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直奔洛杉矶

作品:《星光马厩

    所谓的公共牧场,其实就是州或者是联邦划出一块土地来,这块土地可以在旱季的时候给牧场主在上面放牧,也可以放生一些负担不起的牲口。说负扫不起的牲口其实指的就是马匹,因为牛羊什么的就算是养不起也可以杀肉,马可没有这样的待遇,反正宿山是没有亲眼见过吃马肉的美国人。

    说是放养,其实就是任其自生自灭,马主们把自己不要的马往公共牧场这么一放,然后拍拍屁股走人了。

    不说别的地方,光是宿山知道的这个公共牧场就放养着超过三四万匹的马,任何人只要是需要的话,都可以到公共牧场去捕获这些马,而且只要放养过了六个月,前马主也不能要求有任何补偿。只不过很少有马主会这么干,因为有这样公共牧场的都是牧业大州,谁家也不缺马。

    老美的操行大家都知道,他自己扔的东西那是不值钱,但是你要是别的国家想要,那他们一定会把自己的垃圾们吹上天,然后狠狠的宰你一刀。

    第二天一大早,宿山把自己打扮了一下,其实就是抹了两把脸,修了一下胡子什么的,然后开着自己的小破丰田,一路开到了贾胖子家的门口。

    到了贾胖子家宿山是借车来的,至于为什么不借李帅包的改装皮卡,那是因为它烧油太猛了,普通皮卡能干的事情为什么要选多耗油的皮卡?更何况贾胖子的皮卡也是大马力的,只是比不上改装货而已。

    贾胖子这时候正在洗漱,看到宿山来了,从窗户伸出个脑袋说道:“咦,我说吧,你小子休息了一天之后气色好多了,简直可以在颜值上和我一较长短了。喔,对了,你一大早过来准没有好事,说了来听听!”

    宿山跟本没有心情和他一大早的胡扯,直接张口说道:“我借你的皮卡用一用!”

    还没有说完,宿山转头一瞅,发现贾胖子家的门口停车位上停着一辆崭新的雷克萨斯SUV。

    “新买……”。

    “我跟你说别打我的LX主意,我刚拿到手的,还没有新鲜一天呢,想借我的皮卡我没有意见,但是你想借这个?可以,咱们先决斗,活着的开走”。

    贾胖子一瞅宿山的眼神,立刻开始跳脚了,连牙都不刷了直接跑了出来,飞快的站到了新车的前面,撑开了手如同一个护崽的老母鸡似的。

    宿山很想开开这车,别说在国内了,这玩意在美国也属于豪车,一辆入门少说也在八万多美刀,真不是宿山可以买的起的。

    “我就是看看!”

    “别看,拿着皮卡的钥匙滚蛋!”贾胖子的嘴里还插着电动牙剧,也不知道这玩意怎么就能挂在他的肥嘴里,要知道这玩意比起传统的牙剧来可不轻啊。

    贾胖子说完,带着小跑闪进了屋里,然后又瞬移回来,把手中的钥匙抛给有宿山:“快滚蛋!”

    宿山笑着接过了钥匙:“看你那小气样!”

    上了皮卡,宿山打着了火还没有拐到路上呢,发现李帅包同志开着他的改装皮卡来了,两车相会,两人同时打开了车窗。

    “早啊!”

    “早啊,你这么早过来做什么,怎么开胖子的皮卡车?要拉货么?”李帅包问道。

    宿山道:“我准备去公共牧场去看一看,你呢?”

    “贾胖子买了一辆豪车,我过来见识一下!”李帅包道。

    宿山明白了这位才是铁了心的过来换车开的,于是劝道:“我觉得你还是算了吧,这小子现在跟恶狗护屎似的,我就是想看看,最后结果连边都没有粘上”。

    “以你的智力如何对付的了贾胖子,而且这事不能急,一定要出奇不意,开了就跑,算了,跟你说也是对瞎子抛媚眼,你忙你的去吧,我去对付他!”李帅包信心满满的和宿山错车而过。

    宿山这边开没有开出三米,就听到贾胖子喊道:“你来干什么,滚粗!”

    “我来看看你,你看,我给你带了豆浆过来了,还有烧饼……”。

    李帅包的声音在宿山的身后响起,听起来温柔中带着磁性,可是宿山怎么听怎么觉得脑子里要跳出一个裹着红头巾的狼外婆形像。

    不管这两货怎么折腾,宿山开着皮卡一路往公共牧场飙,大约开了四个多小时,宿山这才到了目的地。

    公共牧场处于爱达荷与蒙大拿的交汇处,两州的野马都放在这儿,其实在蒙大拿那边还要比这边多上一些。整个州牧场全部处于山区,海拨高,水草也不够丰美。

    这情况也容易理解,上好的大平地怎么可能用来养这些野马啊,卖钱不是美滋滋?美国人不傻!

    宿山到了公共牧场,开着车子四下里寻找马群,目标当然是找那些身上有'装备'的马儿。

    当边瑞看到第五群马的时候,眼睛突然一亮,因为这群马儿的头马身上就有一件'装备',除了头马之外,后面的两匹马身上也都有,其中一匹马还有两件,虽然都是蓝装,但是也让宿山有些萎靡的精神为之一振。

    当宿山小心的靠近马群之后,惊喜的发现在这些无主的马,身上的'装备'可以很容易的'取'下来,并且'放’到自己意识中画面最下方的一排空格上去。

    有了第一件,第二件,也就会有第三件第四件,只是到了第五件的时候,卡壳了,因为那匹马儿太精了,宿山根本无法靠近它,通过这几次,宿山也大致了解了,只要马儿离自己二十米左右,自己就可以'摘'下它的装备,但是一但超过二十米,那宿山只能是望马兴叹了。

    皮卡越野是不错,但是想在山地和马儿争锋那还是差的老远,追了两次之后,宿山只得放弃,开始寻找别的马儿。

    直到找到了天黑,宿山才收获了八件装备,而且其中七件都是蓝装,加几点力量,几点敏捷的这种,三四个词条,每一个都不是那么给力,有些加的还是一些草地,泥地,沙地的适应力,对于宿山来说根本就没有用。

    一件黄色的装备也只能凑和,至少比起自己看到那匹叫狐山马身上的黄装差了不少,人家那加的都是速度等级,这加的什么玩意儿,加的躲闪,躲你老妹啊,跑就跑你躲个毛线!

    弄的宿山睡到了卡车上过夜,心情还有点愤愤不平。

    心情虽然不怎么样,但是宿山还是舍不得把这些东西送到熔炉里分解掉,一是他就这么点货,二是他现在也不知道这些东西是好与不好,因为他还没有能把所有的指标都给摸透了。

    早上天还没有亮,宿山爬了起来,沿着山道往回开,出了公共牧场之后一路往回飙。等到了贾胖子的住处雷克斯堡的时候,已经是早上快十点钟了。

    “怎么现在才回来啊?”

    贾胖子听到了门口的动静,跑出了门,看到宿山的第一句话便是抱怨。

    宿山很不解的反问道:“我说兄弟,是我先要去加州的,不是你先要去的,你就是跟班的好不好?”

    贾胖子道:“你说这话就扎我的心了,你这边不是精神有问题么,我作为朋友陪着你去散心,你还这么说我,你知道我这分分钟多少钱?……”。

    宿山不想搭理他。直接关上车门往自己的车边走,一边走一边问道:“帅包来了没有?”

    “帅包早就来了,正在屋里看动画片呢”贾胖子回道。

    宿山道:“那我回家收拾一下,等会咱们在爱达荷福尔斯碰头”。

    贾胖子道:“别,到时候你在这边等我在那边等,我们陪你一起去吧,到时候直接出发了!”

    说完贾胖子冲着屋里吼道:“帅狗子,别看了,快点准备出发了”。

    “你说你急什么!”宿山没好气的说道。

    贾胖子道:“什么叫急啊,你看看现在都几点了,要想天黑前赶到加州,这一路上可没有多少时间休息了,现在不赶什么时候赶?”

    宿山挺无语的,总觉得胖子对于去加州也太热心了,又不是没有去过大城市,觉得今天胖子的反应有点不同喔。

    也没有多想,反正宿山也没什么大事,说一起去就一起去呗。

    于是等着李帅包从屋里出来的时候,手上还拎着一个小包,于是宿山开着自己的车,李帅包和贾胖子开着新雷克萨斯。

    到了宿山的拖车旁,宿山还想去换个衣服什么的,谁知道贾胖子和李帅包居然把宿山的房车给挂到了雷车的后面。

    “我去,别这么搞啊,我这车子不一定抗的住!”宿山对于自己的车子很担心,最主要是自己两个好友真特么的没几次靠谱的时候,自己这可是房子啊。

    李帅包却道:“没什么事,我看了轮胎花纹还没有吃透,车底的情况也都挺好的,几乎没什么生锈的地方,反正你这破东西也不值钱,就算是半路散了也就散了,要是没散,咱们、就有一个休息的地方了”。

    “对,对!住酒店多贵啊,小酒店我又不想住,你知道的我有点洁辟,还是你这小拖车好一些,放心吧,我们不嫌你脏!”贾胖子这边笑眯眯的一边说一边接驳着拖车的线路。

    宿山一看,自己也阻止不了了,这两个货都不是什么好鸟,自己这边要是不让,指不定给自己闹出什么妖蛾子来。

    这时候宿山有点后悔了,觉得自己怎么那时就没有说坐飞机去呢,胖子家不远就是飞机场,自己省这钱干什么!

    现在说什么也晚了,房车都挂上了,那就出发吧!

    “豆丹,上车!”

    招呼豆丹上了雷车,宿山坐到了后座。

    “你坐后面干什么?”

    宿山屁股还没有坐稳当呢,便看到一左一右开了门,李帅包和贾胖子一脸惊奇的望着自己。

    宿忌指了一下自己的鼻子:“你们让我开车?”

    “要不然呢?”李帅包理直气壮的问道。

    “我生病啊!”

    “那是前天,你今天的气色不是很好么,看起来都能吃下一头牛!”贾胖子说着,把宿山给拉下了车,然后自己坐到了豆丹的旁边。

    豆丹一脸嫌弃的跳下了车,跟着自己的主人宿山跳上了前排,然后蹿到了副驾驶前面的空当上卧倒了。

    “嘿!你说我这暴脾气,别拉着我,我要给它一个冲天炮!”贾胖子看到豆丹的模样,捋起了袖子。

    李帅包这边神补刀:“去吧,我不拦着你,只要你别忘了上次被它追的爬树的怂样!”

    贾胖子小眼睛一转放下了袖口冲着豆丹道:“今天我就放过你!不能有下次了知道吗?”

    宿忌发动车子,李帅包一人搭头望着车顶,豆丹一狗无聊的甩着尾巴,没有人也没有狗搭理贾胖子。

    车子开出了小镇上了道还没有开多久呢,贾胖子就开始作妖了。

    “来个音乐听听!”

    “不来,你要听音乐你来开车!”

    “那算了!我还是小眯一会儿吧”贾胖子一听说要开车立刻不听音乐了。

    不听音乐是不听了,不过没有一会功夫这死胖货自己唱了,而且还唱的很投入。贾胖子这一唱别说是宿山了,就连豆丹的狗脸都摆出有一副开门让我跳下去摔死的表情。

    “大哥,求您了,别唱了,听音乐,听音乐!”

    宿山实在忍不住了,拧开了收音机开始听音乐。

    西部的电台一般播放的是乡村音乐,就是那种一狗一马一女人的歌,听了一会儿宿山就把收音机关了,开始放起了CD,贾胖子这边的CD准备的还不错,都是国内的老歌,有什么齐秦啊,王杰啊这一类的,虽然仨都不是那时代的人,不过老歌听着可比现在那种跟多动症似的歌好多了,宿山看了看,最后挑了齐秦的放进了CD机中。

    随着齐秦的声音响起,没有一会儿,不光是李帅包和贾胖子跟着哼了起来,宿山也跟着晃起来,于是三人很快就成了两天前李帅包和贾胖子的造型,一边哼一边摇头摆尾的,只是此刻豆丹代替了上一次宿山的表情,一脸嫌弃并且生无可恋的望着三个人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