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风水轮流转

作品:《星光马厩

    李帅包的烤肉绝对算的上是一绝,和别家的烤肉不一样,他的烤肉吃到了嘴里就是香喷喷的肉味道,不像是外面吃的一口下去全都是调料味。

    说是吃的肉其实全都是吃的调料。

    对于烤肉,李帅包总是很得意的,每一次吃的时候都要给两个朋友普及一下烤肉的密诀。

    “……这选肉啊一定要选梨木赞牛,而且这牛不能大,最多二百斤的小牛,牛要是大了那味道就差的老远了。选好了肉,还得选用料,料的产地很重要,像是川地的花椒和粤地的就不一样,味道差别大了去了……。用料的多少也有讲究,料不在多而在于精,每一块牛肉你都得仔细观察,并且不停的揉制,每一次洒料腌制的时候都得保持足够的細心,这样用手揉十五分钟再用保鲜膜……”。

    李帅包是说的头头似道,但是宿山和贾胖子依旧是低眉垂眼的专注于自己手中的肉串上。李帅包的话对于两人就如同春风过那驴耳朵,一点效果都没有起到。

    两人手中铁纤子上每一块牛肉烤好之后都差不多有麻将牌一样大,在烤之前还还能看到肉块之间的肥肉也就是油脂,但是烤好了之后,这些油脂完全看不到了,就像是被吸入了肉中似的。

    这样的肉从纤上撸下来,到了口中这么一咬,肉里的汁水直接就喷发出来,温度不高正好入口,那感觉就像是有人拉你到高空然后又一脚把你踹到了海棉上,然后你不停的在海棉上跳啊、蹦啊似的。

    肉是好肉,烤的技术也好。

    至于说去学烤肉,无论是宿山还是贾胖子都没什么兴趣,因为学会了必然要烤,要烤就得去买肉,如果说只花时间也就罢了,还得花钱?两人自然是不干的。

    两人不爱自己烤肉,其实主要是花钱,被李帅包养刁的胃口实在是适应不了那种低水准的肉来填胃。

    一般来说美国这边的肉食都很便宜,很多都还没有青菜贵,但是并不包括李帅包买的这些肉。像这种肉最起码也得比一般的肉贵上十倍到十五倍,反正无论如何,宿山和贾胖子是不会买的。

    原因两人说的时候一准是理直气壮半点没有羞耻感:宿山自认是个穷币,贾胖子一直承认自己是个小气鬼。

    两人吃别人的肉没有问题,自己掏钱买这么贵的肉请别人吃?

    那不行!心都滴血!

    肉贵、手艺好,所以李帅包的烤肉好吃到什么程度呢?

    豆丹都说好!

    因为也只有在这个时候,贾胖子的手才能和豆丹的狗头进行亲密接触而不挨咬。也只有在这时候,豆丹的尾巴才能摇的像条正常的狗。只是不知道它是为了讨好人,还是表示肉串好吃。

    有烤肉那一定要配酒。

    两个小气鬼是自然不会出酒的,酒还是得李帅包带过来。

    贾胖子中意的酒很贵,国内声名远播的茅台,这里大家别误会,在美国这边的机场免税店,茅台差不多只有国内的一半价甚至是三分之一的价格,并不是太贵。

    贾胖子喝的时候用分酒器对着嘴喝。

    李帅包呢则是喜欢黄酒,而且还是要加热过的黄酒。用白瓷的小盅子慢慢的滋溜。

    至于宿山则是喜欢更喜欢洋河酒,用纸杯子喝,一下正好二两酒,一次一下就成。

    三个家伙三种酒,各喝各的酒各撸各的串。

    大约吃到了五分饱的时候,三人的话就多了起来,开始扯东扯西的。

    贾胖子对于李帅包这几个月的卧底生洼比赛有兴趣,于是张口问道:“你是怎么混进去人家诊所的?”

    “什么叫混进去的,我是光明正大应聘进去的”李帅包放下了手中已经光光的纤子,唆了两口手指头然后又拿起了一根,先是用纸抹了一下纤头,然后这才放到了嘴边轻轻一咬一拽,一块肉便入了口中。

    “人家就没有怎么怀疑?”宿山也挺好奇的。

    李帅包很不解的问道:“有什么怀疑的?我这边有现在诊所开的推荐信”。

    贾胖子道:“怕是这边恨不得让你早点走人吧?”

    之所以这么问,那是因为在这边开除一个人有点麻烦,不会像影视剧中演的那样,老板一火,伸手指着员工你到财务那里领工资,立马消失在我的眼前。

    在这里你要是这么干的话,付出的代价会很高,大多数的时候会让你觉得还不如养着这个懒蛋。

    当然了老板也不会就这么干养着你,你不干活也不好开除,那么肯定工资就拿的少,到最后吃不消得活不了自己一般人也就走人了。

    但李帅包不同,这货太佛系了,一万美刀一个月的日子能过,一千美刀一个月的日子也能过,没钱就去干点多,赚了一点钱觉得不想干了就不去了,有的时候连着能两周不上班。

    反正宿山认识他这几年,他就没有好好上过班。

    不上班似乎这小子还不怎么借别人的钱,时不时还借钱给别人,这让宿山觉得好神奇啊。

    虽然不好好上班,但是他的专业水准真的没的说,除了和贾胖子宿山混在一起的时间,李帅包同学都是一位爱学买的品学尖优的学生,而且还常在学术莫刊上发表论文的那种。

    “可能吧!不过我在那儿也干腻味了,正好换换环境”李帅包根本不当一回事。

    “新环境如何?”

    李帅包道:“还行,不过我不喜欢那里的同事,过两天我准备辞职不干了”。

    “那你接下来准备干什么?”宿山不解的问道。

    这附近和兽医有关的地方,这小子几乎都转了一个遍,每一家地方能呆满半年的,再换的话以宿山的想法,这家伙估计得跨州了。

    “当然是干相通的职业了。对了,你们俩觉得我去做个训兽员怎么样?就是海洋馆那种训兽员……”李帅包突然说道。

    贾胖子一听立刻用自己的胖手掩住了自己一胖脸,不住的喘着气。

    “干什么,不行么?”李帅包有点不满问道。

    贾胖子道:“行,行。你们俩现在是一对神精病!一个连马放个屁都不懂的人非要削尖了脑袋去玩赛马,一个特么的好好工作不干要去海洋馆当训兽员!我说二位,能不能放我一条生路,再和你们做朋友下去,我怀疑我的脑袋要爆啊!”

    “我也是受了宿山的启发……”。

    “启发你个龟蛋!老实的给老子在兽医诊所呆着,有一个脑袋不正常就行了,你还来?就算是要来也得等着宿山这混蛋玩意儿把病给治好喽!……”贾胖子直接骂开了。

    李帅包的脾气很好,反正从仨人做朋友开始就没有见过他生气发火的时候。

    此刻听了贾胖子的话嘟囔道:“不当就不当呗,急什么眼啊!”

    贾胖子正想再怼他两句,正巧这时候口袋里的电话响了起了。

    看到不认识的号码,贾胖子语气有点不好:“喂,哪位?”

    也不知道电话那头说了什么,贾胖子的语气突然间淡然了下来:“噢,原来是你啊,嗯,嗯,我知道,不过我现在没什么时间,我现在在肯塔基这边看马,嗯,有什么事情等过两天再说吧”。

    说完贾胖子这边啪的一声挂了电话。

    “谁啊?要账的?”

    宿山随口问道。

    贾胖子道:“要个毛账,那老家伙估计自己有点下不来台,让他的儿子联系我了,说是让我看看马!对了,帅包,一个星期没有问题吧?”

    “这我哪里知道,我从不干违法的事情!”

    “去,去!”

    贾胖子明白李帅包的意思了。

    ……………………

    就在三人一边撸患一边喝酒正自在的时候,马厩里的兄弟俩却是一片愁容,兄弟两人站在马厩旁边相对无言。

    “布莱克,那边说这几天没有时间!要不我们再找找别人?”年轻的弟弟望着中年的哥哥说道。

    中年男子摇了摇头:“现在这马想卖出钱来,只能卖给他们,因为我了解一下,他们并不是太懂马,只要我们前期蒙混过去卖出去的可能性相当大。其他人!你觉得可能么?这匹马到现在有意的买家也不过就两人,还有一人出价才是一万美元,现在就算是把马送到他面前,他也不会要了”

    年轻人想了想,然后点了点头。

    不光是年轻人,中年人也不明白他们的父亲为什么在这匹马上犯起了执拗,要让他俩说,这匹马直接连价都不用喊,阉掉然后役使算了。

    当宿山两人过来要买马的时候,两人心中都快唱起歌来了,谁知道老头不开窍,还拿捏了起来,现在弄成这样,早知道的话卖掉了多好,十二万啊!

    可以除了长相看起来像一匹好马之外,这匹马在兄弟两人的眼中可以说是一无是处,二千米的赛道跑下来,十次有九次是未位,这样的马留着除了吃草还能干什么?

    “那我们得抓紧时间,如果再这么样只需几天下去,这马就该瘦的脱形了,到时候就算是傻子也能看出来这马有毛病了,另外交易所检疫那边?”

    中年男子道:“放心吧,那边没有问题,反正检疫的时候是在老吉尔那边做,到时候我打声招呼……”。

    此刻正在喝酒的三人真没有想到,都已经是这样了,老头还没有松口呢。

    和他们打电话也只是他两个儿子的主意,老家伙这边似乎摆明了宁愿马死在自家的马厩里,也不会降价出售给宿山。

    老家伙的坚持现在连他的儿子们都看不下去了,准备背着老头把这匹马卖掉,换回一分钱就是一分钱。

    喝酒的第三天,贾胖子就通知宿山一起去看马,而且看马的地方还不是原来的马厩,而是马匹交易所附近,只要是两下达成了一致,立刻就可以过户的那种。

    此刻无论是贾胖子还是宿山都感觉到了卖家的那种急迫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