!

    鱼薇薇深吸口气:“墨华,都记下了吗?!”

    “嗯。”

    “那就把他送到他该去的地方。”

    “是。”

    尚二脸色大变:“我什么都告诉你了啊,我什么都告诉你了,小姐饶命、饶命——”

    石大林哪会让他废话,飞起一脚,快准狠的让他闭了嘴。

    鱼薇薇出了墨宝斋,石大林也跟了出去,“吴家那边我去吧?”

    “一起。”鱼薇薇既然这样说,石大林只得点头。

    石大林驾着马车,绕了大半个清河府,到了下午才到了一个又窄又破的巷子前。

    鱼薇薇下了马车,进了巷子,一路到了最里面的一户人家前站定,敲门。

    很快,有个十六七岁的少女出来开门,“鱼姑娘。”

    “嗯,该办的我已经办好了,你想好了吗?”

    少女重重的点头,脸上还带着几分悲愤、几分决绝:“李家害死我父亲,还驱赶我娘和爷奶,让我们走投无路,如今爷奶都因为没银子吃药去了,我娘也因为受不了这打击起不来身,都是李家害得!我以前是人单力薄对李家再恨也没办法,但现在有了这个机会,我怎么可能轻易放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