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尾巴分叉狗

作品:《我有一盏不省油的灯

    “真是阴魂不散!”

    墨修窜到一条小巷中。

    边走边骂,没有注意看路,走进一条死胡同,摇摇头转身往回走,前方一只黑色的怪物映入眼帘。

    怪物外形似狗,通体的毛发都是黑色,泛出特殊的光泽,尾巴分叉,像是成千上万的黑色丝带长在它的屁股,粗壮威猛,跟一只小牛犊似的。

    “这应该是真的狗……”

    墨修还是第一次见到这么大的狗,关键是这只狗特别古怪,尾巴分叉,像是丝带一样。

    狗注视着自己,眼眸闪烁着亮光。

    墨修屏住呼吸,轻手轻脚往前面走去,尽量让自己的步伐不凌乱。

    “狗只是长得大,还长得特别古怪,应该没有什么攻击力。”墨修心中不断暗示自己,让自己不要紧张。

    如果不是死胡同,他绝对不会往前面走。

    因为大黑狗看着就不像是好东西。

    狗直接拦在自己面前,用鼻子嗅了嗅墨修的脸,口吐人言:“打劫!”

    “你说的是人话吗?”

    墨修被吓得往后面退,直到退到墙壁上才稳住。

    “你会说话?”

    “这是只狗精吧。”墨修觉得这两天给他的震撼实在是太多了,刚刚见识过御剑飞行的本领,现在随便碰到一只狗,竟然还会说话。

    会说话还算了,竟然还喊打劫。

    “难道自己要被一只狗给打劫了吗?”墨修心中各种杂乱的思绪涌出。

    “别岔开话题,打劫!”

    狗一步步逼近,将一只脚立起来,将墨修抵在墙壁上。

    大黑狗喷出的口气钻进墨修的鼻子中。

    “真臭。”墨修捂着鼻子。

    “你不想活了吧。”狗一只脚抵着墙壁,两只眼睛悠悠盯着墨修。

    墨修没想到自己有一天会被一只狗壁咚。

    此时,胡同外面的街道传来脚步声音,还有熟悉的说话声。

    “要是让我碰到他,他要死一百遍。”鱼师姐踉跄走在前面,她的一缕灵识被灭了,用了一天一夜的时间还没有修复好。

    “仙磕长老就在前面的院子住着,叫他帮忙修复。”许师弟道。

    “……”

    “咦……”

    赵师弟突然注意到胡同中的一条大狗,大狗正在壁咚一个人,那个人看不清楚,被黑色大狗完全挡住了。

    “现在的年轻人的花样真是刺激,连狗都不放过……”鱼师姐摇摇头。

    “我们要不要上去围观一下?”许师弟道。

    “不至于,先把我扶回去。”鱼师姐道。

    他们慢慢离开,墨修也松了一口气,这几个人像狗皮膏药一样,还好有这只大狗当一下才不至于发现。

    “我去你大爷,是没有听到我的话吧。”

    尾巴分叉狗一爪子下去,直接把墨修拍翻在地,怒道:“把钱交出来。”

    “我竟然被一条狗打劫!”墨修握着拳头,最近也太倒霉了吧。

    墨修翻身起来,道:“刚才路过的那三个人有钱,你去打劫他们。”

    “他们没钱,我闻到你身上有钱的味道,快点拿出来,不然我吃了你。”尾巴分叉狗注视着墨修。

    “你吃了我也没钱。”就算打死,墨修也不可能将钱交出来。

    “那你只好死了吧。”狗冲了上来。

    墨修身形移动,拳头直接爆出去,砰的一下,那只狗被打飞了。

    墨修眼睛一亮,原来这只狗只是长得大并没有任何修为,他虽然也没有修为,但是也修炼过,身体还被青铜灯改造过。

    他当即冲上去,将砸落地面的狗暴打了一顿。

    “汪汪汪……”胡同中传来狗叫的声音。

    “好不容易碰到一个没有修为的人,没想到我打不过。”尾巴分叉狗跑出去很远。

    虽然被狗了几口,但是墨修心情大好。

    “下一次一定打劫你。”尾巴分叉狗灰溜溜离开,摇晃着他那丝带般的尾巴。

    墨修恶狠狠盯着尾巴分叉狗,道:“要是下一回碰到,我炖了你。”

    墨修走出胡同,步伐迅速,往集市走去,他来到那个买遁术的摊主老头面前,问道:“你这些遁术是真的吗?”

    墨修不知道哪里可以弄到法术,他现在打算修炼一些遁法保命。

    “是真的!”摊主老头道。

    “你确定?”

    墨修翻着地面的一百多本遁术,纸张特别粗糙,感觉像是盗版。

    “这是我耗费数年时间弄到的灵墟遁术的复印本?现在便宜一点,两块神仙币卖给你,这一堆我卖两百。”摊主道。

    “这么便宜,肯定是假的。”墨修彻底确定了这遁术是假的。

    他随意翻了几本,但是上面描绘的还真的像是那么回事。

    似乎又不像是假的。

    “绝对不是假的,我以我的生命担保,这些都是灵墟遁术,你知道灵墟吗?”

    “不知道。”

    “灵墟是很多年前覆灭的洞天,没有覆灭前,灵墟是洞天福地中最厉害的洞天,只不过后来被灭了,这些遁术就是灵墟收藏的遁术,特别好用。”

    “给我打包。”

    反正才两百块神仙币,墨修给完钱,抱着一袋沉重的遁术回客栈。因为遁术有点重,得从几百本遁术中挑出有用的遁术带走,不然扛着这一麻袋东西出城,很容易招来不必要的麻烦。

    摊主露出了笑容,现在的年轻人真有钱。

    见墨修的背影渐渐远离,他赶紧溜走,得换条街道继续卖书。

    客栈的秩序已经恢复了,丝毫没有打架的痕迹,墨修看到了有弟子穿着仙磕的衣袍,吓得墨修额头冒冷汗。

    这些是仙磕弟子,还有另外两桌也是修行者,一桌全部都是女的,女子的衣袍上面都写着“桃源”,另一桌有男有女,衣袍上面写着“断峤”。

    墨修也没有多看,赶紧往客栈的三楼走去。

    “要不是我们最近联手挖灵矿,一定分出个胜负。”有仙磕弟子在说话。

    “是啊。”桃源和断峤两大洞天的弟子也说道。

    “话说我们什么时候去挖矿?”

    “估计要等长老探明仙塔的情况吧。”

    “海门市的仙塔是半个月前出现的,仙磕,断峤,桃源,这三大洞天本来最近是要挖矿的,没想到路过,被海门市突然出现的仙塔耽搁了。”

    “仙塔是漂浮在云层中,也不知道是不是海市蜃楼?”

    “仙磕,断峤和桃源的几位长老都带人查探,相信再过几天就能知道是怎么回事。”

    墨修上楼的过程中不断听到他们谈论。

    得出了很多有用的信息,出现在海门市的有三大洞天,这些都不是好惹的货色。

    得赶紧离开。

    半个时辰后,墨修挑出几十本觉得有用的遁术,正准备离开房间,突然听到苍老的声音在海门市上空响起:

    “现在进海门市的人不得出去,海门市将全面封锁三天。”

    墨修顿时意识到情况有变。

    “看来短时间内出不去,但到底出了什么事,为何突然间封锁了?”

    墨修站在三楼的楼阁,仔细听客栈下面的讨论。

    “挖灵矿的奴隶全面造反了,三大洞天为避免奴隶逃出海门市,所以进行了封锁。”

    “多少奴隶造反?”

    “一千多。”

    “这些洞天福地真的不是人啊,竟然掳了这么多奴隶去挖灵矿。”

    “他们本来是去挖矿的,但是经过海门市,出现仙塔,就停留了半个月,可是又不给奴隶吃的,结果全部造反了,现在造成了海门市全面混乱,有奴隶在抢劫东西。”

    墨修听了一会儿,明白了事情的经过。

    他仔细回想一下,好像鱼师姐,许师弟和赵师弟进行的就是奴隶的买卖。

    海门市现在特别乱,不过再乱,三天的时间也能恢复,到时候再跑。

    他吩咐伙计不要打扰他,便将房间反锁,刚转身就看到了一条大狗趴在桌子上面喝水。

    “你怎么进来的?”墨修惊了。

    窗户已经反锁了,尾巴分叉狗是怎么进来的?

    墨修抽起一椅子,随时准备抽死这条狗。

    “我想进来就进来。”狗伸着长长的舌头,不紧不慢喝着水。

    “你给我出去。”墨修不想闹出动静,将窗户打开,道。

    “我不想走。”

    “我不信还治不了你。”墨修抽起椅子,正准备要抽过去的时候,尾巴分叉狗站在桌面上道:“我建议你最好不要轻举妄动,你看看这是什么?”

    尾巴分叉狗的嘴巴吐出一张纸。

    墨修接过纸,脸色一变。

    上面画着自己的画像,居然是仙磕洞天刚刚发布的悬赏令,写着只要提供线索就能获得一千神仙币。

    “狗哥,坐下来,有话好好说。”墨修笑眯眯,但是手中的椅子并没有放下。

    尾巴分叉狗也没有注意,只是道:“现在你的把柄拿捏在我的手上,只要我一不开心,你的狗命就会丢在这里。”

    “狗哥,瞧你说的是人话吗?来,坐。”墨修道。

    “这才是说话的态度嘛!”

    尾巴分叉狗从桌面上跳下,刚想坐下,可是没想到墨修将椅子砸他脑袋上面,直接将他砸晕。

    “还好,这狗的智商不高。”

    墨修找了根绳索,将狗绑住,将嘴巴也给堵住,让狗叫不出声音。

    他简单收拾一下,准备换个客栈,客栈外面突然传来敲门的声音。

    “查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