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相马术

作品:《星光马厩

    放到国内一般来说马还是挺少见了,除非你到了几个牧业发达的大省,但是在美国西部就太常见了也不值什么钱,尤其是西部农牧业大省,可以说马比人多。

    但两人见宿山下了车子于是也就跟着下来,一左一右站在了宿山的身边,活脱脱和两个保镖似的。

    宿山看了一会儿自己目力可及的马,伸手指了一下其中的一匹有空格子的马问道:“那是什么马?”

    “那是夸特马!”李帅包回道。

    “那匹呢?”宿山又问道。

    这下李帅包又道:“那是摩根马”。

    连着问了七八匹马之后,宿山似乎是总结出了一些规律,那就是有方格子的马,无论是空的还是上面有'装备'的,根骨似乎都在六十往上。而这里的马,六项基本数值都在五十左右,数值上有点惨不忍睹。

    似乎根骨60是条及格线,超过这个数有五个格子,低了就没有。

    一时间宿山虽然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但是对他来说也算是个小进步,觉得自己也算是开始慢慢的接受脑子里的东西了。

    “行了,咱们回去吧!”

    就在宿山准备转身的时候,贾胖子兴面的说道:“等会,等会,看狐山来了!”

    “什么狐山?”

    不光是宿山好奇,李帅包也好奇,两人又把脸给转了过去。

    贾胖子有点嫌弃道:”怨不得人家说长的好的都是绣花枕头,狐山你不知道啊,是丹山的后代,赢下过两场G1赛事,是老吉姆家当家货……”。

    耳中听着贾胖子的啰嗦,宿山一看,发现一个年轻的牛仔牵了一匹纯血马正的溜马,这马就是贾胖子口中说的赢下G1赛的狐山了。

    当宿山看到这匹名叫狐山的纯血马时,一下子有点愣了神,因为这一匹马和刚才见到的那匹纯血马在数值上差不太多,各项指标相差都在一二之间,像是根骨,这位是八十,刚才见到的那一匹好像是78。

    最为关健的是这匹马身上的五个空位之中有三个有装备,其中一个是暗金色的,剩下的两个是黄色的,一个在胸位置,一个在脚位置。

    暗金的装备看不到,但是宿山可以清楚的看到这两个黄色的数值。

    宿山在心中默念着:力量十足的呼吸泵!+9力量,+7速度等级,+5%躲闪。+15泥地适应力。

    脚部:紧固的绷带!+6敏捷,+5速度等级,+5抗性等级,-5受伤的可能性。

    两个黄色的都是四个词条,宿山不知道这是不是固定的,因为数据太少了没有可参考性。

    “这马能赢下两场G1?”宿山有点不相信或者说有点不确定。

    G1赛事是世界级别的赛马赛事,也是最高级别的,不光是精神上的奖励,物质奖励也十分丰厚,重要的一场赢下来,那么抵一般人一辈子的收入。

    如果是这样的马能赢下两场G1比赛的话,且自己没有神精病,那么刚才老头的那匹马卖上十二万美刀一点也不贵,不光是不贵还非常便宜,几乎相当于捡漏了。就算是不太了解赛马,宿山也明白,能赢下两三场G1这样级别国际大赛的赛马肯定是不十来万美元可以打发的,后面加个零都危险。

    这时候宿山得出了初步的结论,那就是自己的脑子里多了一个相马术。能看清所有马匹的数值,那不是相马术是什么?

    紧跟着宿山的脑子里闪过了一个念头:赚钱!

    不过作为一个成年人,而且还是个穷光蛋成年人,宿山是没有钱用来冒这个险的,因为他口袋里可怜巴巴的只有八万美元稍稍出点头,全拿去了人家老头也不可能卖啊。

    再说了,宿山还得了解一下,仅凭这点信息就下手,不是他的风格,多了解一点也就少点损失。

    钱!宿山可损失不起。

    贾胖子道:“看你说的,这样的马赢不下两场G1那什么样的马能赢下?刚才老头的那匹?别玩啦!”

    贾胖子望着眼前几百米远的马,一张胖脸上全写着羡慕,一边羡慕一边还嘀咕:“老子要是能有这样一匹马就行了,每年光配种费就够老子娶媳妇的了”。

    “你想的美,一年也全美也高那几场G1赛,想夺冠哪有这么容易的”李帅包依旧的风淡云轻,哪怕是贴着铁网子看马,身上都自带儒雅光环。

    “走了,回去!”宿山说完转身向着车子走去。

    李帅包和贾胖子听了也转身,到了车子门口的时候,宿山突然间张口说道:“等周末的时候我准备去洛杉矶的赛马场看一看”。

    “正好我周末也没有事情,陪你去转上一转!”

    李帅包和贾胖子异口同声的说道。

    宿山一听立刻脑袋大了一圈,恨不得一脚把这两个货给踹出天际去,就城里到小镇这点路吵的就受不了啦,更别提开上几个小时的车从爱达荷到加州了,带上这两人那不是给自己找麻烦嘛!

    宿山正想拒绝,两个货一左一右揽住了宿山的肩膀,并把宿山塞进了车里:“大家都是好兄弟,正好陪你出去散散心,我们也去洛杉矶玩上一玩,好久没有去过了,呆在这里我都有点忘了大城市的那股子浪劲了!”

    说罢两人也不等宿山回答,上了车发动了引擎,继续随着音乐像个一百多斤的傻缺似的摇了起来,完全没有顾及到后排生不如死的宿山。

    原本爱达荷就是农业州,这一路上三四个马场宿山都下来看了看,得出的结果和宿山想的不太一样,别说是暗金装的马了,就连带着格子的马都不多,四五个马场就看到过三四匹,黄蓝装混杂的两匹,似乎还都是人家马场的镇场之宝。

    这么一路停停走走的,到了宿山的家,时间差不多就到了下午的五点多钟,也到了吃饭的时候。

    宿山住的地方说是家,不如说是个窝,住的其实就是一个小拖挂房车,在美国属于经典的清风房车中很小的那种,外形像个银色的胶囊,挤一挤可以住上两三个人,内部的空间大约有二十来个平方。

    房车摆的地方也是小镇的边缘,一块简单的房车营地上。至于为什么住这里,最简单的理由就是便宜,比镇上租个房子要便宜的多。每个月只需缴点水电费,还有微不足道的场地使用费就成了,成本只有租房的一半。

    和宿山当邻居的有五六家,三家是打零工的,一家是没有正式美国户口的,剩下一家是才破产的,不过大家相处的还算是可以,至少没什么特别讨厌的人,邻里关系还算是过的去。

    车子停到了宿山小房车的门口,一下车,贾胖子就看到了窝在旁边趴在地上的大黄狗。

    “你这狗还不搭理人啊?”

    “你要它搭理你干什么?”宿山掏出了钥匙打开了车门,并且随手把里面的空调给打开了,这样的天气不开空调,拖车里跟本不能呆人。

    “狗不该很热情么?”贾胖子愤愤说道。

    宿山没有回答,因为他也不知道自家养的这只大黄狗为什么不爱搭理人,别说是贾胖子了,连宿山这个主人,大黄狗都是一副爱搭不理的模样。似乎表明自己的态度:看门老子是把好手,但是想我讨好你?没门!

    噢!忘了,宿山养的这条大黄狗名字叫豆丹,就是一种害虫吃豆子花生这些庄稼的,听说国内有个地方还吃它,反正就是这么个东西。

    豆丹也不是个美国狗,是一只地道的中华田园犬,这事说起来也怪,人要是往美国来不容易,但是狗却简单的多了,几乎没有费多大的力气,宿山就把才两三个月的豆丹从老家带到了美国来。

    原本想有豆丹陪着,宿山想家的时候思乡的情绪也能淡上一些。可是养了之后才发现,豆丹无时无刻不在装高冷,实在不是个诉说思乡之情的好对象。

    从功能上来说,豆丹是条好狗,看家真的是把好手,如果宿山不在家,只要有人接近宿山的房车十米之内,豆丹立刻会狂吠不己。

    从感情上来说豆丹不算条好狗,因为它非常不乐意搭理人,整天一副我吊炸天,谁也不想搭理的模样,让人很不爽。

    不爽也只能不爽,如果你去招惹它的话,它会咬你,贾胖子就被咬过,所以现在贾胖子看到豆丹只会哼叽两声,而不敢去招惹它。

    豆丹很明显也不想看到贾胖子,见他走过来,懒洋洋的起来,抖了斗身上的毛换了一个地方趴着去了。

    贾胖子和李帅包随手拉了一把椅子坐到了遮阳棚下面。

    宿山进了车里看了一下冰箱问道:“要不晚上吃牛排吧?”

    宿山的冰箱里只有牛排!最多还有一些配菜,爱达荷这边和国内不一样,肉很便宜,但是菜很贵,而且美国人吃的菜宿山称之为老三样,除了西兰花就是紫包菜那几样,顺带说一声,土豆那是人家的主食并不是菜。

    李帅包问道:“有五花肉没有?”

    “有!”

    “还有什么?算了,我去看看,实在不行的话晚上烤个肉”李帅包一边说一边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钻进了房车里看看宿山的冰厢里有什么。

    宿山冰箱里的东西有限,但是至少肉和啤酒是有的,好在两人都不是什么讲究人,少有少的吃法,于是李帅包开始折腾起晚饭来,宿山和贾胖子打了会下手之后,就被李帅包给赶开了,坐在外面等着吃饭就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