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声名显赫的组合

作品:《星光马厩

    贾胖子笑眯眯的指着马厩的入口,冲着宿山问道:“怎么样,这里还不错吧?”

    “不错个蛋啊!这地方放到国内都得进入精准扶贫的名单,你让我在这里呆着大半个多月?”宿山立刻横眉冷目怒斥着贾胖子这个黑心奸商。

    贾胖子揽住了宿山的肩膀,语重心长的道:“你看看,你这人就会以貌取人,我跟你说一般的练马师什么的讲究外表光鲜,但是有一些特别的练马师就像那武林高手似的,不显山不露水,深藏功与名。就像少林寺的扫地僧似的,看着不起眼,但却是高手中的高手,我给你找的这一位就是这样的,别看打扮的眼个要饭的似的,但是真有水准!……”。

    一边说,一边贾胖子便把宿山往马厩里推。

    一进了马厩,宿山看到空荡荡的十来个马位一匹马都没有,而且屋顶上还能看到蜘蛛网,就在宿山抬头的时候,发现一只硕大的耗子从墙角一溜小跑而过,如果再大一点,宿山说不能能把它看成小马驹!

    “我觉得吧,刚才路口的那个马房不错,看起来干净又气派,而且里面似乎还有小咖啡馆什么的……”。

    说着宿山准备抬脚往外走,自己这边口袋里还有几万美刀呢,怎么就不能给马和自己安排个好地方?

    贾胖子一把抓住了宿山“宿长佬,宿长佬,快收了神通吧!”

    “怎讲?”宿山不解的问道。

    贾胖子哭笑不得:“那马房,你口袋里要不是没有个几十万美刀的就不要进去丢脸去了,那边一匹马一天都要花上一两千美刀,这还是最低消费……”。

    “马也有最低消费?”宿山不解。

    贾胖子道:“你见过多少人一辈子能赚几百万美元的?多少人啪啪一次就能收到二十万美金的?马怎么了,那马房的马比这星球上大多数人都能赚钱,就你口袋里的五万块,真不够人家一两个月的消费!所以宿长佬,咱能别挑了么,就这家!”

    “不行!”

    宿山说什么也不干,自己和自己的马来加州那是收钱来的,要是住的地方差那不是跌了面子啦,虽然现在才五万块,但是宿山这边已经有了计划,准备大赚一场了。

    贾胖子见也劝不住这犟货了,于是只得出了门。

    大约花了两个小时,在附近转了一圈,宿山又老实的回来了。

    为什么?

    因为宿山现在和他的马太有名了,不是那种好名声,而是坏名声。

    拜老头子以前吹牛速所赐。是凡是马圈有点阅历的都知道这匹马,更知道有个傻瓜买下了这匹无人问津的马。以至于有些马房的经理或者练马师,看到宿山和马之后,当面都忍不住乐了,怎么可能有人愿意调教他的马。

    这还是不出名一般的练马师,那些有些名声的,更是连见个面都不乐意,直接以栏位满了把宿山和他的马拒之门外。至于宿山相中的那一家,连门人家都没有让两人进去,礼貌的在门口就拒绝了两人。

    因此兜兜转转的转了一圈,宿山与他的马,还有贾胖子再一次站到了破马厩前面。

    “款爷,进去吧?”

    贾胖子这时也想放声大笑,但是实在是怕宿山恼羞成怒殴打他,只得把笑意憋在心中,实在忍不住的时候借上厕所的功夫躲在厕所里乐一会儿。

    再一次进了门,走进去推开了办公室的门,宿山看到一个白人老胖子,体形活脱脱就是加大版加老版的贾胖子。

    再仔细一看哪里是贾胖子说的像个要饭的,简直就是特么要饭的,身上的衣服也不知道多少天没有洗了都泛着油光,脸上的长须都快到肚皮子了,而且还恶心的打着结。

    “老山姆!老山姆!”

    贾胖子叫了两声。

    宿山道:“这就是你的扫地僧?”

    “为人不羁嘛!李白斗酒诗百篇你都没有听说过?要不说你没有文化呢”贾胖子继续胡扯,一边扯一边伸手去推仰天睡在椅子上的老胖子。

    “李白是诗人,这特么是练马的,大白天的喝成这样你还敢跟我提专业?”宿山真觉得贾胖子这事办的太不靠谱了。

    贾胖子根本不搭理宿山,在贾胖子眼中宿山的马能进栏,知道跑到终点,然后得个最后一名跟在别人身后吃灰就行了,要这么好的练马师干什么?搞的跟真的要和别人的马一决高下似的,有必要么?乱花钱!

    伸出腿在老白胖子的椅子腿上揣了一脚:“老山姆!”

    人一脚算是给力了,终于把老家伙给弄睁开了眼。

    老头看了一眼四周,那迷糊的眼神最终落到了贾胖子的身上,看了好久,一副我认识你但是一时间想不起来你叫什么名字的表情,看的宿山不由的觉得左边的蛋有点疼,原本就垂的比另外一个低,现在感觉有人再扯它。

    “迈克,是你么老朋友!”

    老白胖子山姆终于想起来了,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伸手一把像是抱一只小宠物似的把贾胖子熊抱住了。

    “放开,放开!”贾胖子有点吃不消了。

    呃!白胖老山姆打了个嗝,酒气直接越过了宿山冲到了门口。

    也不知道一个嗝打过酒醒了还是怎么滴,老山姆的眼睛亮了,看到了宿山伸出了手:“你就是那位马主吧,你好,你可以和迈克一样叫我山姆!……”。

    “你好,我叫克林特!克林特.宿”宿山说道。

    山姆这边可能是觉得有生意上门了,一张醉脸上居然还挤出了一丝笑意。

    “克林特,你看看,这都是我调教过的马,在我的调教生涯中一共获得过……”一边说一边老头开始显摆了起来,同时拿起了桌上的照片伸手擦了擦,然后冲着宿山伸了过来。

    “这是我调教最好的马,他和我一起赢下了当年的……”。

    老头这边吹着呢,宿山伸头想去看照片,却被老头一把按到了椅子上,他手中的照片也摆回到了原位。

    以照片的成色来看,宿山相信这照片的年纪肯定比他自己还要大一些。把几十年前的事情拿来说,宿山对于这个练马师的成色那是相当的怀疑。

    如果要是可能的话,宿山一准会给自己的马换个练马师,但是现在宿山只能在心里叹上一口气,想着自己这边还是等着赛完一场,赚到一点钱再提别的。要不然以自己现在和马的名声,想找个好的练马师,看样子算是奢望。

    算是半认命了,宿山在老头的絮叨之下签下了练马合同,然后交了钱。好在钱不多,一个月的费用小千美元。

    所有一切都弄好了之后,贾胖子开着车回去了,留下宿山在这里陪着马,同时也承担一些照应马的活儿。

    原本这不是马主的活,但是谁让这马厩破,收费便宜呢,一个月才收小三千美刀还得包括草料,可以说练马师和骑师的费用已经降到了不能再降了。

    送走了贾胖子,宿山回到了马房之中,看到山姆这个老胖子又睡着了,于是宿山只得摇了摇头,然后开始照应自己的马。

    好在这地方有的住,现在加州的天气也不冷,宿山这边还可以对付,只是照应马真的是个体力活儿,不过想想口袋里的票子,宿山咬着牙坚持,好在宿山以前干活就挺拼命的,现在吃点苦也没什么。

    第二天的一大早,宿山这边正等着老山姆的指示呢,发现老头晃晃悠悠的带着一个瘦小的如同孩子一般的墨西哥中年男人走进了马厩。

    “克林特,这就是骑师了,让他骑着你的马去赛道适应一下”

    老山姆打了个哈欠,伸手指了一下旁边的骑师。

    看到骑师之后,宿山心中更绝忘了,因为这个骑师是个跛子,一条腿明显的有点短,走路的时候一晃一晃的。

    天呐!

    宿山此刻真是不知道说什么好了,用屁股想一想,宿山都能猜到这个跛子骑师肯定是最便宜的。

    其实也不出宿山所料,这位跛骑师就是这边骑师里最最便宜的,几乎就相当于最低的工资的那种骑师,而且这位也有一段时间没活了,生活上明显有点落魄。

    “你好,克林特,我叫埃米利诺”。

    跛骑师这边冲着宿山伸出了手,表现在十分有礼貌,和他现在的外表区别很大。

    “你们俩可以选聊着,今天要练的东西我都交给了埃米利诺,我回去睡一会,等八点钟的时候我去赛马场找你们”。

    说完老头转身又进了办公室,门一关,宿山的耳边便响起了酒瓶塞子被拨开的啵的一声。

    “走吧,我去换身衣服”。

    埃米利诺转身进了更衣室,等着再次出来的时候,身上已经换上了马房的骑师服。

    这时宿山才发现原来马房的骑衫是绿色的,要是绿色的也就罢了,上面还带波浪纹,那真是绿的浪到家了,一如现在宿山的处境。

    宿山这边跟在马的身后,埃米利诺牵着马,两人一马向着赛马场走了过去。

    这时候是早上的六点多钟,早上的晨雾也没有散去,赛马场上已经是人喊马嘶的一派热闹景像。

    当宿山和诶米利诺从过道来到赛道中间的练马场的时候,不住的有人和埃米利诺打着招呼,而且还是那种相当不友好的。

    “嘿,埃米利诺,这次可别再把马的腿别断了!”

    “你终于找到工作了么?”

    ……

    类似于这样的话响起,埃米利诺却是一声不吭,如同什么都没有听到一样,整个脸上依旧的挂着淡淡的冷酷表情。

    见说埃米利诺没有什么效果,一些好事的就开始逗起了宿山。

    虽然宿山觉得这个世界没有人有义务对你好,但是对于赛马场现在这拨人,宿山只能用一个定语送给他们,那就是全特么的是比奇!

    没用一天,宿山这组合就名声就响彻了赛马场,加上宿山马练习跑出来的速度,直接就成了整个赛马场的笑话。

    最后被很多比奇们戏称为名声最显赫的组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