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路痴保命

作品:《我有一盏不省油的灯

    “现在应该是卯时,离天亮还有不到半个时辰,她这么久都没有追上,看来她没想到我会往东边跑。”

    全力奔跑的墨修缓了一口气。

    伸手碰碰伤口,没想到这么快就结痂。

    “难道是凝血丹的效果?”

    应该不是。

    墨修想到另一个可能:“或许是青铜灯修复身体的过程中将身体进行全方位的改造。”

    内视体内沉浮的青铜灯,破破烂烂,满是裂痕,看起来就像是块破铜烂铁。

    真是捉摸不透。

    他摇摇头,没有空余的时间多想,现在主要是离开这个危险的鬼地方。

    突然,墨修听到轻微的声音传来,他当即趴在草丛中,脚步声越来越仓促,好像是有人来了。

    “该不会是她吧?”

    “她不会这么快吧,我都没有感觉到?”

    墨修屏住呼吸完全不敢动,脚步声音越来越沉重。

    眼前浮现一道身影,看不清面容,好像是个女的,墨修紧张起来。

    她离自己越来越近了。

    她没有看到自己,凌乱的步伐一直往前面走,直到走过墨修,走出三步过后,她突然停住脚步,往身后看去。

    这时候,墨修没有犹豫,一脚出去,将女子撂倒。

    身体直接压在她的身上,拳头直接往她的脑袋砸落。

    女子不断抵抗,不断挣扎,可是墨修的拳头丝毫没有停下,如同狂风骤雨砸落。

    “别打了,是我。”

    有些熟悉的声音传来,墨修收起拳头,上身下压,凑近少女的脸颊一看,道:

    “原来是你,你不是往南边逃跑吗?怎么来到东边?”

    这个女子是竹屋中的粉裙少女。

    “我一直是往南边跑啊!”粉裙少女道。

    “那你肯定是跑着跑着跑到东边来。”墨修说道。

    “不可能,是你跑到南边来。”粉裙少女眼神坚定道,“你走错了,走到南边。”

    墨修摇摇头:“怎么可能,我的方向感一直没有错过,怎么可能跑到南边?”

    粉裙少女知道肯定是墨修走到南边,但此时也没有多说,只是红着脸道:“你压得我有点痛,能从我身上起来吗?”

    “不好意思。”现在墨修才注意到自己一直压着她。

    墨修站起来,将她扶起,还摸了几摸她的小手,主要是探脉。

    “你的灵力怎么一点都没恢复?”墨修奇怪问道。

    “我现在只顾着跑,还没有开始化解软仙散的药力。”

    粉裙少女羞涩得红着脸,但凡是化解了十分之一,墨修也不可能将她撂倒。

    “这姑娘太弱了,中了软仙散,一点修为都没有,但也没想到她的肉身也这么差,被没有正经修炼过的自己轻松扑倒。”

    “跟她一起逃跑,难度会更加许多。”

    “要不自己换个方向?”墨修开始沉思,跟她同路,可能会增加很多不确定。

    “既然碰到了,要不我们一起走吧?”粉裙少女望向墨修,道。

    说实话,她自己走在黑漆漆的山林,的确有点害怕,林间的虫叫声音很是渗人,一停下来,更是害怕,多个人,安全感能多一点。

    “只能如此了。”墨修叹道。

    他现在不知道是自己迷路,还是粉裙少女迷路。

    如果是自己迷路,想必还会再次迷路,还是跟着她吧。

    “只能如此?”粉裙少女感觉墨修好像极不情愿似的。

    有这么不情愿吗?

    她端详少年的容貌,想牢牢记住他,结果黑夜中根本看不清。

    她摇摇头,心中不免有些惋惜。

    “我们现在往那边走?”墨修问道。

    “一直往南边走试试看。”粉裙少女也不是很确定。

    墨修没有多说,跟着她一直走。

    “你是哪里人啊?”

    路上安静得让人害怕,粉裙少女故意制造话题,想跟墨修说说话。

    墨修根本没有听她的话,现在他在内视体内的青铜灯。

    青铜灯是父母在墓中淘到的东西,正是因为这玩意,他们四年昏迷不醒,自己带着这玩意去检测,还坠机了。

    青铜灯进入了他的体内。

    要不是有这玩意,就算穿越到这个世界,也活不下来,因为躯体早就伤痕累累,千疮百孔。

    但这玩意到底是如何开启,该怎么用?

    这才是墨修现在关心的问题。

    刚来到的时候,青铜灯将系统吃了,修复好自己后,青铜灯的莹莹光泽湮灭。

    “难道青铜灯的开启需要能量?”墨修作出猜测。

    “但是需要什么级别的能量呢?”

    他挠挠脑袋,继续想,应该是需要系统级别的能量。

    可是这么多能量,怎么搞到?

    墨修边走边想,没有注意直接撞到前面的粉裙少女,才从思考中回神:“怎么了?”

    “我跟你说话呢,你怎么不回我?”粉裙少女问道。

    “哦,你说话就说话,别停下来,我们现在还没有脱困。”墨修道。

    “额……”粉裙少女无语了很久,想了想,还是算了,少说话多走路。

    她不说话。

    墨修也没有说话。

    就这样一直走着走着,繁星褪去,山林间的云雾渐渐消散,天终于亮了。

    粉裙少女跑到前面的小溪边,捧起清澈的水喝了起来,墨修则爬到树上摘着野果,很快用衣兜装了满满一兜的野果。

    “吃吗?”墨修问粉裙少女。

    粉裙少女刚刚喝完水,将脸颊上面的灰尘洗干净,回头道:“谢谢,给我几个。”

    墨修这时候才注意到她的容颜,没想到此女的相貌极好,脸颊好像是天然雕刻而成,洁白无瑕。

    清晨的阳光照射到她的脸上。

    整个人仿佛笼罩着圣洁的光辉,散发着淡淡的出尘气质。

    怪不得两名男弟子对她有龌龊想法。

    墨修将视线收起,将野果分给少女,突然脸色一变,道:“跑。”

    转身狂奔。

    粉裙少女这时候注意到前方飘出一道曼妙的人影,正是鱼师姐。

    “跑啊,别愣着。”墨修喝道。

    “终于找到你们,可累死我了。”身穿淡蓝色衣裙的鱼师姐漂浮在草尖上面,冷漠地看着墨修和粉裙少女。

    墨修二话不说,往前面飞奔。

    “不用紧张,这不是她的本体。”

    草尖上面的鱼师姐脸色一变,这名粉裙少女不简单啊,居然能看出来。

    “果然没有猜错,你只是洞明上境修为,最多也就是能御剑飞行,凌空立在草尖上面,你做不到,所以你只是一道纸人,只不过附有一缕你的灵识。”

    粉裙少女擦擦脸上紧张的汗水,看得出来她还是有些紧张。

    “厉害,这都被你识破了。”

    本体的鱼师姐盘坐剑上,骤然睁开眼睛。

    她刚才在东边寻找,一直找不到墨修,差不多天亮都没有发现。

    她猜测墨修是个路痴,可能跑错方向了。

    除了东边,也只有南边和北边。

    她无法分身乏术,只好将自己的一缕灵识附身在纸人上面,同时从南北两边开始找,终于在南边看到了墨修。

    “你们完了,我现在就御剑前来,乖乖在原地等姐姐来疼爱哦。”鱼师姐笑得很开心,说着冲天而起。

    “不不不,你来不了。”粉裙少女嘴角露出灿烂的笑容,扭头对还在跑墨修道:“别跑了,你把这道纸人给杀了。”

    墨修停住脚步,道:“你也太看得起我了吧。”

    “这道纸人只是她的一缕灵识,真实力量百不存一,弄死她足够了。”粉裙少女淡淡道。

    “你确定?”

    “确定。”

    洞明境的百不存一,墨修不慌了,冲上去与纸人交缠在一起。

    纸人的动作果然笨拙,只能一上一下一左一右动着。

    墨修用拳头不停地砸,一炷香的时间,墨修将纸人踩在地面,踢来踢去,打来打去,很是快活。

    “你这是在找死。”鱼师姐的声音传来。

    “叫你小瞧我,我要弄得你四肢抽搐,口吐白沫。”墨修不断出脚。

    鱼师姐的灵识受辱,无奈从纸人中飘了出来,怒不可遏:“你们找死。”

    “你才找死,我早就等着你出来呢。”

    刚才她叫墨修出手的原因,就是在等一个机会。

    粉裙少女将头发上的发簪取下,笑道:“这是可以湮灭灵识的发簪,十六岁生辰,我娘送给我的礼物,虽然我中了软仙散,无法使出它的真正力量,但是湮灭你的一缕灵识,绰绰有余。”

    她将发簪祭出去,光芒四射,发簪幻化成一面金色镜子。

    “不!”

    灵识被镜子照到,正在御剑的鱼师姐突然浑身抽搐,惨叫一声,从空中坠落,她的一缕灵识被灭了。

    粉裙少女松了口气道:“灵识受损,会让她浑身疼痛,想必她不会再追我们了,现在我们才是安全的。”

    墨修静静望着她,按照你之前的表现,不该有如此智商啊。

    金色镜子重新变回发簪落到地面,粉裙少女将发簪捡起,对着墨修道:

    “你帮我插一下吧?”

    “好。”

    墨修帮她将发簪插好,继续往前走。

    几个时辰过后,太阳高照。

    他们终于走出了这片山脉,来到一座热闹的城镇,墨修依稀看到了希望的曙光。