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以为是精神病

作品:《星光马厩

    夏日的午后,太阳有点炙热,把路面照的有点发白,在这样的天气下,很少人有人出来活动,这让原本就很冷清的公路上车辆就更少了。

    在26号公路上,一辆外型老旧的皮卡发出了轰鸣声,明显改过的引擎带着车子那动静就像是一列小火车似的。

    当车子急驰而过的时候,留下的除了引擎的轰鸣,还有依稀的动感音乐声,很是显然车内人把收音机或者是CD机开的很大。大到了足以刺痛正常人耳膜的地步。

    “我说,能不能把声音关小一点!”

    坐在后排的小伙子似乎有点受不了了,伸手拍了一下正在开车的胖子,扯着嗓子大声喊道。

    ”什么?“胖子微微回了一下头,又把脑袋转了过去,并且全身的胖肉都伴着音乐不停的颤动着。

    坐在胖子旁边也就是副驾驶位置的是一位帅哥,真的很帅,帅到了足以和正当年吴彦祖的颜值掰掰腕子的地步。

    一胖一帅的两个人此刻如同得了颤抖症似的,不停的随着音乐抖着,自以为很帅气,但是在后座的小伙子看来就像是个两个傻子似的,不是有句话说嘛傻缺欢乐多!

    “别这么愁眉苦脸的,高兴一点,来!随着音乐摇摆起来!”大帅哥转头看了一下后座的年青小伙,开心的大声说道。

    “摇你大爷!”

    坐在后座的小伙终于有点忍不住了:“你们是陪我过来看医生的,还是一路上气我来的?”

    大帅哥直接无视了后座小伙的铁青的脸色,一边摇摆一边说道:”医生说你没什么毛病,就是自己把自己逼的太紧,好好放几天假,出去旅游一下放松放松就成。小伙子,工作重要,但是也要有个度,人不能……”。

    “滚一边去,我不工作你出钱养我啊!”后座的小伙子没好气的说道。

    “我说宿山,说真的,放松一下,你这赚钱赚的太狠了,两三个月不休息一天,没这么拼的,你不要命了?”摇摆的胖子终于把音乐关的小了一点。

    坐在后座的小子,也就是胖子口中的宿山说道:“我给自己订了个小目标,那就是到今年的年底一定要买上个小农场,把家安下来,到时候把父母接过来过上两天”。

    “国内现在比美国这边要好,疫情都这样了,依我看你把他们老两口接过来,到这边反而是不妙,再说了买个菜去个超市都得花上四十分钟,现在咱们呆的地方给人看就是个大农村”胖子说道。

    “我知道,但是我就是想接父母过来看一看,让他们知道我在这边过的不错”宿山说道。

    宿山来美国和一般人的渠道不太一样,十来年前来美国那在国内说出去是个挺惹人羡慕的事,当时一位叔爷从美国回去,临走的时候说是想带一个孩子回美国,等着他离世的时候正好继承他的一个农场,于是看上了宿山。

    这话说出去,宿山的父母自然是同意的,于是办好了手续就让儿子跟着叔爷到了美国。等到了这边没两年叔爷一翘辨子,宿山这才发现叔爷的农场是租来的,老家伙带自己过来,只不过想省个劳力外加有人养老罢了。

    抱怨是没有用的,回国也不太可能,因为家里还欠着账呢,于是宿山便开始了四处打工的生活,后来干上了建筑,也就是给人建房子,因为能吃苦肯干活,所以日子慢慢过的好些起来,口袋里也攒了一点余钱。

    就这么着一边干活一边攒钱,宿山给自己定了个目标,那就是二十六岁之前买上一个小农场,当个有地的小地主,买了地之后就不用像现在这么辛苦了。

    在讨生活的过程中,宿山认识了前面的两个人并且成了要好的朋友。

    两人同样是来自于国内,胖子叫贾宜诚,英文名叫迈克,都叫他贾胖子,是个经纪人,这货是啥都卖,大到游艇房子,小到汽车手表,反正只要是赚钱就没有这小子不卖的。没脸没皮的人很适合美国,所以胖子的小日子过的还可以,是三人中收入最高的。

    大帅哥名字叫李景瑜,英文名字叫李奥纳多,骚包的家伙和小李子同名!东南省人,人称李帅包,高大帅气的他是一位兽医,毕业于加州全美排名都靠前的兽医学院,现在在小镇上的一家兽医所当兽医。原本医生在美国收入还不错的,但是这货生活的比美国白人还随性,因此收入在三人中只能属中游,

    三人的组合很奇怪,宿山相当于文盲,国内初中毕业,贾胖子则是国内的大学毕业,李大帅哥则是正儿八经的学霸级人物,美国顶尖大学毕业还要上台发言的那种学霸。

    按理说三人聊不到一块去,但是这人与人之间也奇怪了,三人就愣是看对了眼,成了无话不谈的挚友。

    至于今天的事情要从两周前说起,那天的早上,宿山醒来的时候发现脑子里好像是多了一个声音,原本没有在意,但是这声音一直在,而且尽乎时絮叨弄的他不胜其烦,最后实在是受不了啦,于是决定去城里,也就是特温福尔斯看看精神医生,想着是不是精神出了问题。

    听说宿山要看病,两个难得闲在家的家伙自告奋勇过来陪护,最后到了医院,贾胖子拉着墨西哥裔小护士的手给人家算了半个小时的命,李帅包则是和无聊的医生探讨了半个小时的医学,至于宿山,医生给的结论是生活太紧张了,让放松一下。

    因此出了疹所的门,这两人就给宿山放松了,把音乐声开到了最大,差点把宿山的脑仁给吵炸了。

    “喂,喂,小心一点,前面有人可要帮忙!”李帅包这边示意开车的贾胖子小心前方。

    顺着公路,宿山发现前面约五十米的地方停着一辆老皮卡,老皮卡还拖着一辆运兽车,在运兽车的旁边有一位约六十来岁的白人老头,满脸大毛胡子,在老头的旁边有一匹特别漂亮的纯血马。

    就在宿山的目光落到了马身上的时候,脑子里那个讨厌的声音又传了出来,一阵絮叨宿山也不知道说的个啥。

    因为这次的话还算是清楚,宿山就试着去理解一下,好像是某一种方言一般。

    这个念头一起,宿山又听到一句,这下子宿山似乎是听明白了,脑子里的声音好像说了一句类似乎等不及了的话。

    刚觉得像是这话,突然间宿山只觉脑海中一片雪光,就如同电视没有信号一般,好在一秒之后,一切都恢复到了正常,眼前蓝天白云,自己两个二货朋友依然在自己的面前抖的跟个神精病似的。

    不过当宿山把目光再一次移到马身上的时候,诡异的事情发生了:马身上出现了五个半透明的格子,分别出现在马头、马胸口,马腰,马臀和马腿上,其中两个空格上还有如同装备一样的东西。

    同时在马头上前方出现了一个雷达图表的示意图,在十二点,二点,四点,六点,八点,十点的位置分别标注着根骨、敏捷、耐力、脾性、抗性、力量这六个图示,不光有名称还有数值,从显示上来看根骨78,敏捷70,耐力60,脾性80,抗性55,力量77。拉成了一个不规则的多边形。

    除了这玩意儿,在马的后上方,还有一个类似于小盒子一样的东西。

    宿山很好奇,想着点一下,居然自己的思维便落在了小盒子上面,显示出了一行小字:熔炉。

    当宿山把思绪又落在了两件'装备'上的时候,跳出来的两行暗金色的字让宿山有点小不满:此物并不属于您,你无权查看此装备。

    就在宿山摆弄着新玩意的时候,贾胖子开着皮卡车停到了路边并且伸出头看了一下路边的老人问道:“嗨!要不要帮忙?”

    老头见了说道:“有水没有?干净的水源,要人可饮用的”。

    “有!”

    贾胖子说着从自己的杯架上取了一瓶饮用水伸手递了过去。

    老头走过来接过了水道了声谢便随手拧开了瓶盖给旁边的马喂起了水来。

    “还有什么需要么?”贾胖子又问道。

    “没了,谢谢你们!”老头道了一声谢,便转过了头,望着自己的马。

    贾胖子见状,直接发动了车子往前走,走了差不多一百来米这才叹了口气,用一种带着可怜的语气冲着后面的宿山说道:“看到没?那样的才叫神经病,你这样的最多就是傻”。

    李帅包问道:“老头是神精病?没看出来啊?马挺不错的,你认识他?”

    “我知道他,别说我了,这附马关注赛马的很多都知道他,老头有个马场,也不知道中了什么邪,今年突然说他的马要卖十二万美刀,一开始大家以为他开玩笑,过了一些时日发现老头真的想把自己的马卖十二万!……“贾胖子笑呵呵的说道。

    李大帅哥道:“马挺漂亮的啊,不是纯血马么,这么漂亮的马卖不出十二万来?“

    贾胖子撇了一下嘴:”漂亮顶个蛋用,一匹纯血马上不了赛道,跑不出成绩也就是卖马肉的料,就他的那匹马还十二万,一百二十块都没有人要,成绩跑出个屎来,谁要这样的马?买回去杀肉都嫌肉柴!”

    说完贾胖子转头看了一下后面的宿山问道:“你说呢?”

    “什么?”宿山这才回过神来。

    “我去,你想什么呢?”贾胖子转过头继续开车。

    这时候车子正巧经过了一个小马场,草地上上百匹的马正在悠闲的吃着草,当宿山的目光落在这些马上的时候发现,有些马身上有空位,但是有些马身上并没有。

    “停车!”

    宿山叫了一声。

    贾胖了一个急刹同时问道:“怎么了?”

    “我去看看马!”宿山推开了车门走了下来。

    贾胖子和李帅包同时一愣,相视一眼后几乎同时说道:“马有什么好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