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海门日上天镜开

作品:《我有一盏不省油的灯

    中土神州,地负海涵,广袤沃土,墨修现在站立的位置,只是中土神州东南角落一座热闹非凡的城镇——海门市。

    海门市有一句流传千古的名句:“海门日上天镜开”,至于是谁说的已不可考。

    依山傍水,风光旖旎,是海门市给墨修的第一印象。

    “我就不进海门市了,要到别的地方化解软仙散。”粉裙少女道。

    “有什么是我能帮做的吗?”墨修问道。

    粉裙少女摇摇头,对墨修行了一礼:“告辞。”

    她往别的方向走去,目的化解软仙散。

    墨修收回目光,毫不犹豫走进海门市,突然感觉到一股恐怖的气息笼罩在四周。

    抬头看到天空的云层有一座塔,绽放着绚烂夺目的七彩光芒,塔的周围还有数个御剑的修行者。

    墨修体内的青铜灯倾斜了一下,只不过他没有察觉。

    令墨修觉得奇怪的是街道上买东西的依旧买东西,并没有人过多注意云层中出现的塔。

    他们不可能都是瞎子,只有一个可能,那就是见惯了,习以为常。

    墨修刚想找间客栈弄点吃的,结果碰到两个眼熟的人,正是杀他的许师弟和赵师弟,当即转身蹲下,假装买东西。

    “一个奴隶才一百神仙币。”许师弟抛着一个粉色钱袋,很不满意。

    十个奴隶是他,赵师弟和鱼师姐辛辛苦苦大半个月掳来的,没想到总共才换了一千神仙币。

    “每个一百算是不错的了。”

    赵师弟踢着街道上面的小石头,道:“鱼师姐怕是抓破头皮都没想到抓来的奴隶会卖给仙磕长老吧。”

    “对啊,鱼师姐是仙磕长老的侄女,我们这次真的是倒霉到吐血。”

    他们都是仙磕洞天的弟子,只不过是偶尔掳男子卖去挖矿换钱,没想到这一次居然碰到了仙磕长老。

    “如果仙磕长老不给我们钱,我们也没有办法。”赵师弟叹道。

    许师弟回头望了望云层中的那道模糊的身影,幽怨道:“是啊。”

    “我们现在回去告诉鱼师姐吧。”

    许师弟开口,因为仙磕长老拉走奴隶的时候说,要带他们一起去挖矿。

    仙磕洞天和另外两大洞天发现了一处特别的灵矿,需要人手去开采。

    “我们现在就走。”

    两人搓搓手,眼眸中掩饰不住喜悦,显然是想到了竹屋内的两个貌美如花的女子,浑身热血沸腾。

    “你喜欢哪个?”许师弟问道。

    “粉色衣裙那个,胸和腿都不错,另一个也不差,你喜欢哪个?”

    “两个都喜欢。”

    “可我们不是一人一个吗?”

    “不要被思维固化,到时候我们可以来点刺激的,必要的时候可以邀请鱼师姐参加。”

    “妙啊。”

    “在想屁吃……”

    他们一边走一边说话,离开很远,墨修才从地面站起来。

    刚才的话,他听到了。

    “他们竟然是仙磕洞天的人。”墨修记得原主就是想去离这里最近的仙磕洞天求道,只是他没想到弄死他的正是仙磕洞天的弟子。

    “咕咕。”墨修的肚子突然叫起来。

    得找点吃的。

    墨修在身上到处找找,只找到了六十五神仙币,买了几只肉包子,五块钱没了,一边吃一边想着如何搞钱。

    神仙币是中土神州的通行货币。

    “六十五块钱能干嘛?只能搓顿好的,但是一顿过后吃什么啊?”

    墨修路过赌坊,眼睛一亮,觉得可以搏一搏。

    他没有马上进赌坊,而是想了一套成熟的计划。

    去摆地摊的街道跟阿姨杀价半天,用四十块钱拿下整套衣袍。

    又去卖书的小摊,本来想借毛笔,却被摊主喊住。

    “我这里有上好的遁法,要不要买几本修行?”

    墨修望了望这个步履不稳的老头,注意到老头旁边的笔墨纸砚,道:“能不能借你的毛笔用一下?”

    “你要做什么?”摊主疑惑。

    “写两个字。”墨修道。

    得到摊主老头的同意后,墨修赶紧在他买到的衣袍上面写了两个字:“仙磕。”

    “你要不要买几本遁法?”摊主又问。

    “到时候再买,谢谢你的笔。”

    找个没人的角落,将这套衣衫换好,把衣袍反着穿。

    手中握着仅剩的二十块神仙币,直接向一间赌坊走去。

    摊主全程看着墨修,暗道:“有意思。”

    赌坊非常吵闹。

    门口是两个彪彪形大汉,还好是练武的不是修仙的。

    走进去观察了一番,赌坊有很多种玩法,但是精通的也就只有一种——骰子。

    墨修偶尔跟老爸去盗墓,骰子是从老爸的狐朋狗友身上学到的。

    墨修凭着这二十块钱,在赌坊一直赢,赢了差不多五千。

    这时候,墨修发现赌坊老板的眼神变了。

    他意识到自己该走了。

    刚想走,就被门口的两个彪形大汉拦住。

    赌坊老板笑吟吟望着墨修,一句话都没有说话,好像这一切都与他没有关系,赌坊里面依旧赌得热闹,丝毫没有关注被拦住的墨修。

    “想打架吗?”墨修语气冷漠,满脸严肃。

    “吐出来。”

    “什么吐出来?”

    “别给我装傻。”

    “你们是嫌命长吗?”

    墨修早就料到会有这一幕,他当着两位大汉的面前将反穿的袍子脱下,穿好,恰好门口吹进一股微风。

    风将他的衣袍吹起,将他的头发吹起。

    衣袍后面的两个字映入老板的眼帘,两位壮汉也注意到了“仙磕”两个字。

    “你确定要跟我动手。”墨修站直腰板,门口的风将他衬托得特别高大,他冷冷望着赌坊老板和壮汉。

    “出门前,家师曾吩咐我,出门在外要低调行事,所以我才将衣袍反穿,没想到……”

    话说到一半,墨修漠然注视着老板。

    赌坊老板额头浮现密密的汗水,对墨修弯腰行礼,哆嗦道:“原来是仙磕洞天的弟子,失敬失敬。”

    赌坊老板也是最近才知道仙磕洞天,因为仙塔在半个月前出现在海门市的云层中,洞天福地的很多弟子都出现在这里。

    其中,听说仙磕洞天的弟子最狠,曾当街杀人。

    老板胆子小,经不起折腾,恭恭敬敬送墨修出赌坊。

    墨修出门的时候看到摊主往这边走,摊主望着自己,想开口说话,墨修假装镇定,当作没有看见,快速离开。

    “这个仙磕弟子有点奇怪,我看到的大部分跟他都不一样。”赌坊老板挠头道。

    他看到的仙磕弟子,“仙磕”这两个字在衣袍的一前一后,只有他的“仙磕”都在衣袍的后面。

    “弟子分外门弟子和内门弟子。”摊主提醒一句,其实并没有内外之说,他只是想帮墨修掩饰。

    “原来如此。”赌坊老板恍然大悟。

    摊主笑着离开。

    墨修跑到另外的街道,怀揣着巨款,心脏跳得特别快,幸好没有被发现。

    “还好当初学的这一手。”墨修擦擦额头冒出的汗水,突然想起什么。

    “不知道盗墓在这里有没有发挥的余地?”

    他摸摸下巴,笑起来。

    接着走进一间客栈开了间房,然后点了一顿好吃的。

    吃完后,就开始休息。

    等他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早上,他是被客栈中的人吵醒的,这里的隔音太不好。

    客栈下面有几个修行者正在打架。

    将桌子全部掀翻了。

    墨修没有多看,怕他们伤及无辜,将门关好,打开窗户,向远处望去,他看到了云层中的仙塔周围,御剑飞行的修行者更多了。

    看着他们御剑飞来飞去,墨修有些羡慕。

    突然,墨修察觉到体内的青铜灯倾斜了一下,这一回他清清楚楚看到,这时候他看到了仙塔上空有御剑的老者看了他一眼。

    墨修赶紧将窗户关闭,心脏砰砰砰地跳。

    虽然他知道老者看的不是自己,但总是有些心虚,就怕青铜灯暴露。

    “青铜灯为何会倾斜?”

    墨修想不通,他有一个荒谬的念头,难道是因为仙塔?

    “难道青铜灯要吃仙塔?”

    心中的念头一出,墨修紧张起来,现在仙塔的周围不知道有多少洞天福地的修行者,万一体内的青铜灯真的将仙塔给吃了。

    不敢想象。

    他迅速走出客栈,打算离开海门市。

    刚刚走出客栈就看到不远处聚集一堆人,他左右看看,快速钻进人群中,是一位修行者在上面张贴洞天福地招弟子的告示。

    “烂柯福地招生,修为在灵海境之上……”

    烂柯是七十二福地之一。

    墨修跑到那少年面前,问道:“我想进烂柯福地,能带我进去吗?”

    “你是?”少年问道。

    “我叫墨修。”

    “招生在两个月后开始,你看清楚上面的要求,修为至少是灵海境,到时候,我会驾驭鹰雕来海门市接人。”

    “修为低一点的不行吗?”

    “没有修为的话得等到明年九月份,现在是三月份,招的是第二批弟子,必须是灵海境以上的修为。”少年解释道。

    “我能过去打杂。”墨修现在想迫切离开这个地方,他觉得不安全。

    “我们不缺打杂。”少年笑道。

    “要是你有信心,可以在两个月内晋升到灵海境,到时候在这里等我就好。”

    “多谢,到时候记得来接我。”

    墨修说完赶紧离开这里,一直往海门市外面走去。

    真的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墨修在前方的人群中看到了黑着眼圈的许师弟和赵师弟扶着脸色苍白、一瘸一瘸的鱼师姐走进海门市。

    墨修赶紧低头,往旁边闪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